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轰爆/出茶】我的幼驯染阴差阳错和我互换了身体 01

DAY53 轰爆and出茶,两边都在暗中交往

#记一次轰轰烈烈的个性事故哈哈哈哈嗝,中心思想如标题,这个脑洞让我笑了一中午

#傻屌为主,千万别较真啊

#终于决定把阴差阳错搞成了系列文

关联阅读:我的绑架对象阴差阳错和我上了床

爆豪胜己是被窗外的鸟叫声吵醒的。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时,六点起来洗漱然后出门晨练,回来洗个澡再去教室上课,步步紧凑可谓有条不紊,神清气爽。

可是自从体育祭和轰焦冻交往开始,他稳定的作息就屡次受到冲击。

昨天轰焦冻又一次从五楼的阳台上跳了下来,一上来就搂着他的腰亲了个昏天黑地。

他们跌跌撞撞的穿过阳台。在被顺利推倒在床上的时候爆豪胜己恶狠狠的咬着牙,看那张俊秀的脸是各种不顺眼,心里又暗恨自己不争气。这该死的半边混蛋,要是再长得丑一点自己就没那么容易上他的当了,也就不至于次次都被他牵着鼻子走。

轰焦冻单手把额发撩至脑后,两腿跪在爆豪胜己的身侧。看着躺在床上那人咬牙切齿的模样,脸上的笑意若有似无。

他低头凑得更近,清朗的声音环绕在爆豪胜己的耳际,又响彻在金发少年的脑海。

“胜己在想什么?”

他妈的。

和老子玩起欲擒故纵了。

他扯着轰焦冻齐整的衣领把人拉了下来,按着头把那人狠狠地压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要干就干,不干拉倒。”

轰焦冻摇着头笑出了声。

“谁说我不干。”

情窦初开的少年不是第一次品尝禁果,两人没完没了的一直折腾到深夜,在狭窄的浴室清理的时候差点再一次擦枪走火,幸而理智在脑子里嚷嚷着第二天上午还有课。

累个够呛的人没好气的推了轰焦冻一把。

“你滚回楼上睡。”

“不要。”

看着那张脸爆豪胜己又是败下阵来,自暴自弃的在轰焦冻的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两人挤在那张一米六的床上脸贴着脸,不一会就陷入了梦乡。

事情从一开始到现在都还算不错,青春期少年无处纾解的欲望得到了发泄,快感甚至和战斗一样刺激,他们只不过是两个忍不住先体验成人世界最好又最糟糕的那部分的大男孩而已。

如果命运之神没和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的话。

第二天清晨爆豪胜己刚一睁开眼就看到满屋子的欧尔麦特,这场景直接把他起立的小兄弟吓软了,身边没有温暖的怀抱也没有来自那个半边混蛋的早安吻,他铁青着脸,牙龈暴露在空气中,露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反派微笑。

枕头上落了两根绿发,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带着雀斑,从里到外透着违和。

他变成了绿谷出久。

那此时此刻,可能躺在轰焦冻怀里的,应该会是谁。

“绿谷出久”一脸戾气的冲出了门,大步流星冲上四楼,照着写着爆豪胜己的门牌狠狠的踹了两脚。

整个走廊都在晃,天花板扑棱棱的往下落灰。

他开始觉得世界上每个人都很该死,譬如轰焦冻,譬如绿谷出久,还有绝对偷工减料了的水泥司。

 

绿谷出久被剧烈的震响从睡梦中唤醒,意识回魂的时候第一时间感觉到了热,第二才是挤,当看到一个半红半白的脑袋就在离自己十厘米外的枕头上时,他忍不住嚎了一声,一脚把轰焦冻踹出了床外。

这熟悉的布置应该是小胜的房间和小胜的床,枕头旁边躺着的,也应该是小胜的男朋友。

卧槽,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他心中只剩了一句话。

会被小胜灭口的吧。

绝对会的吧。

羊驼在他心里跳起了踢踏舞,他表情僵硬的张口对躺在地上半裸的轰焦冻道歉。

“轰君我——”

话刚说出口就感到了一阵阵的绝望。

是他的光环太过强烈引来天妒了吗?如今从他嘴里发出来的,完完全全是爆豪胜己本人的声音啊!!!

床上的“爆豪胜己”四处看了看,很好,目前全身上下不着寸缕,胸前有点肿,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想知道昨天他的幼驯染和他的好友之间发生了什么会导致这样。

踏马的男人的胸为什么会肿啊啊啊!

他现在已经不期望小胜能放过他了,他至少希望能给他留个全尸。

可是......

他昨晚不是才和丽日同学表白来着?

