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18

DAY52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上一章写的太急了,这次稍作修改补充,请见谅

第一章 涛声依旧:01-06

第二章 相见时难:07-12

第三章 黑恶势力:13-16

17

“殿下,两日前大规模海盗冲击珠贝港,幸亏几日前得到了半数王宫禁卫军的支援,此次并未有任何损失,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了。”汇报战况的将领面有喜意,于殿内大声汇报道。

“辛苦诸位了。”爆豪胜己颔首,“六国到来之际还请各位将领严守岗位,不要给贼人任何可趁之机,盘查进出港的所有船只,不得放过任何可疑人等;陆上过来的车队将经由南部边关入常夏,相关工作交由绿谷总管负责。”

在老国王的暗中命令下,加冕相关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第一件事就是重开珠贝港,半个月后举行加冕典礼,六国来贺之时王子殿下即将成为国君。

这是一份长达二十年的憧憬,时间给了王子想要的答案和一份并不需要的附加条件——王妃的人选。

寝殿内轰焦冻帮一脸疲惫的王子脱下了沉重的衣袍,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

爆豪胜己的腰肢比之前还要细,他用手拢了一下,明显感觉出其中的差别。

那个夜晚后爆豪胜己很少出现在他眼前。书房整夜整夜的点着灯,他好几次推门进去都看到王子在伏案疾书,连分给来人一个眼神的时间都没有。

不速之客缓缓退了出去,后退几步借力翻上了屋顶。

屋内的人与烛火为伴,屋外的人看整夜星光,隔着几片砖瓦和木材,我是那个离你最近的人。

他非常清楚爆豪胜己在为什么心烦意乱,不过他不允许自己去干扰王子的决定,只想等待一个判决。

毕竟他得天赐的岸上时光也只有六个月,如今已过了三分之一还要多。

怎么忍心告诉他,我陪伴你的时间终究是有限度的。

只是他完全没想到今天王子会破天荒的主动跑了过来。

在轰焦冻的动作下爆豪胜己明显的后退了一步,美人鱼做完那个拥抱一般的动作后静静的凝视他,在坦荡而又纯粹的目光中王子有些羞愧。

在母亲面前确定关系的那晚过后他开始有意识的避开了美人鱼的接触,说来可笑,明明连天地都拜过了不知道自己又在别扭些什么,非要把自己已经无数次确定放在心尖上的人晾个十天半个月才罢休。

他还没有考虑好两人的未来,每次见到美人鱼的那张脸都会提醒他这个事实,他不喜欢这样。虽然现在依旧没个结果,但这场由王子发起的单方面“冷战”已经走到头了。

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王子终于无奈的妥协。

爆豪胜己犹豫着想说点什么,比如说这几天过的怎么样,话没出口就觉得自己蠢爆了。

最后所有的纠结都变成了拐弯抹角的一句话。

“吃过了吗?”

轰焦冻摇了摇头。

“正好我也饿了,现在叫他们去准备。”

王子一屁股霸占了轰焦冻平日里最喜欢的座椅,舒服的哼了一声。屋内的布置清雅,美人鱼的审美相当对他的口味,只是坐在这里就觉得舒服极了。

饭菜还在有条不紊的布置着,王子偏着头靠着椅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从鼻间逸出了轻微的鼾声。

轰焦冻对下人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挥挥手叫闲杂人等都退下。

他的胜己在他眼前睡着了。

他的眼睛下方有块明显的青痕,招摇而且引人注目,嘴唇紧紧的抿着像在跟全世界较劲一般。那双柔韧有力的手臂枕在脑后,双腿却规规矩矩的并拢,是个绝不会影响到外人的睡姿。

轰焦冻对着躺椅上的人露出了清浅的微笑,在他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了之前,想到爆豪胜己连饭都等不及就睡了过去脸上的笑容又逐渐收敛如同潮水消退。

他看起来已经累到极限了。

还是......不要吵醒他。

美人鱼极为小心的将王子抱到了臂弯中,扯开软榻上的被子将爆豪胜己裹了进去,他踯躅了会自己也跟着钻进了被窝。

“别乱动......”

