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带着面具的请走开,店铺打烊休息啦

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啊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13

DAY43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这一整章的名字不藏着了,直接亮出来,大幕拉开,战争在即

#派阀还差一人


第一章 涛声依旧

第二章 相见时难

第三章 黑恶势力

上鸣电气又瞒着他的义兄义姐来到了当初轰焦冻消失的那个地方。

对于美人鱼莫名消失这件事他抱有极大的意见,电鳐的尾巴滋滋响着,抽打在经过的每一块石头上。

轰焦冻之后也一直没有出现,他笃定那条鱼肯定还是躲在这里的什么地方。

他绕着残址兜了几圈,水波抚过电鳐流线型的身体,金黄的鱼身于深色的海水中翻滚而过。

这里完全不像是曾经发生过凶兆的地点。砂砾之下没有骸骨,如果说有一丁点的不同寻常也体现在海神宫殿的遗址过分的安静上。看来上次是多半是心理原因作祟,他们真不该跑的那么快的。

上鸣沿着雕刻无数海族图样的高大石柱游了一周,轻而易举的找到了石柱上的那一只电鳐,对着他扭了扭身体。

年轻的鱼有些洋洋得意,他觉得自己和老祖宗长的是真像,完美的继承了先祖的遗志的自己一定可以带领电鳐一族重回海族巅峰。

他打了个饱嗝。早上心情大好吃的有些撑,这个时候一阵阵的犯困。眼看这方圆百里也没什么鱼经过,打算就地在这里休息一会。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没心没肺的电鳐对着石柱做起了美梦,在梦中他君临大海,他的大哥切岛负责给他准备充足的食物,所有的美人鱼都是他的舞姬。

他要让那个轰焦冻穿上海草做的裙子,在梦中上鸣忍不住偷笑了两声,陷入了更深层次的睡眠。

他静静浮在水中,一动不动了。

扭曲的金色光线架构的一扇光门恍若有灵智一般显形,有些不甘心的把那条呼呼大睡的鱼揪着尾巴拖了进去。

谁让这条鱼误打误撞的通过了海神的门槛呢?

要想见到真正的神殿需要有一颗澄净通透的心,哪怕有一点点的对神殿中宝藏的欲望都会被自动划在不合格那列。

而上鸣电气另辟蹊径,是第一条不怕死敢在这里睡觉的鱼,当他的大脑彻底放空的时候海神定下的规矩也认可了他的进入。

虽然有些勉强就是了。

 

从美梦中清醒过来的鱼睁开眼的那一刻差点嚎出来。

一颗颗高大的白珊瑚构成的一片海底森林通向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一束不灭的金光照耀在高大的王座之上。

这......这难道是......

真正的海神宫殿?!

哈哈不愧是我,上鸣有些沾沾自喜,带电的长尾甩的飞快,兴奋的在这片区域游来游去。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真的成功的进入了海神的神殿,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海神留给他的宝藏是什么了。

等等——有什么不对。

被芦户三奈称为小傻子的鱼难得的精明了一次。

如果说轰焦冻也进来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在这里。

他小心翼翼的贴着珊瑚的根部向前游去,不知道此时有一团金光正一步不落的跟在他后面,观察他的举动。

上鸣沿着神殿的外围游了一周后倒是什么都没发现,左顾右盼之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极为陌生的声音。

受到惊吓的黄金电鳐没忍住将体内储存的电量全部释放了出去,却被那个金色的光团轻易化解了。

“你是谁!”上鸣壮胆一般先一步大吼出声,声音震天,甚至传来了一阵阵的回音。

“我是神殿的守卫者。”Allmight倒是被他吓了一跳,连金光都收敛了几分。三秒钟后神明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不太对,大声清了清嗓子。

“你为何会出现在海神的神殿?”

上鸣滴溜溜转了转眼珠。

“我......我是来找朋友的。”

“轰焦冻,一条尾巴这么大的美人鱼。”他朝着神明比划了下范围,“您见过他没?”

他朝着那个金色的光源拼命眨眼。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Allmight的语气中透着玄妙,倒也不隐瞒直接将实情直接说出。

“他已经走了。”

上鸣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他赶忙追问了一句:“那他去了哪里?”

Allmight指了指头顶,“他不在这片海洋里了。”

“他去了陆地。”

 

上鸣电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当切岛、濑吕和芦户找到他的时候鱼还恍惚着。

濑吕用他其中的一条又粗又长的手臂狠狠的怼了上鸣一下,“老四,醒醒!”

这一下总算把他打醒了。

看着围着他的三张熟悉的面孔,黄金电鳐一脸的不可置信,话语如同连珠炮般噼里啪啦的从嘴中吐了出来。

什么他进入了神殿、遇到了神明、美人鱼长出了腿上了岸。

这个过程一丝一毫的隐瞒都没有。

三条鱼静静的听着,表情越来越激动,互相对望一眼后由大哥切岛开了这个口。

鲨鱼的声音低沉,目光坚定。

“老四,再带我们去一次那个地方。”

一瞬间电鳐的眼神变的极为警惕,“你们要干嘛?”

