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待我能写出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就去和luna女神表白( •̥́ ˍ •̀ू )

不讨厌白嫖,但拒绝出于古怪心理作祟的白嫖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14

DAY44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今日6k,激情写文


第一章 涛声依旧:01-06

第二章 相见时难:07-12

前文13分解章


脸色煞白的首领一屁股坐回了椅子,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

该死!

他的目光控制不住一般飘向了桌上那堆闪闪发亮的宝物。

这个价码足够任何人在王城购买出一套好宅子了,有了这些可以把住在乡下的妻子孩子接过来,等他完成这次任务回王城之时就不用忍受分隔两地的思念之苦。

肖恩收紧了握在剑上的手指。

他只是个小人物,没那么贪心,得些意外之财能解决一点生活的矛盾就好。

但为了金钱出卖常夏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做的,这是他做人最后的道德底线。

想凭借战争大发横财的商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等明天他再过来时让属下埋伏在两边,一定要把他彻底拿下,以绝后患。

他小心地把珍宝收了起来。

 

金色的沙滩上躺着四个赤身裸体的人。

如果此时有人经过一定会吓得眼珠子都掉出来,这是遇到了怎样的事故才导致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在微咸的海风中享受如此彻底的日光浴。

一个浪头过来拍醒了沙滩上的四名“遇难者”,悠悠醒转过后四人都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上鸣电气忍不住满腔的兴奋嗖地跳了起来,连着在沙滩上踩出了好几个脚印。

“哈哈哈老子如今有腿了!”他猛地踢起一捧沙子,很适应这种站立行走的感觉。

只是那个两腿中间悬挂并跟随他动作晃来晃去的物件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上鸣嘿嘿地笑着,五指并拢毫不客气在上面重重捏了一把,从刚转变为人的电鳐口中登时发出了一声杀鸡似的嚎叫。

旁边的三个人习以为常地扫了那个瘫倒在地的人一眼,活动腿脚默默感受身体的变化。

沙滩上只剩下那个金发的小子躺在地上哼哼着。

“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找到了人类的软肋,重击之下会有奇效。”

“真是个笨蛋。”濑吕无奈的摇摇头,走上前伸手把人从地上扯了起来。

“二哥原来你是黑发啊,”他又偏头去找那个古铜色皮肤的男子,“大哥是红发,那三姐......”

当上鸣的目光扫到海滩上的那个粉色的窈窕身影时,一瞬间有些结巴了:“怎么三姐没......没有那个?”

他直愣愣地盯着,连自己也没发现如今的举动有什么不对。

“你给我转过来!三奈是女孩子!能一样吗?”濑吕死死的抓住上鸣的脖子往回掰,差点像在海中一样打起来。

“二哥,你如今就剩两条胳膊了,你当我还怕你。”上鸣不怕死的回嘴道。

“都别闹了,当务之急想办法找一些人类的衣服来穿。”切岛沉声道,“我们不要太引人注目才是好事。”

“这还不简单。”芦户三奈娇笑了一声。

“我知道去哪里找衣服。”

女子轻巧地迈开步子朝着海边的一块岩石后面走去,诱人风光在走动过程中一览无余。

她在石边站住脚,居高临下的俯视一位鬼鬼祟祟的小少年。

“小家伙,你在这看多久了?”

出水洸汰倒吸一口冷气,非常不中用的流下了两行鼻血。

 

小男孩的头上多了几个包,是上鸣电气一怒之下揍的,但仍旧老老实实的从家拿出了几件衣服。

他有些不甘心的朝着芦户三奈看了几眼,气呼呼的闭上眼。上鸣看见他的动作又想冲上去打人。

他分开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小孩。

那意思是在说:我会一直盯着你的,给我小心着点。

出水洸汰扁了扁嘴:“你们是什么人?是从海上过来的吗?”

切岛努力的活动着脸上的肌肉,试图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吓人。

“是啊,我们来自很远的地方。”

“可是很久没有看到大海那边过来的人了,大家都知道的,”小孩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们,“王子不允许渔船出海,也不让海那边的人过来,因为他们都是海盗。”

他的眼睛瞪得溜圆,“你们不是海盗吧?”

“什么?我们怎么可能是!”上鸣又想要撸袖子。

小孩哇哇大叫着:“你又要打我,你还说你不是!”