也许是动作幅度大了爆豪胜己在他耳边哼唧了两声,轰焦冻立刻不敢再动一下,那颗金毛脑袋在他胸前蹭了两下又没有了动作。

耳畔是爆豪胜己浅浅的呼吸声,胸前是暖烘烘的一团,轰焦冻能清晰听见自己此时此刻显得尤为聒噪的心跳声。

如果可以,真希望胜己可以多依赖我一些啊。

有些工作,我也是可以做的。

他在爆豪胜己的发间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纤长的羽睫抖了抖,爆豪胜己甫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撞入了一片颜色深浅不一的湖泊。

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谁,进而更加放松的将身体在那个怀抱中展开,嘴唇得寸进尺的在轰焦冻的唇齿间扣下了一吻。

“我睡了很久吗?”王子眯缝着眼抻了个懒腰,在轰焦冻的床榻间把自己的一头金发弄得更乱,整个人极了一只吃饱喝足的狮子,透露着一股慵懒的性感。

轰焦冻摇了摇头,把想要起身的人又按了回去。

他跑去把放着吃食的一整张矮几端了过来。

王子连眨了几下眼,“这样真的合适?”

美人鱼坚决的点头,就是不肯让人从床上离开一步。

当他试图端着汤碗来喂爆豪胜己时,王子终于忍不住劈头抢过一双银箸,把人一同按在了自己旁边。

“不用管我,你自己吃。”

一时间屋内只有很小声的咀嚼声,在沉默中爆豪胜己吞下了食物,话语中带着踌躇。

“生我气没有?”

这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轰焦冻却听懂了。

他缓缓放下碗,碗底在矮几上轻轻撞出了一声脆响,却让爆豪胜己心里没来头的一颤。

轰焦冻郑重其事的摇了摇头。

这下爆豪胜己饭也顾不上吃了,双手攥住轰焦冻的肩头,不敢置信的追问道:

“真的一点都没有?”

轰焦冻在他的胳膊上咬了个深深的牙印。

怎么会生你的气?

那些藏在心底的有关于上岸的秘密,终究是无法说出口。把剩下的每一天都当做一辈子来过,需要这样想的有他一个就够了。

 

“御茶子殿下,准备带往常夏的礼品已经备齐,请您核对下礼单上的数目是否完备。”

“好的,你先下去吧。”

少女膝上的缅因猫打了个哈欠,迈着四方步跳下了膝头,丽日御茶子从堆满了软垫的座椅上站起,茶色的发丝在脑后挽成一个古典的髻。

优美的颈间坠着一大串珍珠链,繁复的浅粉色裙摆层层叠叠如同盛开的蔷薇,精致的蕾丝盖过少女纤细的脚踝,将一国公主包裹在了一身无懈可击的端庄优雅中。

坦白来说丽日御茶子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衣服,这样的累赘穿脱都极为不便,除了彰显身份之外毫无意义。

常夏之国是她堂姑母远嫁的地方,与凛冬之国隔海相望,行船要走上三天三夜。

第二次接到来自大洋彼岸的消息是堂姑母的葬礼,在一个风华正茂的年纪香消玉殒。常夏的王仿佛在一天之内老了十岁,颤抖着手将爱人播撒在大海。

实际上与常夏的交集比她想象的还要深。

在七国勇者大比上让她无法更进一步的男人,按照辈分来说她应该唤他一声表哥,她已逝堂姑母的儿子,是不久即将登上常夏王位的继承人。

那场战斗被丽日御茶子深深的刻进了脑海。

她竭尽全力不惜以伤拉近距离,但仍不能撼动那个男人的实力分毫,直到倒在地上再也不能站起,爆豪胜己眼中的警惕一直没有放松过。

之后从下属口中听到一个半是称赞的评价。

“她哪里柔弱了?”

丽日御茶子偏过头想了想,也许这样输掉也没有很难过。

如果不是非要得到一个肯定,大概也不会冒着极大的风险飘洋过海来参加这场原本应该是属于游侠和义士的比斗。

不久之后就能再次见到你了,表哥。

请允许我用另一个身份向你当面致谢。

凛冬之国的公主微笑着合上了礼单。自上一辈联姻后两国隐隐有了结盟的意图,这次出席庆典也有着巩固关系的缘由在。船只三天后即将启程,她将作为领队完成父亲嘱托的任务。

只是没想到,命运之神毫不留情的玩笑,将他们都推进了痛苦的漩涡。

 

“这是哪里......”耳郎响香只觉视线晃的厉害,一种安心的妥帖感告诉她如今依靠着的是男性的后背。

“响香你醒了?”

