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轰爆】轰家大宅的凶鬼恶灵/又名:命中注定我爱你 02

DAY50 易招鬼体质轰焦冻x凶煞爆豪胜己

#讲真,我喜欢看咔酱欺负人

前篇戳:01


鬼魂的身影在房顶上完完全全的显现了出来,脚部与房顶维持着若有似无的联系,身躯在月光下似乎泛着光。粗粗估计生前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气场大概有十八米。

院外地面上停留着那个陌生人的车,爆豪胜己对着那处空旷的平地大吼着。

“死柄木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几秒钟后蓝灰发色的灵体不慌不忙地从车盖上方冒出,叉开腿一屁股坐在铁皮之上。

“爆豪,多年不见你还是这副老样子啊。”鬼魂挥了挥手,轻松的样子像是在谈论天气。

“别他妈跟我废话,你之前怎么和我约定的?”那双猩红的眸子恶狠狠地瞪视着,一口尖利的白牙紧咬,就差直接冲过去撕碎对面那个一脸云淡风轻的混蛋。

“还要脸吗?”

“哎哎哎——你好歹也是个远近闻名的凶煞,张口就骂多有失身份,而且你还没说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

“这群跟饿死鬼一样的家伙难道不是你招来的?!这片宅院是我的领地,你滚回你自己那片小山头,否则别怪我不讲往日情面!”

死柄木弔下意识就要抓挠下颌周围的皮肤,这个只要一思考就忍不住做出来的动作就算是变成了鬼魂还伴随着他。

“别不讲道理,我还没那么无聊,当初打了那么多年导致我现在见到你那张脸还有点PTSD复发的迹象,你宅子里那人的吸引力虽大,但我也没想要冒跟你开战的风险,我今天来其实就是为了看个热闹。”

爆豪胜己的怒气微微收敛了些,灵体不再一味膨胀下去,但仍旧保持了一个极具威慑力的大小,声音透露着点不易觉察的迟疑。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吸引?”

“嗯?你是彻头彻尾的素食主义者吗?那个人类的味道那么香,你难道一点都没感觉?”

“我该有什么感觉啊!只有变态才会想去吃人吧!”

他的表情透着嫌恶。

“自己吃自己,不膈应吗。”

趁两位鬼魂界巨头对话的时候,有几只胆子大的小鬼意图一鼓作气冲入宅院,立在房顶的爆豪胜己嗖地挪腾至院门口,指尖寒光将擅闯者毫不留情撕成了碎片。

血红的眸子没有因为刚才的动作产生任何的感情波动,虽然站在地面却比在屋顶居高临下时更富威慑感。

“再有擅闯,杀无赦!”

 

领地意识极强的鬼魂站在门口守了一个晚上,最后连死柄木都一脸困顿的和他告了别。

“爆豪,那就一百五十年之后见了,我要回去睡觉了,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困过。”

他想回一句睡死你啊,想起鬼又不会死,临出口连忙改成了祝你永睡不醒。

死柄木弔一点都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借着天亮前最后一丝阴霾在林间掩去了身形。

阳光再次出现时轰家大宅的凶煞也渐渐退回了房屋的阴影内。

“你一直都是这么吵的吗?”楼梯口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带着让鬼也难以忽视的疲惫感,来自异色双瞳的那束目光让爆豪胜己如芒在背了。

爆豪胜己有点想破口大骂,死柄木那句话提醒了他。毕竟他如今凶名在外,那些杂鱼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他面前挑衅,变故的产生都是因为那个人类的贸然到来。

想想这一晚上不得不严阵以待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该死的人类,而这个人类竟然还敢说他吵。

他冲过去一把揪住不速之客的头发,半红半白的发丝握在手中有种奇妙的触感。

“你从哪里来的就赶紧滚回哪里去,少给老子添乱,你一晚上招来多少鬼自己心里没数吗?”

人类表情有些愤愤不平。

“从昨晚睡到一半被吵醒到现在我就只看到了你一个。”

爆豪胜己威胁性的紧了紧手,高学历精英出于对发量的危机意识不得不连声告饶,好言相劝之下鬼魂才终于大发慈悲松了手。

轰焦冻捂着头皮小幅度的朝着旁边挪了几步,生怕下面的哪句话再次戳到这个暴躁的鬼的雷点。

“你一直在我家的大宅里?”

“怎么了,有意见?”爆豪胜己表情骄傲的挺了挺胸,“其实我才应该是这座大宅名副其实的主人。”

轰焦冻无意和鬼魂在财产方面进行争执,这个鬼魂的声音和昨天爬楼梯时出现的那个完全相同,他有些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自己回到这里后最想知道的问题。

“那我小时候听到的哪些怪响其实也是你了?”

“哈?你在这里住过?那我怎么不认识你——”

一阵阴风袭来冻得人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爆豪胜己扑上去仔细端详轰焦冻的那张脸,终于把他跟记忆中的那张小脸划上了等号。

“靠,你都长这么大了吗?当年还是个豆丁。”

他的表情有些怀念。

“我记得你哭的时候还会往你妈妈的怀里钻——”

“闭嘴!”