“好了好了都安静点。”

“我们不是坏人,小家伙你能搞来一些吃的吗?我肚子饿了。”芦户三奈笑的委婉,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特意靠前走了一步。

出水洸汰忍不住后退,脸皮有些红,眼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他嗫嚅道:“我不能再从家里偷东西啦,爸爸妈妈回来后会杀了我的,不过我知道哪里有好吃的。”说着就咽了咽口水。

“到这边来。”

小孩七歪八扭的把他们领上一条路,他个子不高,在林间活动跟个小猴子一样风风火火。

他们绕过数棵需要多人合抱的粗壮树木,浓密的树冠如乌云盖顶,小孩抓住粗壮的藤蔓一荡就是几米远,一边向前跑着一边回头催促:“快一点跟上,这里很容易迷路的。”

四条来自深海的鱼正看的眼花缭乱,听闻连忙跟上了脚步。

眼前的地面出现了多个大窟窿,小孩在一个洞前停住了脚,回过头看跟在后面的几人跑的脸不红气不喘,目光中隐隐多了些钦佩。

“烤兔子,吃过没?”小孩的目光闪的发亮。

兔子——这个词让四位食肉动物莫名兴奋了起来,他们一致的摇了摇头。

“你们不要乱动啊,让我找找之前挖的陷阱。”他小心的顺着地上那些大洞的边缘走着。

小孩爆发出了一阵兴奋的大笑。

“这个陷阱里抓了整整三只呢。”他抓住兔子的后颈提上一只毛茸茸的雪球。

“好可爱!”芦户三奈尖叫道。“洸汰,这个好吃吗?”

小孩长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

“我还以为你会说好可爱我们放了它吧。”

“不不,这怎么可能。”芦户三奈在小孩的头上揉搓了一把,“别废话,快做吧。”

在一条小溪边小孩熟练的完成了一系列在鱼类看起来非常高难度的技术活——处死、剥皮、去内脏。出水洸汰指挥切岛折了几根结实的树杈把兔子插了起来,又让濑吕和上鸣一起去找一些干燥的树枝来生火,芦户倒是跃跃欲试想要帮忙,但被小孩阻止了。

“你跟在我身边就好。”小孩一本正经的说。

当兔肉烤成了黄金般的色泽开始滋滋冒油的时候,在场的四位都有些坐不住了。出水洸汰老练的撒上一些混合着芬芳香叶的盐巴,小心翼翼的扯下一条兔腿给了芦户三奈。

“小心烫。”

五个人,四条兔腿,最后他毫不犹豫的把兔头分给了上鸣电气。

即便是这样连啃了三个兔头的上鸣还是很开心。

 

不知不觉日头西移,暮色将近。出水洸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我该回去了,一会爸爸妈妈也要回来了。”

“你明天还在这里吗?”最后的这句话是他单独问向芦户的。

“那要看你会不会做别的好吃的了。”粉皮肤的女子眨了眨眼,表情有些无辜。

“我还会烤鱼的!很好吃的!”小孩连忙表功。

“鱼我们经常吃的,我觉得还是生吃比较好,烤熟了的味道不敢想象。”上鸣硬是插了进来接了一句,表情十分不客气。

“你要下山就抓紧,我们之后还有事——”

一声剧烈的轰鸣像是直接在他们背后炸响,树林间的鸟儿扑棱棱的飞起,体重最轻的出水洸汰差点直接摔到在地,而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又是一声巨响接踵而至。

十八声震天动地的响声过后,从丛林跑出来的五人如被五雷轰顶,陷入了惶惶然不知所措中。

以留青村为中心的集合村落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房屋、良田、树木之上腾起的黑烟如柱,大火化作凶兽张开狰狞巨口,吞噬着眼前的一切。

漫天火焰,如山如海!

出水洸汰哇的大哭出声,疯了一般朝着山下跑去。

“等等!拦住他!”切岛大吼一声,“不能下去送死!”

“什么人在那边?”

伴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有人朝着这条路的方向移动而至。

切岛转过身深吸一口气,“你们把小孩保护好,这边有我。”

“大哥我陪你。”濑吕并肩站在切岛旁边,看向上鸣的那一眼蕴含着嘱托。

上鸣,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和三奈啊。

 

“洸汰你不能过去!”滔天的火舌近距离炙烤着,照亮了出水洸汰脸上的两道水痕。

深海种族对火和高温的畏惧依旧刻在骨子里,两条刚刚转换不久的鱼在远处徘徊,有些焦急的大喊着。

爸爸......妈妈......

