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轰爆】大梦想家

DAY21 电音王子轰焦冻X音乐剧演员爆豪胜己

#bug多,一切都为让他们两个搞到一起让路

#多年前轰爆二人因为音乐理想不合而分手,直到五年后轰焦冻偶然在《悲惨世界》的演出海报上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之前小可爱的点梗,然后又让我魔改了,呜呜呜请见谅!

#电影悲惨世界里最喜欢的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28468861&userid=339827532

 

分手发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夏日,爆豪胜己拖着装满乐谱和剧本的箱子离开了巴黎圣日耳曼大街上二居室的公寓,他和轰焦冻曾经的家。

走之前交换的那个吻,冰冷的像是在亲吻大理石像。

单手拖着行李箱的人梗着脖子,背影中充斥着永不回头的坚决意味,渐渐地在遮天蔽日的林荫大道上走远,渐渐的就化为了视网膜上的一个小点。

这场景一度非常刺伤轰焦冻。

客厅中靠着墙的储物柜还放着他们的合照,爆豪胜己没有带走这个,或者说他只带走了他视若生命的音乐那一部分。轰焦冻与曾经的回忆被完整的从身体中割裂出来,留在这间公寓,像幽灵一般在屋内徘徊。

箱子已经装满了,塞不下一个轰焦冻。

裹着睡袍站在窗边的人走回了客厅,把照片连带相框扫进垃圾桶,整个人摔在卧室的床上,用被子紧紧裹住头。

没有什么复杂到让人肝肠寸断的理由,彼时他们都是心如白纸的大梦想家,谁都不愿意先输掉梦想,结果就是两人先输掉了爱情。

轰焦冻痛恨着看的无比透彻的自己,他无法对自己的梦想妥协,因此他也做不到要求爆豪胜己对他妥协。于是他没有挽留也没有恳求,顺利得到一个冷酷决然的背影,以及爆豪胜己亲手盖章的永远把他放在第二位的事实。

在梦中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冷汗,后来他把曾经的爱人写进了歌里。

【我和很多人做过爱,他们在床上都比你会哄我开心。】

是啊,只有你会让我不开心。

 

一晃就是五年。

轰焦冻在伦敦为新专主打曲的MV取景,这里气温要比巴黎冷的多,他没带几件随行衣物,靠捧着一杯热可可取暖。

没想到会在最来不及防备的时候撞上那张脸,海报上的青年目光坚定,信念像是火焰一般在瞳孔中燃烧。

是他。

四大音乐剧之一的《悲惨世界》,让曾经的爆豪胜己为之深深着迷。五年后年轻的音乐剧演员终于得偿所愿扮演安灼拉——革命青年的领袖,在策划的起事中壮烈身亡。

轰焦冻忍不住焦躁地揪了下头发,回忆起了在学校时爆豪胜己说过的话。

“安灼拉就是最适合我的角色!”爆豪胜己的面颊因为激动有些泛红,眼瞳晶亮。天台的风掀起他的衣角,露出了一片白得发亮的肌肤。

他举起右拳庄重地对着空旷的四周、对着站在身边的轰焦冻大喊:“Viva La France!”

“不行,这个情感不够饱满......”表演系的学生又迅速站回了原位,反反复复揣摩一个动作。轰焦冻托着腮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心情轻快地想哼歌。

那时他们在一起没多久,是眼神撞在一起就想接吻的程度。

他含着笑意看爆豪胜己来来回回,被注视的那人终于忍不住把他从地上拖起来。

爆豪胜己的耳尖有些红,“别那样看着我。”

伦敦西区——这里可不就是爆豪胜己的艺术天堂吗。

该死,他怎么什么都记得。轰焦冻低声咒骂了一句,极为少见的爆了句粗口。

他迈开长腿刚走出一百米远,随即又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冲了回来。

“请给我一张明天的票。”

 

第二天虽然是提前来到了剧院,但已经有不少人在旁等候,轰焦冻站在一边无意识地偷听其他人的谈话,天气、歌剧、天气、工作,英国人只会说这些话题。

他紧张到有些反胃,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像是回到了第一次举办现场的那段日子,焦虑而且兴奋。

那时他身边没有爆豪胜己。

巨幕、闪光灯和烟花,这是属于轰焦冻的舞台,喧闹声伴随粉丝们的尖叫;而爆豪胜己活在金碧辉煌的剧场,在大幕拉开那一刻脱胎成剧中人的样子,将声乐与感情融合或对白或歌唱。

1832年的法国六月,由大学生和少数市民组织的一场注定会输的起义——六月革命。

金发的共和派革命领导者振臂一呼,声音低沉含着冷静的愤怒,是爆发之前的火山,掩盖在平静的假象。

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是我们选择命运的时刻。”

爆豪胜己的目光看向一片虚空,那是革命后的法国,是人民自由的沃土。

“红,是愤怒的热血沸腾。黑,是被抛弃的蒙昧世界;红,是即将破晓的天空。黑,是为长夜敲响的丧钟。”

多人合唱逐渐响起,演员高昂着头,壮烈逐渐弥漫。

若革命必须伴有牺牲,请务必自我而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金发青年握紧了手中鲜红的旗帜。

