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待我能写出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就去和luna女神表白( •̥́ ˍ •̀ू )

不讨厌白嫖,但拒绝出于古怪心理作祟的白嫖
 

【轰爆】Try Me Again(中)

DAY23 异国军官轰焦冻x中东商人爆豪胜己

竟然真的写出了上中下......

上篇戳这里:(上)

 

突然有什么轻轻在他肩头的位置拍了下,轰焦冻回过头去。

装饰着羽毛的扇子刷拉一声打开,透过缝隙他看到一双美目。

“不想请我跳支舞吗?”是自信又俏皮的搭讪方式。

轰焦冻微微后退一步,迅速回答道:“对不起。”

“邀请的话应该由我先说才合适。”

俊美的男人牵引女子的手滑入舞池,两人像穿花蝴蝶一般成对旋转。

女子咯咯地笑着,对轰焦冻展露出来的技术非常满意。

在舞蹈的间隙她柔弱地靠了过去,头轻轻枕在轰焦冻的肩膀上。

“您是位好舞伴。”

裹在丝绸中的手轻轻地牵引着他朝着一个方向移动,他们旋转着穿过拥挤的前廊与门厅,顺着低矮的缓坡一路滑到了花房。

乐曲的最后一个激昂的节拍响起,轰焦冻禁不住倒退一步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乐声在那一刻戛然而止,女子高高旋起的裙裾盖住了轰焦冻的大半条腿。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女子展开繁复的羽毛扇对着修长的秀颈扇了两下,声音中充斥着不加掩饰的喜悦。

“哇——这真是太完美了。”

有低声的交谈从前方高大的棕榈树后传来,轰焦冻像是触电一般把那位女子扶起,但却有些迟了。

爆豪胜己左手虚虚扶着一位珠光宝气的夫人,从树后转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慌乱的动作印在眼中,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他有些冷淡地瞟了一眼自己的奴隶,小心地扶着那位夫人走到更深的角落去。

 

轰焦冻站在马车前等候,从大厅内走出的侍者托着一张纸条递给了车夫。

他心下大概明白了什么,而车夫也印证了他的想法,打开车门无声地对他做了个手势。

来自他的主人的命令。

回到宅邸后他在前厅徘徊了许久,直到星星都藏在了地平线下后才听到滚动的车轮声响起。

房屋的主人姗姗归来。赤红的瞳眸比往日更亮,这要归功于数倍于平日分量的白葡萄酒,让那双眼睛变成了两颗点缀在面庞上的红宝石,连带着雪白的颈子都染上了些血色,而写在男人脸上的高傲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收敛。

他站在门厅眯了眯眼适应了一下光线,像是突然才看见站在这里的轰焦冻似的,他的脸上渐渐带了一丝恼怒。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滚出去。”

轰焦冻一声不响地拉开了门。

三楼最右边的走廊灯火通明,莉娅跪在柔软的地毯用指尖轻轻按压爆豪胜己的头侧。

“大人怎么喝了这样多的酒?”

“是瓦格纳家的儿子不知轻重,上前挑衅。”

莉娅有些犹豫,“大人和行业上的其它大人又产生矛盾了吗?”

酒意冲击着大脑让男人略微有些急躁。

“总有一天我会把他父亲从那个位置上掀下来,再看看他那张洋洋得意的丑脸上是什么表情。”

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爆豪胜己冲空气挥了下拳,低声嘟囔了两句。“那个该死的家伙——赶在即将订婚之前约瓦格纳的意中人跳舞,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

终于抵抗不住困意,男人身子一歪睡了过去。莉娅轻轻地为他披上柔软的薄毯,依次灭掉室内的灯。

走到窗边看到庭院中站的笔直的身影,她又有点想要叹气了。

自从主人带回来那个人后让她发愁的次数明显增多。

她静静站了几秒后蜷在她的主人的脚边,一同进入了沉梦。

 

女奴伊娃在净手盆中滴了几滴橙花和香柠檬混合的精油,服侍晨起的爆豪胜己洗漱。

她递上一块微热的布巾,小鹿似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其中有千言万语。

“有话就说。”爆豪胜己瞟了她一眼,他一向对两位忠心耿耿的下属十分纵容。

伊娃轻轻拉着爆豪胜己走至窗边,“大人您看。”

昨夜触怒主人的奴隶还在庭院中站着,头微微垂着,笔挺的礼服有些皱。

爆豪胜己板着个脸,“怎么,他愿意站着就一直站在那里好了。”

玲珑剔透的女奴在爆豪胜己耳边好言相劝。

“伊娃觉得他站在那很影响其他下人做事,毕竟早晨来来往往,那位的长相又很引人注目。其实伊娃心里觉得......大人已经不怪罪他了,再这样罚下去说不好大人自己会心疼。”

“我有什么好心疼的?”