轰焦冻气急败坏的吼道,终于在言语刺激下破了功,一张俊脸涨成了猪肝色。

爆豪胜己放声大笑,这个人类在他手中吃瘪这件事让他尤为开心,连灵体都随着笑声一颤一颤的,从身体中溢出丝丝缕缕的白雾。

你笑吧。

轰焦冻一脸冷漠的旁观着,试图在家中找个大型的风扇把这个对他的过往知根知底的鬼魂吹散。

 

爆豪胜己霸占着三楼房主人的床,给了轰焦冻一个你小子捡了大便宜的眼神。

“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早被生吃了,不管是你小时候还是昨晚。”

他得意洋洋的翘起了二郎腿。

轰焦冻十分自觉的让出了黄金位置,扯了条被子围在了身上,实在是鬼魂身上那股嗖嗖的冷气冰的人发抖。

在爆豪胜己视线下人类低下了头。

“所以小时候不是你或者什么其他的......在故意捉弄我?”

“捉弄你?”爆豪胜己撇了撇嘴。

“我没有那么闲,你在大宅的那八年不知道有多少龙套争着抢着要往屋里钻,我虽然生前还是挺喜欢战斗的,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口味也变的挑剔了,打那些一点意思都没有,可能当初下手重些影响你睡觉了,非常抱歉。”

嘴上这么说,可鬼魂脸上可没有一点想表示歉意的意思。

“我就纳了闷了,你真的有那么好闻?值得这么多鬼心甘情愿跑来送死?”

他对着轰焦冻招了招手。

“过来让我试试。”

你招招手我就过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看他迟迟不动弹爆豪胜己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他从来就不是脾气很好的人,当即怒锤了床板一记,赤色的眼睛如同探照灯一般在裹着被子的那人身上扫射着。

“难不成你这白眼狼要造反?”

轰家大宅名副其实的主人被自己宅子里的一只鬼呼来喝去,轰焦冻显得十分心不甘情不愿,但这个“白眼狼”的形容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他梗着脖子龟速一般蹭了过去,被子依旧紧紧的裹在身上。

冰冷的呼吸吹拂在耳边时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强忍住异样控制自己不要发抖。

爆豪胜己并未发现人类的窘迫,他低下头在人类的颈项间嗅了嗅。

“是挺好闻的,有种暖烘烘的感觉,不过也在正常的接受范围,不至于影响那么大......”

他嗤笑了一声。

“果然那些都是傻子,大概生前被雷劈过——”

人类那截暴露在外面的脖颈在鬼魂的眼中晃来晃去,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太白了些,跟个小姑娘似的。一层细微的绒毛浮在光洁的皮肤表面,透着点可爱,又透着点难以明说的吸引力。再靠近一些还能透过衣服的缝隙看到锁骨若隐若现......

不知怎的爆豪胜己的脑海中冒出了这么一句话——皮肤光滑细腻无暗沉,这个人类一定很健康。

他忽然就觉得人类那截暴露在外的雪白颈子无比的扎眼。

渐渐腹中泛起一阵阵的饥饿感,头部不受控制的一低再低,鼻尖触及到那片温热之时爆豪胜己才骤然清醒过来。

他一把掐住自己的脖子从床上弹起,一闪身遁入了床头柜,在轰焦冻眼前消失不见了。

 

“你又在生什么气?”轰焦冻费了半天劲才在大宅内的橱柜里找到那个鬼魂的身影,“话都不说完就跑掉。”

“你不懂。”爆豪胜己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那头金发,“我的鬼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又朝着橱柜的角落退了退。

“不要再往前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为什么?”

爆豪胜己咬了咬牙。

“我怎么知道!就在刚才我差一点就要咬你了!”他小心的瞟了一眼轰焦冻的脸色,看人类的表情如常又继续说了下去。

“我对于吃人肉喝人血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反对的态度,那也太恶心了,所以说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轰焦冻沉默了一小会。

“你想吃我?”

爆豪胜己犹豫着点了点头。

“我说不好,但不管怎么说,从各种方面来看你都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轰焦冻的眼睛连眨了好几下。

“我?”

爆豪胜己振振有词地继续说了下去。

“当初被我杀掉的那些可怜鬼,仔细想想都是受了你的迷惑才被吸引过来的,不得不过早结束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爆豪胜己咂舌道:“都是杀孽啊,这些都应该算在你的头上。”

他赶忙一把捂住了口鼻,想了一会后连眼睛也蒙上了,声音被手捂住显得闷闷的。

“所以你赶紧离我远一点,最好快点回城市去,我可不能被你这种该死的人类迷惑了。”

轰焦冻有些想笑。

这鬼刚才一副天底下老子最厉害的表情,现在又是这样反差强烈的样子。

如果小时候知道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是这样的家伙,是绝对不会带着恐惧度过那些不眠之夜的吧。


TBC.

昨天写完发现12点了太困了来不及发......

 
评论(5)
 
热度(106)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