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待我能写出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就去和luna女神表白( •̥́ ˍ •̀ू )

不讨厌白嫖,但拒绝出于古怪心理作祟的白嫖
 

【轰爆】轰家大宅的凶鬼恶灵/又名:命中注定我爱你 01

DAY49 易招鬼体质轰焦冻x凶煞爆豪胜己

#前生今世,将不知道多久之前一位小可爱的点梗融到了这篇中(羞愧捂脸,请随意认领)

#老规矩三发完结,海的王子因为拼命加戏最近在修大纲,更晚这篇后继续恢复更新

 

奋进人集团的董事——轰炎司的葬礼是在仓促之间办的,轰焦冻的两位哥哥都未出席,不知是确实因为公务繁忙还是另有隐情;十多年前离合的妻子更不可能出现在那个场合,伤心也好,无动于衷也罢,那个可怜的女人已经彻底的将前夫从自己的世界割离了。

一代枭雄安德瓦的葬礼相当简陋,唯有小儿子和女儿身着一袭黑衣站在队列前,神情肃穆,尽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得体。

葬礼过后财产公证人绿谷出久约谈了奋进人集团的少东家,公布遗嘱的同时将一份信件转交给了轰焦冻,信中提到了轰焦冻八岁之前居住的轰家大宅,如今已经成为了轰焦冻名下诸多财产的一份子了。

“您应该找个时间回去看一下,毕竟祖屋对于轰氏家族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如果还有什么问题请联系我。”年轻的精英将轰焦冻签好字的文件装回了文件袋,微微鞠了一躬。

“好的,谢谢你绿谷。”

绿谷出久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自从八岁之后轰焦冻一直未曾回过轰家大宅,掰着手指头算算也差不多有近二十年的时光,实在是老宅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糟糕,而这件事说到底也要怪他自己。

轰焦冻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玄妙体质。他身体健康的很,气血一点都不虚弱,却总能吸引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朝他身上扑。小时候在山野间的大宅总是整宿整宿睡不好——凌乱的脚步、剧烈的撞击声夹杂着男人的怒吼,打开门后空旷的楼梯间并无一人。

他抱着枕头冲进母亲的卧室,却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的父亲赶了出来。轰炎司板着一张脸,毫不留情的斥责道:“焦冻,这就是你作为一个男孩子该有的样子?”

“爸爸,我、我睡不着,我能听见屋里有奇怪的东西。”小男孩抓紧了衣角,枕头轻轻落在了地上。

“说什么傻话呢,我明天还有事,现在没时间和你胡闹。”轰炎司一把拉开轰焦冻的小卧室的门把手把人推了进去,在外面关上了屋门。

当黑暗再次降临,就是轰焦冻另一个不眠夜的开始。

然而他的母亲肯相信他的话。冷夫人来来回回请来了许多著名的“捉鬼专家”、”得道高人”,轰焦冻一脸冷漠的看着那群疯子在屋内又唱又跳,摇头晃脑,嘴里念叨着不知所云的法咒。

当其中一个人用手指蘸着狗血在他的脑门画符咒时他确定自己听到了一声短促的笑声,充满了满满的嘲讽意味,就来自于他周围的那片虚空。

母亲和父亲离婚后情况没有变的更糟也没有更好,他靠着自己单独撑过了两年,到了八岁之后终于有机会回到城市,再也不用踏足那块让他厌恶的土地了。

 

轰焦冻关上办公室的门,异常熟练的躲过走廊上两个垂涎他美色的女色鬼的强吻。想想吧,生前选择吊死的女鬼伸着长舌头要和他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舌吻,任谁的身手都会变得熟练的多。

随着他年龄的增大,他的“能力”也跟着拓宽了范围,不局限于声音,渐渐也可以看清周围鬼魂的样貌了。城镇中阳气更盛,鬼魂的数量远远少于偏远山林,可归功于他那个奇葩的易招鬼体质,来袭击他的鬼魂不在少数,而且还是女性居多,每个鬼都对他的脸或身体有着非分的想法。

他从来不会去任何外界的洗浴场所,也不会涉足于游泳馆或者健身房等一系列需要暴露身体的地方,实在是因为曾经的教训太过惨痛了。

轰焦冻旋开了车钥匙发动了自己的座驾,只要他回到家就没有东西敢再踏前一步。轰炎司在多年之后终于将信将疑的半认可了小儿子的说辞,他将老祖宗传下的镇宅之宝传给了轰焦冻,也同样认可了轰焦冻下一任家主的身份。

所谓的镇宅之宝也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不过是一个紧锁的小盒子,放在轰焦冻卧室的枕头边。轰焦冻从没试着打开过这个也没兴趣打开,而有兴趣的人试着打开了也没能成功打开。

他在车上想起了绿谷出久的话,时隔这么久了也应该回去看看了,当初骚扰他童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折回家中取出镇宅之宝当护身符,所谓艺高人胆大,轰焦冻就这样孤身一人驱车朝着深山老林开了过去。