上鸣电气把人从背上放了下来,扶着虚弱的医师慢慢靠坐在树下。

“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还好。”

医师咳了两下,面颊泛上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她伸出手轻轻地拽了下上鸣的衣角,极小声的唤了一句,在一片喧闹的虫鸣鸟叫声中显得如同耳语。

“过来。”

上鸣电气依言俯身,医师费劲地扯了段洁白的衣袖,轻轻在奔跑得满头大汗的少年额头上拭了拭。

“瞧你,身体才刚好,要再次一睡不醒我可救不了你了。”

浅浅兰香像是顺着袖口飘进了心里,上鸣电气的眼睛瞪得溜圆,一把抓住那只正欲收回的手。

“我......”

他吞吞吐吐着,心里也不知道自己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但就是不愿意放手,耳郎响香也默默任由他抓着。

半响过后金发少年闷闷地挤出了句誓言。

“我绝不会再轻易受伤,也绝不会再让你来救我。”

“绝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些。”

心中的呼唤催促他更上前一步,他抓住那只刚刚为他擦过汗的手臂,慢慢的将少女搂入怀中。

太瘦了,太瘦了。

衣衫下的细瘦身躯一阵狂风就能吹走,抱在他怀中时才真切的体会到,平时奔忙着治病救人的,就是这样一副身躯,搏得远近交口称赞的,同样也是这个女子。

人生大恸不过生死转瞬,对于医师来说最无力的场景同样如此,今日经历的重重痛苦如同烙印,伤痛被怀抱中的温度唤醒。

“上鸣,我想家了。”

薄薄的血肉覆盖筋骨在上鸣的手掌下颤抖着。

于是他搂的更紧。

大声哭出来吧,爆发一般的宣泄出来吧,这里只有我。

可少女只是默默的,任凭晶亮的泪珠成串一般落下。

上鸣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耳郎响香无声流泪的脸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愿望强烈,第一次不想回到大海,想要真真正正的变成人。

 

耳郎响香揉了揉红肿的双眼,有些羞涩的挣脱了那个怀抱。她坚持要靠自己走,上鸣电气拗不过她,只能警惕观察周围的同时小心清除出一条便于踏足的道路。

在这一路上他小心的道出了曾经的那场惨剧。

“是我忽视了那个孩子的情绪,如果早些疏导也不至于会这样。”上鸣电气有些垂头丧气,“他可千万不能出危险啊。”

“穿过树林此去王城只有一条路,只要我们动作快些,还是有可能追的上的。”在常夏生活四年的医师早就摸透了地形,她拨开树丛指出了一条小路。

“走这边能更快上一些。”

她握紧了拳。

如今这番情势来看商会绝对脱不了干系,从他们这一行人出现在城中即被发现到德香医馆被毁,凡是沾染上这件事的人都没摊上什么好下场,一次两次派来的杀手都以斩草除根为根本目的,务求涉事者永远保持沉默。

两人心中都有了些模糊的猜测,只是这件事牵涉面甚广,不好直接下结论,而出水洸汰作为村子唯一的幸存者,自身的意义更是不言而喻。

“我们赶在马车走出丛林前,一定可以找到他。”

在路上耳郎响香犹豫着说出了芦户三奈的去向,脸上因隐瞒实情有些郝然。上鸣电气赶忙截住了她接下来的道歉。

“洸汰已经告诉我了,你无需自责,三姐可是厉害的很。”他安慰道,“他们每个人都有保命的办法,其实我才是这里最弱的那个。”

“不要妄自菲薄啊,当初你在医馆门口大发神威的时候我可是看到了。”少女俏皮的眨了眨眼。

“哪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没什么好提倡的,后来不是老老实实的躺了快一个月。”

“可惜我的古琴没有带上,好歹还能起些作用。”

“响香,是我来保护你才对,其他的全交给我就好。”

少女在树叶投下的阴影中看着金发少年脸上的坚定,在看不见的角落偷偷勾起了嘴角。

上鸣,很帅气呦。

我们绝对会平安的。

TBC.

 
评论(9)
 
热度(54)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