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轰爆】轰家大宅的凶鬼恶灵(番外:一起来看流星雨)

DAY54 轰焦冻x爆豪胜己,本篇为命中注定我爱你的番外

#同样是前生今世

#感谢 @薛道知 老师在正文结束后的评论!尽力补完了这个故事,也许可能是多此一举,不完美之处请您原谅!

正文请走:轰家大宅的凶鬼恶灵(命中注定我爱你)

“轰焦冻先生作为奋进人集团的董事以及创业家,在产业发展和经济增长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时轰先生热衷于慈善事业......”

爆豪胜己穿着一身朴素的黑西装面无表情的念着那份发言稿,今天只有他有资格站在这里,这汇聚了一百多位商业精英与家族成员的场面。半个月前秘书近藤楸在他的工作计划中加入了这项,连着半个月他都刻意忽视了这条消息,赶在今日上台前被那个伶俐的女子塞了份稿子。

字眼挑不出任何毛病,恰到好处的肯定与端庄肃穆的态度,符合极了如今的场合。

“轰先生致力于回馈社会,堪为......”

他像一台精致的留声机一般自动播放着,机械化又抑扬顿挫。

思绪却飘在空中,没办法落地。

嗓子有些堵。昨天温度骤降,今天总应该多穿一些。那个老家伙以前最爱啰里啰唆的说教个没完的,现在倒是半句也说不出来了,真是可笑。

这一切都太他妈可笑了。

他啪的一声把念到一半的稿子拍在了桌面上,站在队伍最前头的轰长熙立刻递了一个饱含着威胁的眼神。

爆豪胜己没有看他,一身黑衣的男人转头就朝外走去,轰灯矢的长子脸色铁青,不顾一贯维持的形象在众人面前怒喝出声。

“爆豪胜己,你是疯了吗?”

“你敢这么做,就不怕自己良心有愧?你还真以为自己就是轰家的下一任家主了?”

朝外走的人脚步停顿了下,步伐比要离开时更快,大步朝着队伍最前方的那人走去。近藤楸怕他在这个时候和轰家的大少爷打起来,赶忙小跑了几步上前拉住了爆豪胜己的衣袖,动作像在拽一块意志坚定的磐石。

“先生,我们走吧。”女人声音中透着急切。

爆豪胜己像是没听到。

他自顾自地从怀中掏出了装着轰家镇宅之宝的木盒,重重地砸在了轰长熙的胸口上。

那自上而下的目光俯视着面前的对手,男人的面颊消瘦,眼神却像看一坨狗屎。

“你要是想要就拿走,你真当我稀罕。”

风一般的步伐掠过一众惊呆了的观众,也许明天这场争执就会成为新的头条刊登在报纸版面上。

《奋进人集团董事尸骨未寒,墓前竟起争端?》,在记者眼中,这也许是个可以大卖的好名字。

 

“先生请等一等!”

赶在爆豪胜己闯过下一个红灯之前女秘书把人拉住了。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米六五的个子追一米八三的爆豪胜己太过于困难,更别提脚上那双十厘米高的高跟鞋,不过总算是赶上了。

她稍微整理了下情绪。

“先生,轰先生不会愿意见到您这样难过的,还请您节哀。”

爆豪胜己甩开手就要继续朝前走,近藤楸连忙跟在男人身后,却差点被骤然回转身体的男人推一个趔趄。

“看在老天的份上,能不能有半个小时,让我自己待一会!”

他大声怒吼着,脸上的面具终于破开了一个缝隙,情绪的波动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这还是轰焦冻逝世之后的第一次。

女秘书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气氛向着越来越尴尬的方向一路冲去,爆豪胜己一把捂住了眼睛,逃也似地背过了身。

他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他的眼泪。

“对不起,稍微让我安静一会吧。”他祈求道。

 

如今他二十一岁。

第一次见到轰焦冻的时候爆豪胜己五岁,那个男人当街喊出了他的名字。那时候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口处狂言称呼即将迈入三十岁年龄大关的男人为“老人家”。

后来就像是奇迹一般——这个男人频繁地出现,多到了不讲道理的程度。

六岁的爆豪胜己咔嚓一声刹住了滑板。

“你这大叔,是不是在跟踪我?”

被发现的男人表情有了一瞬间的不自在。

“我没有。”

“那你倒是说说你现在在干什么?连承认都不敢吗?”小男孩单手扶着滑板,两腿一前一后的站着,表情透露着鄙夷。

“真是个糟糕的大人。”

“我不是——”轰焦冻有些慌乱的摆了摆手。

“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也请你不要告诉你的爸爸妈妈。”

男人蹲下身子,目光刚好和小孩的眼睛齐平。

“我叫轰焦冻,我们交个朋友吧。”

“我才不要交朋友,不过我可以考虑收小弟,怎么,你要来报名吗?”

小男孩咧着嘴笑的开心,放下滑板轻盈的绕着轰焦冻兜了个圈子。

“我是不是很厉害!”他高声笑着,像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声音在巷子中回荡。

那份无忧无虑的开心轻易的感染了一直没有移开目光的大人。

“是啊,你从来就很厉害的。”他叹息着肯定道。

他们一起玩了一会。看着天色轰焦冻准备送小孩回家,他曾经多次看到爆豪胜己滑着滑板一溜烟的冲过大门,代表着一个温馨夜晚的开始。

只是今天情况有些特异,小区的门口围了不少人,警察拉出了一道警戒线,火警官兵橙黄的服装尤为明显。

他不顾爆豪胜己的命令把人抱在了怀里。

“请让一让。”男人的大手拨开人群走至近前。

“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男人的声音冷静沉着,久居上位的气质避免不了的透露了出来。