七八米高的法国梧桐撑出一片片遮天蔽日的树荫,林间小道的两侧铺满了宽如手掌的叶子,在车上他看着一只猫头鹰摇摇晃晃的飞过然后咣叽一下子撞到了树上。

轰家大宅每周三和周五会有专人前来打扫,今天恰好是周六,昨天有人刚打扫过,门廊显得格外的干净整洁。轰焦冻把车停在了院外,从口袋中摸出了宅院的钥匙,扭开了大门上沉甸甸的锁。

锻铁大门吱扭扭的打开,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他的母亲喜欢园艺和任何充满生活情调的东西,宅院中播撒的蔷薇种子艰难的存活了下来,只是此时还未到花季,褐色的泥土地空留大面积的细杆;爬山虎蔓延了半墙,有一扇窗户被封的严严实实,看上去不费一番力气是无法打开了;小喷泉的水还照常喷着,只不过音乐的开关像是坏了,再也没有舒伯特或是肖邦的乐曲响彻在户外那片宁静的天地。

轰焦冻推开了正厅的门,大厅正中央钢琴的盖子被人翻了起来,也许是佣人太过粗心。

不过这副场景真像是有人刚刚弹奏过什么优美的乐曲一般,母亲的倩影依旧为他停留在此处,陪着他度过了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岁月。

轰焦冻情不自禁的把手搭在了琴键上。

轰隆一声巨响,钢琴沉重的琴盖骤然翻下,沉浸在回忆中的男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心有余悸的晃了晃自己的手指。

还好还好,食指依旧好好的长在手上。

他连着后退了几步,右手下意识摸到了怀中的木盒,感觉安心了些。

“现在我是轰家大宅的唯一主人,不管你是什么东西都请你立刻现身。”

厅中一片静寂,只有轰焦冻自己此时此刻显得有些聒噪的心跳声。

他咽了口唾液来缓解突然泛上来的口渴,脚步移动着,坚定又游移的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当他第三次绊倒在老旧楼梯因为若有似无的雾气造成的堪比与溜冰场的平面上时,轰焦冻清晰的听到了一声不屑的哼声,就仿佛直接响在他的耳边。

很好,不怕你出来,只怕你不出来。

男人活动着摔痛的脚踝跌跌撞撞的朝着自己当年的卧室走去,边走边想这次自己的损失是不是有些大。为了造成逼真的效果,除第一次外每次摔倒都是他计划好的——什么角度、何种力度,如果知道大宅中的鬼魂如此沉不住气他就不设计摔自己第三次了。

如今只需要等夜晚降临,等那个鬼魂沉不住气准备袭击他的时候他用老祖宗传下来的辟邪法宝一举将其制伏。

 

爆豪胜己是轰家大宅唯一的主人,自封的那种。

非常难得的,多年平静的宅院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扰了。来人顶着头半红半白的头发,是爆豪胜己最不喜欢的样子,更别说那个男人一脸沉浸在回忆中的表情在他眼中看起来无比呆傻。

真是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

那时候他藏在钢琴的骨架内,透过琴键之间的缝隙观察这个人的动作,当那只手即将按过来时他轻轻吹了一口气,琴盖轰然落下。

反应还不错嘛,他抱着手臂在钢琴内默默看戏。

当所谓的大宅主人第三次绊倒在楼梯上时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嗤笑。

噗,还真敢大言不惭啊。

夜幕渐渐降临,皎洁的月光悬挂于暗蓝色的天际,视野中星星稀稀拉拉的点缀着,相比于月亮光芒完全被掩盖了下去。

没有多余的云层,对于鬼魂来说是最难得的可以饱食的好天气。

爆豪胜己穿过坚实的水泥坐在了屋顶,对着那轮圆月长吸了一口气,一条匹练似的光带传入了鬼魂的身躯,虚幻的身体仿佛凝实了一般,透着股饱含生机的力量感。

他的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满足。

如今这世道,鬼魂早就摆脱了必须吃人肉喝人血来保持身型的必要了,阴气就是他们最好的补品。月光愈皎洁阴气就愈盛,在山野间活动的牛鬼蛇神就越多。

当然了,这也不代表他们对于人就没有渴望,一切都可归结于体质二字,譬如世界上一等一特殊的轰焦冻,这种纯天然的、纯阳未破的香饽饽一向是鬼魂们渴望的对象,大概像猫和猫薄荷之间的关系吧。

爆豪胜己伸了个懒腰,一切都要吃饱了才能去做,关于惩治不称职的入侵者什么的。

目光无意间瞥见宅院外时,强大的鬼魂眉头忍不住皱紧了。

该死,不知道这里是他的领地吗?

怎么外面忽然之间聚集了这么多的同类,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多年之前需要连绵战斗的夜晚,在那个时候他甚至在鬼魂间打出了“爆杀王”的名号。

 

TBC.

今天爬山下山时在山脚看到了一间大宅院,偷偷朝里面瞄了好久,刹不住脑洞忍不住脑了这篇轰爆,希望各位喜欢!

 
评论(11)
 
热度(157)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