他来回扫了三条鱼好几遍,飞速的倒退了好几米远。

“你们要搞事。”他肯定的说。

当他再次被团团围住的时候上鸣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在他们这个团体能说的算的,从来都不是他。

可怜的电鳐被濑吕的触手捆的死紧,一路上都能听到他哼哼唧唧的喊声。

“放开我!”

“我不要去陆地......”

“你们这是强买强卖!”

“大哥二哥三姐......我不要上岸啊呜呜呜......”

“别闹了,放你自己在海里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芦户三奈瞪了他一眼,“我们去哪你就得去哪。”

上鸣整条鱼都蔫了,什么一统海洋的梦想在现实面前全都化作了泡沫,他头上压着三座大山,让他根本没法抵抗。

当金黄的光门于同天之内将四条鱼再次纳入的时候,他们或多或少的意识到——一场未知的旅途已经正式拉开了帷幕,让深海的种族在畏惧的同时心怀着无限的期待。

 

“你们四个都想要上岸吗?”神明的声音透着犹豫,“给我个合适的理由。”

鲨鱼切岛恭敬的用海洋生物的方式施了一礼,“神明大人,百年前的这片海域曾经发生过一场惊世骇俗的死斗,我知道这一定瞒不过您。我的兄长是百年前的那场暴动的亲身经历者,当初他遍体鳞伤的回到鲨鱼族的领地,将在这场暴动中的一些见闻都将给了我听。”

“其中有关于海神的宝藏这点让我的兄长一直信以为真,到死都未曾忘记。”

其他三鱼听了切岛的剖白后面面相觑,得到了鲨鱼一个蕴含着痛苦的眼神。

那双血色眼眸中的歉意和痛苦一样多。

濑吕拍了拍鲨鱼的鳍,未出言打断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鲨鱼正身面对神明,语调昂扬。“海神的宝藏的真相——传说海神会赐予所有愿意上岸的种族一个机会,我的兄长一直确信这点,现在我想要代他实现这个梦想。”

“请您成全。”

Allmight沉默了会,金色光团猛地飞向了殿中的另外三个,询问道:“你们也是一样?”

“我们和大哥虽原因不完全一样,也不如大哥对整件事了解的透彻,但肩负着未尽的遗志这点是完全相同的。”濑吕和芦户对视后神色坚定的点点头。

“我要跟他们一起去。”上鸣也连忙跟了一句,抖了抖尾巴。

“真是的,一开始说清楚多好,你们一个个都藏着掖着的,要不我也不会不想去嘛。”最后的嘟囔声很低,但在场的几位都听得清清楚楚。

“很好。六个月后,欢迎在大海中再次见到你们。”

温热的水流环绕而上,金光爆闪过后有奇妙的能力注入进躯体,四条鱼被各自包裹在密不透风的水茧中。Allmight动用法力将四条鱼——不,现在应该是四个人送往一处沙滩。

“愿你们都能平安归来。”神明喃喃自语道。

此时距离轰焦冻上岸后刚好隔了一整月,海洋生物的这番动作的后果不好预知,连带常夏之国和海盗间的局势也有些变的不明朗了起来。

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以留青村为中心的村落集合点的首领隶属王宫禁卫军,是统领中的一位,带领手下小队奉王子手令驻扎于此处镇守一方海域。

此时他的会客室中坐着一位自称是来自遥远之地的商人,从陆地上过来的,之前和村中的渔民打过交道,确实手中有些珍稀的小玩意。

商人将面前的珍宝又往首领面前推了推。

“首领如果看不上,在我的权限范围这些东西还可以再加一倍。”义烂抬了抬自己鼻梁上架着的单片镜。

“只要首领的一个点头,和一份关于此次布防调整的详细图纸。”

“你是海盗的人?”首领肖恩噌地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剑,将其横在了商人的脖子上。

“不不不,我只是个做生意的。”男人将手举在头侧,“听说这份东西很贵?可是有不少人指望着这个发一笔财呢。”

男人的神色坦然到令人生厌的程度,“就算您不说,可总有人会说的,您没有立刻杀了我,在我看来就是价格出的不够高的缘故。”

“明天我会再来和首领商谈一次的,没必要今天就撕破脸吧。”男人的手指在剑上弹了一记,面朝首领后退了几步,反手打开了房门。

“桌上的礼物就当订金送给您了。”他敏捷的一转身离开了会客室,在肖恩反应过来之前抢先离开了。

脸色煞白的首领一屁股坐回了椅子,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

该死!



TBC.


 
评论(18)
 
热度(82)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