他还不想死。

处于绝望中的人总能逼出点什么,“爆豪胜己”情急之下裹了个床单,蹬蹬蹬跑到了阳台想看看还有没有可能找到一条逃生之路。

光着上半身躺在地上的轰焦冻揉了揉摔疼的屁股,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的爱人上蹿下跳、东奔西跑。

大早上被吵醒不说还被一脚从床上踢了下来,自己那个过分性感的爱人裹着床单光着脚在屋子里乱跑,是嫌吸引力不够大吗。

等等——

他刚才叫的是什么?

轰、轰君?

门上的重击声还在继续,恍然之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两个人表情诡异的对视了一眼。

半晌后轰焦冻叹了口气。

“你是绿谷吧,我去开门。”

 

门外爆豪胜己的理智一路偏移,非常想用出一记SMASH除掉面前的所有阻隔。

废久当初用的出来,那他更应该没问题。

他皱着眉活动了一下那双伤痕累累的手,比了个架势,深吸了一口气。

突然门在他眼前打开了。

门后是轰焦冻的那张脸,秉持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绿谷出久”乒地一声摔上了门。

此刻屋内的三个人都有些衣衫不整——两个来不及穿好衣服,一个气的没穿好衣服。

刚进门的人重重踢了自己的衣柜一脚,脸上的每一个雀斑都蕴含着怒气,那张温和平静的脸上彰显着暴怒。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啊?”

金发的少年还滑稽的裹着被单,试图在远处好言相劝。

“小胜你先冷静,先不要过来。我也是刚醒,发现不对了之后听到有人敲门......你先不要过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果没听错那个该死的臭书呆子说了两遍“不要过来”吧。

自己脸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真是把他恶心坏了。

“你他妈少用我的脸摆出这种表情!”

他正想冲过去却被轰焦冻拦在了臂弯,如今他男票的身高有着天然的优势,严严实实的挡住了他的视线,还试图把他包起来。

“胜己冷静点。”

“小胜也不要用我的身体和轰君拉拉扯扯啊,万一被人看到误会了怎么办,我的名节——”

“嗯......你们是在干嘛?”门口探出了一个茶色的脑袋,轰焦冻猛地一跺脚,一座冰山拔地而起戳漏了天花板。

楼上住的是谁来着?

一瞬间他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门口的丽日御茶子有点懵,她被四楼震天的响声所吸引,看到了爆豪同学那扇没合紧的门,异响还再不断的从门内传出。里面的人像是在争吵,那些即使听不太清晰却依旧能吸引人足够注意力——诸如“拉拉扯扯”和“名节”这样的词,实在很让她在意。

模模糊糊看到了几个虚影,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凛冽的寒气和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

“你别过来!”

“爆......爆豪同学?”

女孩子有些慌乱。

“我不是有意要闯入你的房间的,我听见争吵声以为你和小久又闹了别扭,所以只是想来看一眼。”

门内的“爆豪胜己”拼命给“绿谷出久”使眼色。

小胜,你倒是说句话啊!

“绿谷出久”明显的哼了一声,忍耐着把嘴边的大饼脸这三个字吞了回去。

他转了转眼珠,挣脱开轰焦冻的束缚,嘴角那抹微笑犹如恶魔。

他清了清嗓子。

“我不会再惹小胜不快了,以前都是我做的不好,难为他忍耐了我这么多年。”

门外人的声音有些犹豫。

“啊?小、小久?你没事吧?”

“你——”站在窗边的那人气的哆嗦,白色床单颤颤巍巍的差点顺着肩膀滑下。

面对着“绿谷出久”凛冽的眼刀和挑衅的眼神,“爆豪胜己”深吸了一口气。

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重重的给了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一拳。

心中有些扭曲的疼痛,接触时的奇妙质感清晰的反馈给了大脑,面部颤抖的肌肉都在告诉他一个事实——那是他自己的脸。

我打我自己,简直委屈极了。

 

“所以是谁先动的手?还有你们两个大活人都拦不住?”

保健室中四人站成了一排一齐接受相泽老师的斥责,而中间的两人要更惨一些,被绷带捆得严严实实,脸都变形了。

轰焦冻和丽日御茶子一脸绝望的摇了摇头。

拦了,没用。

“是我先动的手,我错了老师。”

“爆豪胜己”委委屈屈的开口,与平时敢于认错但绝对不改相比,这个态度显的格外诚恳,让老师颇为满意。

再回头看看那个被打的人一脸的愤怒,很难得见到“绿谷出久”这么生气的样子。

太稀有了。

相泽老师思考了一会也不打算大动干戈,罚的太重他也心疼,不如就让爆豪胜己给绿谷出久道歉,原谅了也就算了。

“就先这样吧,再有下次就写检讨,你们先去上课。”

TBC.

明天到这周日都要去北京开会,只能写写傻屌文了,叹气

 
评论(23)
 
热度(207)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