他眼含热泪,视死如归。

轰焦冻坐在座位上,感到心口一阵阵的疼痛,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那张脸。回忆的画面不停地在他的眼前闪现,提醒着他——离开了轰焦冻的爆豪胜己有多么出色。

五年的时光换来了舞台上发着光的爆豪胜己。

砰砰——轰焦冻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去找他,去说清楚。

去告诉他,趁一切还来得及。

 

他如一缕青烟一般飘进了后台,有些茫然地找着写着爆豪胜己名字的那间屋子。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啊,对了。他刚刚看了一场精彩的演出,他十分有必要向表演家当面致谢。

对,就和演唱会上他的狂热的粉丝一样,今天他也来试一试这种感觉,当一回爆豪胜己的粉丝。

他加快了步伐。

这间不对......这边也不是......

突然间轰焦冻停住脚步,小心翼翼地摒住了呼吸。

他寻找的人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穿着一身暗蓝色的长款风衣,低着头正在锁门。

轰焦冻突然就僵住了。

爆豪胜己回过头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五年未见面的老情人像变魔术一般突然出现,像是触了电一般杵在走廊,和记忆里那副蠢样没什么区别。

他一直不解,轰焦冻是怎么做到在现场和生活中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物的。

双眼如同激光一般从头到脚扫视了轰焦冻一遍,看着单薄的夹克和休闲裤爆豪胜己眉头是越皱越紧。

他又打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房门,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羊绒围巾回身丢了过去。

 

轰焦冻必须承认,爆豪胜己一向比他会照顾自己。

当初爆豪胜己离开后他过了段猪狗不如的日子,困的时候喝咖啡,清醒过来就继续喝酒,灵感来了涂画的草稿丢了一地。有一天偶然照镜子才发现自己混成了一副鬼样,红发和白发混成了糟糕的一团,像个鸟窝。

洗过澡后吹头发怎么都吹不出红白界限分明的样子,以前一直都是爆豪胜己负责这个的。

他有些委屈,他都已经这么惨了,连吹风机都要和他作对。

明明他是被抛弃的那个。

现在他坐在爆豪胜己家里客厅的沙发上,男人从冰箱中端出了一块水果蛋糕放在他面前,转身走进了卧室。

“给你介绍下我儿子。”

轰焦冻没叉住的蛋糕直接掉在了腿上,奶油在休闲裤上蹭出一道明显的痕迹。

爆豪胜己抱着一只猫走了出来,灰色的一小只很有精神,跳上茶几就要来踩他的蛋糕。

“哦,挺像你的。”轰焦冻呆呆的回了一句。

是猫不是人,是猫不是人......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狠狠地在轰焦冻肩膀上砸了一记。

“别他妈那样看着我。”

“哦。”

“为什么来伦敦?”

“新专辑的MV取景。”轰焦冻回答的很老实。

爆豪胜己有些焦躁不安。

“那为什么偏偏今晚出现?”

“我看到了你的海报,想看你的演出,想见你......”话音渐渐低了下去。

轰焦冻直直地看着爆豪胜己,五年的时光并没有改变什么,他的爱人容貌还是一如往昔。

他想起了当初储物架上的那张照片,最后还是没有狠下心来彻底扔了,又心虚地摆回了原位。

虽然容貌不变,但感觉是否与从前相同?

突然间他感到爆豪胜己在他的嘴角处咬了一口。

“如果不想亲我,就别那样看着我。”

他们盯着对方的瞳孔看了一秒钟。

下一秒两个人的嘴唇就急不可待地贴到了一起,儿子像是被吓到了,有些愤怒地叫了一声跳到了沙发上,留下了几个沾着奶油的白色脚印。

 

在床上脱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爆豪胜己嘴里哼了个调子。

“他们在床上都会哄你开心?”他脸上有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没有的事。”轰焦冻立刻堵住爆豪胜己的嘴,刷拉拉几下把衣服脱了个干净。

爆豪胜己哼了一声,他翻身跨坐在轰焦冻的身上磨蹭了两下,登时感受到某些质变,像是在庆祝他们的久别重逢。

“给你个机会。”

爆豪胜己擦了一把流到眼中的汗,喘着气在轰焦冻的身上上下起伏。

他断断续续地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轰焦冻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如果没有这场意外的巧合呢,如果两人都不愿意放弃追求梦想呢?

他用力的挺动了一下腰,听到爆豪胜己口中发出了如同窒息一般的尖叫。

“我想在之后的两年内逐渐把团队迁移过来,然后在你家对面买间房子。”

“那如果在那之前我有了更好的选择怎么办?”

“那我会把他赶走,你必须是我的。”

“少说大话。”

“并没有。”

爆豪胜己胸腔震动着,笑的很开心。

“既然跟我和儿子一起住让你很委屈的话,轰先生不妨就按着自己刚才说过的做。”

 

而他们再次同居时轰焦冻确认了一件事情。

爆豪胜己亲手盖章永远把他放在第二位并不是事实。

 

END.

偷偷补一句,好像没人意识到轰轰的排名降到了第三,猫肯定在前面啊

清水到感觉一阵阵耻辱的程度……

 
评论(18)
 
热度(144)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