小男孩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隔着泪眼看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这一切都让人措手不及,连做个心理准备的机会都没有。十八声巨响过后,世界塌了,他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隔着火光和烈焰他看不清楚自己的家,是一个小小的院落,早晨他偷偷跑回去拿了几件衣服,但也仅此而已,是最后一面。

院角的花开着,他之前在水缸内养了一条金鱼。

他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记在心中。

“和我们走吧。”芦户三奈将小孩抱了起来,替他擦了擦泪水,丝毫不介意小孩脸上眼泪鼻涕混在一起,脸被呛人的烟雾熏得黝黑。

“嗯。”出水洸汰的嗓音颤抖着,压下了满腔的悲伤。

“我们会和你一起找出这一切的凶手。”

未经天灾突遭人祸,当他们以人类的角度见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屠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后,人类小男孩的悲切轻易的就感染了这几位海洋霸主。四人避无可避的就回忆起了当初他们叱咤大海无聊时做的游戏。

大抵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

——问心有愧。

上鸣和芦户已经在当初他们上岸的那片沙滩上徘徊了很久,切岛和濑吕姗姗来迟,呼吸十分急促但万幸没有受伤。

“大哥二哥还好你们没事!”

“事不宜迟,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小孩,你之前说这里有一位王子对吗?要怎么去找他?”

出水洸汰揉了揉哭肿的眼睛,声音沙哑。

“一直朝东走就能到王城。”

切岛将小孩从芦户的怀中接了过来。

“从现在开始我们三个轮流背他,我们一路避过人多的地方,尽早赶到王城。”

 

“人抓到了吗?”商人义烂的脸上没什么波动。

“回大人,没有。”家仆中的一位恭谨的跪倒在地,“其中有一个男人大有古怪,身上像是练了什么硬功刀枪不入,再加上另一个配合格外默契,最后让他们两个跑了。”

“两只小老鼠吗?派人画下他们的相貌,在各商铺之间传换画像。”

商人的目光温柔的在并排的六架火炮滑过,像是抚摸情人的手。

“真可惜啊,这些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不过看上去效果还不错,如果能研制出能持续使用的火炮就好了。”

“通知志村转弧,这是一份小小的回礼,之前有一次他的船搭救过我们运送奴隶的船只,这次就算还清了人情,下次可没这么容易冒着得罪一国的风险为他做事。”

“只有金钱才是永恒不变的话题,我们对人命可是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

他点燃了手中的烟斗,烟雾袅袅溢散于空气中。

真希望肖恩没死啊,那个布防图他是真的想要。

男人对着训练有素的家仆招了招手,青衣甲士迅速列成两队。

“把这处理掉,我们下山看看。”

 

“一群废物!”

爆豪胜己正坐在殿内主位上大发雷霆,盛怒之下直接摔碎了自己最喜欢的水晶杯,酒液和碎屑洒了一地。

常夏之国的国王身体每况愈下,自从年轻的王子自海边归来后,这样的议事已经持续了一周。

他举起桌面上的一份调查报告大声念道:“留青村的人如同瞬间蒸发一般,同样现场未见首领肖恩的尸首,暂找不到相关有用的证据。”

“这份调查报告是谁写的?村落集合点加上守军近千人凭空消失?简直一派胡言!”

轰焦冻站在爆豪胜己的身后轻轻揉了他的肩膀两下,他暂时凭借侍童的身份待在爆豪胜己身边,出入大殿并未引起外人的怀疑。

大殿内其他臣属面面相觑,关键之时绿谷出久主动上前一步。

“殿下息怒,当务之急是弥补留青村的海防缺口,此处异常可留待日后慢慢查案。臣推荐涡轮家族的饭田小将军饭田天哉,关键时刻可堪大用。”

“此次事件发生诡异,海界被锁敌人多半来自内地,若不顺藤摸瓜拔出此暗线,难保日后不会再次出此等状况。饭田小将军可以出任,但这个调查的人选——”

“臣甘愿前往。”

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的目光在空中激烈的对撞了一下。

王子殿下挑了挑眉。

——废久你什么意思?

绿谷出久笑的极为恭敬。

——小胜作为储君还是留在这里镇守王都更合适。

王子殿下冷笑一声。

“不必劳烦爱卿,此事交由饭田小将军一并负责。原王宫禁卫军统领肖恩因公去世,其家眷接入王城的后续事宜这两日办好,无事就可以退下了。”

百官告退之后殿内就剩了个绿谷出久,王子半抬眼皮,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小胜收了个新的仆从?是原来的人不够好用吗?”

