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17

DAY48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第一章 涛声依旧:01-06

第二章 相见时难:07-12

第三章 黑恶势力:13-16

第四章 凛冬将至

上鸣电气拼命抽打赶车的两匹马,车厢内小孩被颠的东倒西晃,但仍旧努力护着医馆主人的头部。

他们逃了出来,却付出了最大的代价。

脑海中闪回几小时之前的场面,他在墙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看见少女疯也似的冲入殿中抱着古琴直接坐在原地。

四句颂词隔着距离清晰的传入耳中,奏响了催命般的乐曲。

“蔼蔼北风寒,琅琅环佩音。三焦破经杀,沧海老龙吟1。”

古琴琴鸣凄婉,每一小节末的爆音冲入脑海令人无端气血逆行,上鸣电气抱住头部蹲下,在无差别的攻击中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非刀非剑,单凭琴音。

耳郎响香原籍并非常夏,七国之内风俗大不相同。其父响德、母亲美香各自执着于琴道与医术,两人将一生的智慧结晶《摧心音》与《少阳三焦无常生灭法》融合贯通化为一物,通过琴曲释放的《三焦破灭杀》威力莫测,后传授给唯一的女儿耳郎响香。

但他们却忽视了一点,喜好更偏向于医术的耳郎响香习惯于救人,缺少一颗通明的杀心,琴曲仅凭愤怒驱动导致《三焦破灭杀》初次登场的效果大打折扣。

铮——

琴弦一根接着一根从中绷断,行凶的暴徒在医馆的正门口大口吐血,暂时失去了抵抗之力。

耳郎响香面色苍白走下高台,愤怒终究不足以支撑医师强行弹奏出折心夺魂的曲子,古琴有灵自毁替主人承担了大部分反噬,但并不能彻底抵消负荷。

一阵阵的头晕袭来,少女贝齿紧咬舌尖,用疼痛强迫自己清醒。

“杀我侍女,毁我医馆,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在异乡四年的辛苦付诸东流,紫发少女的眼中有泪,可痛骂与斥责都是无用,与她来自同处的忠心下属也不会死而复生。

上鸣电气强忍下心头不适飞跑几步上前,将那双冰到刺骨,指节依旧兀自颤动着的手裹在了自己的手心。

“这里不安全,我们快走。”

踏进后院后他们发现了出水洸汰,小孩像是听到了动静先一步准备好了马车,身边放着一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包袱。

紫发少女膝盖一软,跪倒在地前被上鸣电气先行一步搂入怀中。

 

马儿长嘶,上鸣电气在离城几公里远的位置拉住了缰绳,马车摇晃了几步停了下来。

“朝着王都方向走。”出水洸汰从马车中探出了头,“如今只有王子可以庇佑我们。”他定定地看着上鸣电气,语气透露着不容拒绝的坚决。

“可是三姐他们还不知道如今的情势,我们应该在山林间找个地方暂时隐蔽,想办法先联系上他们再说。”

小孩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话回的又快又急。

“三奈他们早就离开了。”

金发少年的目光从马车内的包裹一路转移到耳郎响香苍白的脸,握紧了手中的马鞭,脸上最后一丝玩世不恭也消失了。

“你想说什么就说,没必要藏着掖着。”

出水洸汰的小拳头一下子握紧了,脸上表情变幻了数次,声音却平静如同一潭死水。

“上鸣,在你晕过去的一个月中,切岛和濑吕先是不见了,留下来悉心照顾你的三奈也在几天之前走了。”

“我猜如今没有任何靠山的你也只能说出这样的话,留在原处等待之类的,没想到你真的和我想象中一样不争气。你不过是个只会依靠别人、不是在计划着下一秒惹祸就是正在惹祸的的糊涂蛋罢了。”

你怎么敢这样看我。

上鸣扑上去揪住了小孩的衣领,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那双眼睛投射的目光太过陌生,当初在山林间烤兔子时出水洸汰虽然刻意使坏给了他最难啃的兔头,但也不似现在,如同在审判罪犯一般的冷漠和无情。

目光将他的矜持全部击碎了。

他的声音颤抖,自尊心在隐隐作痛。

“我惹祸?我糊涂?”

“你不过是嫉妒世界上我还有人可以依靠罢了!而且大哥他们的消失你敢说和你出水洸汰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小孩猛地推了上鸣电气一把,眼中一片血红。

“你混蛋!”