“伊娃知道大人是最容易心软的人。大人之前给了他足够的修养时间,期间不曾给他安排任何事务,昨日又决定带他参加舞会散心。也许大人自己都没有察觉这种无形中的区别对待,但伊娃知道在大人的心里那个人是有些不同的,他身上有着我、莉娅和这里的其他人都不具备的东西。但大人昨夜回来的时候那般生气——伊娃猜测是因为他让大人失望了,大人付出却没有得到心目中满意的回报。”

“大人很生他的气,但更多是在生自己的气。”

“够了。”女奴顺从地跪下,爆豪胜己却怎么都发不出火。

他故作轻蔑地哼了一声,甩了甩衣袖转身走开。

在他背后伊娃咬着手指笑的很开心。

 

刚刚的话让走进书房的爆豪胜己心中刮起了旋风。

他感到一阵阵的烦躁,提着笔写了几个字又迅速把纸揉作一团。闭上眼想休息,脑海内却是一双无法遗忘的眼。

他心里清楚,这个上午是什么都做不成了。

一个多月前他在君士坦丁堡买下了那双眼睛的主人,但他的私心却叫嚣着想要更多。

不被从属关系影响的,更加私密一点的东西。

他希望那个独一无二的奴隶能够彻底忘掉过去,眼睛里只剩下他。

坦诚面对内心的爆豪胜己承认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人和投机主义者,但绝不会接受奴隶主的身份。天性中的高傲让他不屑于对已经到手的奴隶做出强取豪夺的事情。

他把自己放在了天平的一端,男人决定放手赌上一把。

用全部的自尊去赌一颗心。

作出决定也不过一瞬间的事情,男人尤为讨厌畏首畏尾、犹豫不决。他重重合上书房的门,一步三阶地跨过旋转楼梯,把刚刚进入大厅眼角眉梢泛着疲惫的轰焦冻随便拖入一个房间。

厨房内的下人有些惊慌失措,爆豪胜己摆摆手后他们静悄悄地从一旁退了出去。

“你是我的。”男人的语气像是在宣誓。

他近距离看着那双眼睛,因为激动脸色有些苍白,但神色却很坚定。

“如果你能彻底忘掉过去,你将成为这里的另外一个主人。”

轰焦冻因为惊讶眼睛睁得更大,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金发男人像是有些急躁,抓着他肩膀的手有些疼,赤红色的瞳眸紧紧锁住轰焦冻,神色极为倔强。

“不许拒绝我。”

轰焦冻半低着头思索着,爆豪胜己却感觉自己等了一个世纪那样久。

“我答应你。”

 

第二天轰焦冻获准进入爆豪胜己的书房,在金发男人处理文书的时候他静静坐在身侧陪伴着他,只是这些哪里足够。

夏季的暑热像是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轻易地传染了那个先动心的人。

他在一个月色明亮的夜晚把轰焦冻摔上床,双手撑在俊美青年的头侧率先吻了下去。被压制的那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微变身体略微挣扎了下。

“害怕?”爆豪胜己的眉毛微微皱起。

轰焦冻摇了摇头,神色平静。“只是不习惯。”

“那就你来。”

他勾着轰焦冻的脖子向后倒进了厚厚的丝绸与毛毯中,左手在轰焦冻的面颊上揉了揉。

他喜欢的那双眼睛正紧紧盯着他,让爆豪胜己由衷的欢喜。

在那一霎那间他下定决心,他要与轰焦冻合葬在一处,让轰焦冻占据左侧的墓穴——这样可以离他的心脏更近。

在轰焦冻进入的那一刻爆豪胜己忍不住抓紧了他的臂膀,却很是硬气地一口都没有叫出声,手沿着滑腻的肩头滑下摸到了一处极硬的伤疤。

是当初他亲手留下的烙印。

心疼但却不后悔,他爆豪胜己的人当然要留下些独属于他的深刻痕迹。

最好再深点,在心上也留下个属于他的刻痕。

金发男人的左手在轰焦冻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记,“你可以再用力一点。”

这句话在异色双瞳的男人眼中掀起了一场风暴。

“好啊大人。”

 

与人相伴的时光总是显得如此短暂,三个月转瞬即逝。这日轰焦冻与爆豪胜己相约较量马术,两人从障碍重重的森林中出发看谁先跑到房前。

“可不要让我发现你放水。”金发男人挥舞着鞭子威胁着。

轰焦冻微笑着摇头。

爆豪胜己拿出全力投入这场较量之中,他的马在树林间更占优势,这次他已是胜券在握,轰焦冻跟在他身后穷追不舍。

最后的这段直路未免太适合加速了。

爆豪胜己重重地在马屁股上抽了一记,在冲出树林的那个瞬间反常一般拉紧了缰绳。

像是兜头浇下了一盆冰水。

他看到了被团团围住的空港。

统一的军服与整齐的动作,来者不是皇家的护卫队也是极为厉害的私人武装。听到马儿的一声嘶鸣后齐刷刷地转过头,火枪的枪杆直接对准了爆豪胜己。

轰焦冻慢慢走到他的身侧。

“大哥。”有什么压抑着情感,爆豪胜己听到了轰焦冻一瞬间沙哑的嗓音。

金发男人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但直觉却比大脑更快。

他从胸口处抽出一把袖珍手枪,直接顶上轰焦冻的太阳穴。

护卫队的首领——红发的军官驱马走来,声音冷峻。

“放开我弟弟。”

“滚。”


TBC.

 
评论(4)
 
热度(57)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