他私底下观察了这个新侍童很久,能有旁听议事的机会看来这人在小胜心中地位不低。常夏未来储君身边突然出现的人值得他探查一番,所以特意选了今日在面前提了提。

只是这双异色瞳,总让他想起一些旧事。

“怎么,你有意见?”爆豪胜己脸上一副懒散的样子,心中的警惕却并没有少半分。上次绿谷出久以命相挟逼得他不得不退步,而这次他不打算退让半分。

但还是不让他发现为好。

“我没有,只是出于小胜的安全考虑,必要的询问是......”

“真是多谢你了,”爆豪胜己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还有,我父亲身体好的很,还没到我继位的时候,不用你操没用的心。”

“小胜不要总是误解我的意思啊,我绝对没有任何对陛下健康状况的猜测——”

看着绿谷出久急赤白脸的辩白爆豪胜己忽然心情很好,感觉总算是扳回了一局。

“行了行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闲聊了。”他一转身从后门走出了大殿,轰焦冻低垂着眼跟在了身后,也是一同走了。

 

在湖心亭内轰焦冻铺开白纸写下了几行娟秀的字。

古人云:字如其人,轰焦冻的字未经过多雕琢就同他的样貌一样秀丽。笔触光滑,力道适中,当真是非常好看。

他犹豫了一会提笔写道。

“胜己,绿谷对你是什么感情?”

“废久吗?他就是一个隐形的控制狂,到现在他自己都没发现,一心逼着我成为他心目中理想的人,虽然我本来就想成为那样的人。但被人按头的感觉肯定不怎么好,所以我俩见面聊几句就会吵个天翻地覆。”

轰焦冻又提笔写下几句话。

“但他对你很好,什么事情都肯为你着想。”

“这倒是没错,那小子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我从未怀疑过他的忠诚,并且我也需要他。”

“你们认识的时间更长。”

“这也没错,我俩出生后就混在一块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想斩都斩不断。”

美人鱼停笔不动了,爆豪胜己察觉到他的失落主动把人揽了过来。

“怎么了,吃醋啦?”他有些轻佻的挑起轰焦冻的下巴,动作不像个一国之君该有的样子,倒像是市集上调戏小姑娘的无赖。

轰焦冻拍开他的手,郑重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爆豪胜己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

“别怕,我只喜欢你一个。”

王子的神色坦荡,灼热视线紧紧地注视着坐在他身边的人。

他把轰焦冻拉的更近一些,贴着他的耳边极小声的低语道:“我没什么不敢承认的,再说......我都让你上了,你还要我怎么证明喜欢你,我以前也从没找过别人。”

日光下王子的面颊有些泛红,但不闪不躲地盯着那张俊秀的脸猛看。

轰焦冻笑了。

是呢,他还需要担忧什么,他们会永远相爱。

于是两人在亭中接吻。

此时距离轰焦冻上岸已有一个月零十三天,距离六个月的限期还剩四个月余。

 

“洸汰,你感觉怎么样?”芦户三奈伸出手摸了摸小男孩的额头,脸上写着心疼。

在一路连续赶路的折腾下,加上一直未能缓解的巨大精神打击让出水洸汰陷入了连绵的高烧中。他们一行人一直刻意避开大路和城镇,生活在海里的鱼对人类的草药又不熟悉,此时此刻只能勉强用冷水降温。

小孩挤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三奈,我没事。”

上鸣电气扁了扁嘴,有些憋屈的说道:“看你病的厉害就不计较你又占三姐便宜的事情了。”

他挥了挥拳头,眉头紧皱着。

“所以你倒是快点好起来啊。”

“我们变更行程,朝着城镇的方向走。”切岛紧了紧手臂,让出水洸汰以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小孩连着三天吃了吐、吐了吃,蜡黄的小脸让他们心疼到不行,现在无依无靠的他们都隐隐的把他当作弟弟看待。

很快就会好的!四人对视了一眼,沿着道路的分岔口朝着更繁华的那端走去。

进入城镇之后几人直奔药馆,没想到在店门口被一群陌生人拦住了。

“拿下他们。”带头的男人挥了挥手。


TBC.


今天一天写完了两天的任务!开心!

 
评论(11)
 
热度(63)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