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吼震的人头皮发麻。

“我出水洸汰背负着一村的血债,大仇未报恶人逍遥!我无依无靠又怎样?也不曾欠过你上鸣电气半分恩情!”

小孩脸上一副哭出来的样子。

“请你下车,我已经误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没必要再和你废话。”

“那你就自己上路好了,这不是你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吗?响香和我一起,你不会照顾好她的。”

马车绝尘而去,上鸣电气喘息着重重靠在了身后的大树上,额头倏的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刚刚做了什么......

悔意在胸中激荡。愤怒之时他从来不能很好的管住自己的嘴,小孩临走时的表情仿佛刻在了脑海中,一遍遍重复循环播放。

洸汰......我绝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只是、只是你认为我是个只会依靠大哥他们的废物,我真的很受伤啊。

就像是、就像是他上鸣电气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一次次将他爱的人拖入麻烦的漩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累赘。

他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视野之中耳郎响香的脸色依旧苍白,他轻轻用手抚平少女攒紧眉间的悲意。

不能放他一个人去王都,他的力道连拉紧缰绳都做不到,这一路上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太多了,稍不留神就可能会丢掉性命,那样的话他怎么有脸再次面对大哥他们。

耳郎响香被他很好的固定在后背上,金发少年迈开步子顺着车辙大步追了上去。

 

“这么说五天之后就是常夏最大的渔港防御最为薄弱的时候?”一身黑衣的男子站在海盗首领身旁,专注的盯视着桌面上的那份文件——由王宫布防图推测得到的海防图纸,在这期间小规模的海盗不断进行佯攻来印证图纸的正确与否。

“肖恩的图纸没错,他不得不老实,毕竟他知道如果自己有所隐瞒的下场。”

“黑雾,通知各船只做好准备,五天后夜袭珠贝港,我要让爆豪胜己也品尝下无力到绝望的那种感受。”

志村转弧的笔重重的在常夏的王宫处打了个叉,红瞳中仿佛见到了胜利的喜悦一瞬间盖过了所有的阴鸷。

棋局对决也该轮到我落子了,不知道这步棋你会不会喜欢?

将军。

失去了最大的渔港,这份损失不知道常夏承不承受的住呢?不过这都是你需要操心的问题了,爆豪胜己。

海盗首领嘴边的微笑饱含残酷,血色的眼瞳中名为恶意的火苗熊熊燃烧。

师父,您的梦想如今已经成为我梦想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我一定会把它实现。

您老人家只需要在地下看着我能做到哪种程度就好。

五日后。

志村转弧在离海岸边数百海里远的大船上观战。这次突袭他并没有亲自参与,由他的亲卫黑雾带队负责完成此次行动。

具体可以概括为这两个字:杀与烧。

肖恩被奉为“上宾”坐在志村转弧的身边一同等待结果,他很清楚自己的生命将会在须臾之间结束,无论是黑雾得胜归来抑或是折戟沉沙,学会了布防原理的志村转弧绝对不会再让他见到明天的太阳。

成为了常夏的罪人,自己的确是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了。

志村转弧饮下杯中的酒液,接近凌晨时刻的海风刮的凛冽,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寒冷。

心脏将血液泵送至胸腔,热量在体内不断创造着。

什么都比不过港口处那抹耀眼的红光,那是宣告他获胜的最好表彰。

等待中志村转弧烦躁的抓挠了几下下巴,时间比原定计划久了些。

是黑雾遇到了什么强敌吗?

船锚被锁链拉起,大船缓慢的朝着港口的方向移动过去。

海盗头子虽然依旧稳稳的坐在椅子上,那双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远处的海面。

有什么计划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一个被严密封锁的消息,一个可以直接影响到当前形势的大举动......

原定之内的大火并没有燃烧起来。当黑雾带着四五艘小船靠近,志村转弧知道这次自己又失败了。

不过在了解实情之前,他并不打算发火。



[1] 改编自古琴的琴铭“霭霭春风细,琅琅环佩音。垂帘新燕语,沧海虎龙吟。


TBC.

抱歉各位!国庆在外旅游更新不定......我会努力抽出时间的!

我真的是很爱电电了......

 
评论(5)
 
热度(70)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