警察看着轰焦冻犹豫了数秒,小声的告知了实情。

“小区西北角四单元二十号楼发生了重大火灾,灾情仍在控制中,所以很抱歉,您不能进去。”

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个月后爆豪胜己才真正消化了所谓的火灾与事故的意义,看着站在眼前的那个熟悉的男人,如今以他养父的身份再次出现,心中的难过更甚。

他啪地一声打开了伸到面前的那双手。

“你才不是我爸爸。”小孩悄悄的揉着眼睛,以为绝对不会有人看见他的小动作。

“你不一定非要这样认为,实际上我只是你的监护人,只要你习惯,把我当成什么都可以。”

他把爆豪胜己拉到了一个足够温暖的怀抱中。

“别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马路边突然就多了个奔跑的男人,穿着不符合当前动作的锃亮皮鞋,黑色的领带和攥紧的拳头都在空中飞舞。

该死的老头子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在说大话之前倒是先想想别人的感情啊!

他表情狰狞,挡在面前的个个都是仇敌。

有些事实他知道的太晚,譬如说轰焦冻在二十四岁时立下了遗嘱,在他来到轰家之后轰焦冻又通知过公证机关修改过内容;譬如说轰焦冻每年都会回一次祖宅,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带他回去一次;譬如他年岁渐长,终于能够懂得轰焦冻目光中隐藏的意义时,才恍然明白——轰焦冻望向他的目光不单单是在看他爆豪胜己自己。

他承受着这份屈辱,犹豫着一次又一次把想说的话咽到肚子里。

大概他——不会接受自己这样的感情的吧。

如今这份多余的感情更是无处安放。男人一脚踹在身旁的树干上,枯黄的树叶簌簌落下,盖了他和树下一位休息的老人满身。

他于今日第二次道歉。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没关系小伙子,要算命吗?”老人指了指面前的纸。

男人沉默的坐了下来,他对老者有些歉意,况且现在哪里都不想去,还不如在这里打发些时间。

他抓起笔在纸上胡乱的写了两个字,心中有诸多不甘。

轰焦冻能算的上卒于壮年,四十五岁——生命本不该在此刻戛然而止。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还没有看到他站在所有人面前。那些值得轰焦冻骄傲一辈子的事情,他才刚刚开始做起。

纸上的字体用力极深,痕迹留了好几页,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这几张纸较劲。突然之间无端的怒火腾腾燃起,烧的他五脏六腑都在疼。

纸上面写着:长生。

老人的面色一变,腾地一声从躺椅上弹起,神态不复刚才的闲适悠然。

甚至连话语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敢问这位,您现在还有在世的亲人吗?”

 

爆豪胜己打开了屋门,在这里他和轰焦冻生活了数十年,家中的每一处生活留下的痕迹都足够清晰。

他瘫倒在门前无力的靠着门板,脑海中回荡着那位老人的话。

命中有缺,天煞孤星。注定一世孤独,累及亲人。

全都是狗屁。

轰焦冻不想活了还非要把罪过安到他头上?

口口声声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知道我就在急救室外,怎么敢咽下最后一口气?

不过是个懦夫罢了。

他趴在门口,脸毫无形象的贴着地板,在没有人能看到的地方嚎啕大哭,木质地板上很快就积了一小块湖泊。

亲眼看到了那辆被撞烂了的轿车时,他没有流泪;亲自登门拜访年迈的冷夫人时,他没有软弱;十五天内亲手安排了葬礼等后续事项时,他依旧没有倒下。

只是在读那张糟到不能再糟的宣传稿时,他差点当着众人面前破功。

什么商界精英、业界栋梁,跟我能有半点关系。

如果让他来写这份悼词,想说的话也不过这一句,也应该只有这一句——

与我而言,失去的绝不止是父亲。

 

重新夺回继承权的故事相比来说不值一提,轰焦冻的遗嘱公示之后具有法律效力,很久之前就在唯一继承人那栏填下了爆豪胜己的名字。

奋进人集团在那个年轻的天才手中一度走到了顶峰,商界帝国的传说足以纳入史册。

而最令人奇怪的莫过于这一门两位出色的决策者都是单身主义者,轰焦冻收养了爆豪胜己,爆豪胜己也做出了同他一样的事。

八十岁的卸任董事长顶着不再闪亮的头发,拄着拐走到轰焦冻的墓前。每长一岁年纪脾气就越大,今天更是因为子女要跟在他的身边而大动肝火。

“都不要来打扰我。”他絮絮叨叨的念叨着一句话,如同来赴一场未尽的约。

此时正值春季,微风拂过杏花微雨,将白色的大理石点缀的更加美丽,坐在墓碑前的老者的肩头落满了花瓣,人生中第一次如此安静,连子女们慌乱的脚步声都未能吵醒他。

花雨淋漓镶银发,卒于三月杨柳天。

 

“爆豪,你在想什么呢,到你上场了!”切岛锐儿郎推了一把一反常态的好友。

那个严谨的自律主义者竟然会在战前打瞌睡吗?他在心中偷笑,感觉又熟悉了自己的友人一点。

“让我们欢迎1-A班的爆豪胜己!”

伴随着麦克老师的尖叫他缓步踏入场地,一步一个脚印。

就从这里开始吧。他望向对面那个无比熟悉的人,感觉像是兜兜转转经历了几世,如今他们又同时站在了这里,隔着几米远,面对面。

睁开眼睛好好的看着我吧。

他的掌内燃放了一朵最美的烟花,噼啪的火花落下,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流星雨。

 

END.

写完了正文之后心中有诸多遗憾,于是有了这篇番外的诞生,但终究还是遗憾......

秘书的名字是私心_(:з」∠)_

最近被限流到没脾气了,如果我的创作能使您满意,请不要吝啬您的喜欢,鞠躬!

 
评论(13)
 
热度(127)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