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待我能写出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就去和luna女神表白( •̥́ ˍ •̀ू )

不讨厌白嫖,但拒绝出于古怪心理作祟的白嫖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11

DAY41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终于到了误会解除的部分

#咔酱无需说那句对不起,他会用行动表示

前文链接

一怒之下的一鞭之力能强到什么程度?

被抽倒在地的那人背部的衣衫顷刻间四分五裂,象牙一般洁白的肌肤上一道鞭痕一路从肩胛延伸到臀部,鲜血瞬间染红了残存的衣物。

在那一刻轰焦冻差点晕了过去,疼痛又在下一秒让他清醒。他刚刚也许控制不住地喊了出来也许没有,但不管怎样都不会有任何人听到。马鞭击打在皮肉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鞭鸣,嵌进皮肉又带着血液迅速抽离,他的额头紧贴着地面,从口中呕出的鲜血在地面上积成了一滩。

整个背部仿佛被一只海蛇在啃咬,又像在经历业火的灼烧。

美人鱼的双手抓握了满手的黄土,有些飞灰沾在了脸上,混和汗水成了一道道的泥浆,把那张俊美的面容弄的狼狈不堪,低到了尘埃里。

他再也爬不起来了,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嘶喊着罢工,强行激发的潜能已经彻底用尽,如今和刀俎上的鱼肉一样并无分别。

承载着Allmight和他所有努力的上岸失败了——即使他获得了海神大人的慷慨,他依旧没有成功遇见那个人,死后也无法回归海神的怀抱。

泪水在面颊上冲出了两道清晰的痕迹。

逃掉、去海边,是脑海中残存的短暂指令。

我只是想再见他一次啊。

轰焦冻手臂的青筋肉眼可见,伴随肌肉一同鼓起,肩膀抖动如同风中残烛,头部扬成了一道脆弱的曲线,仍旧挣扎着试图再度站起来。

脚步声靠近了,一双马靴出现在他面前,鞭子拖在那人身后。

“还要逃吗?”

熟悉声音猝不及防冲入耳膜,有什么东西托起了他的下颌。

时间在那个瞬间停住了。

他看到了一张故人的脸,金发璀璨如同曦光,红瞳迫人犹如烈阳,轰焦冻的嘴唇颤抖着,像是打了强心剂一般手脚并由的抱住眼前那人的脚踝,在衣服上留下了几个明显的手指印。

他默默流着泪,终于支撑不住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昏了过去。

 

爆豪胜己保持一个姿势站立在原地,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中了一般。

他似乎在倒在地上的海盗身上看到了一双相似的眼,一蓝一黑的异色双瞳。

这一定是幻觉。

他的美人鱼早已回归了大海,这辈子不可能再见到了。

相似的双眼又能如何?相似的面容又能如何?大陆上的人口千千万万,难保不会有一朵相似的花出现。

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一切都不过是替代品而已。

他打算抽出那条被抱住的腿,不知道趴在地上那人从哪里来的力气,挣了两下后竟然完全没起到效果。

“殿下请宽恕护驾来迟!”匆匆赶来的士兵站成一排,将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子给自己的亲卫示意道:“拉开他。”

他的目光勾勒过躺在地上的那人的背部,神色变得有些犹豫,又逐渐坚定了下来。

王子的披风在风中狂舞,头也不回的走了。

话语顺着风声传来。

“看紧点,别让他再跑掉。”

“也别让他死了。”

 

轰焦冻是被活活疼醒的。

他趴在一片稻草上,背部的伤口经过了一些简单的处理,基本控制住了流血。

在他头的左侧摆着一些简单的吃食。

伸出手的这个动作牵动了后背的肌肉,美人鱼冒着冷汗咬着牙,艰难的把馒头拿了起来。又眼看着馒头咕噜噜的滚到了稻草上。

已经虚弱成了这个样子吗?

手没办法一直保持用力,那就只好暂时不用手了。

也许这样还更加方便,美人鱼这样想着,把头凑了过去,不顾及形象的大口啃着,美人鱼的礼仪和教养全都抛在了脑后。

一小块冰冷的馒头碎屑呛进了轰焦冻的气管,他撕心裂肺的咳嗽着,眼眶红成了一片。

应该要开心一点,他遇到了自己思念的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吗?

他真的一点都不难过。

“如果他忘记了你怎么办?如果他转头拥抱了别人怎么办?”Allmight曾经的警告仿佛就在眼前。

当时还能一副等闲视之的样子,可现如今才发现他根本做不成自己。

泪水打湿的馒头变的容易入口起来,轰焦冻重重地咬在上面,将剩下的部分都吞进了肚子。

他需要体力,他必须活下去。

 

“别装死了,王子殿下要审你。”传令的士兵的脚尖点了点躺在地面上的那人,看没什么反应强行把人架了起来,带到了爆豪胜己为审讯准备的空室中。

红白发色的人趴在地上,不知是活着还是死了。

受到指令的士兵探了探轰焦冻的鼻息,对坐在主位的爆豪胜己点了点头。

“抬起头来,我有话要问你。”

声音如同冰水刺激的轰焦冻立刻睁开了眼睛,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王子殿下不动声色的挪开了眼,问道:“你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村子,对吗?”

轰焦冻极其缓慢的点了点头。

“你的笔录中有提到过在深夜遇到了一名带着斗笠的男子,关于他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轰焦冻定定地看着室内一脸严肃的那个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

轰焦冻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默不作声地盯着爆豪胜己看。

“你不想说出来又想告诉我?你要亲自带路吗?”

轰焦冻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哀伤。

即便他如今不能说话也没有被认出来,可是在沟通过程中他喜欢的那个人的理解力并没有减少半分。

一如往昔。

“你这个样子,真的能够站起来吗?”爆豪胜己的语气有些奇异,“我可以找人扶着你。”

轰焦冻坚定地摇了摇头。

他缓慢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用了两分钟的时间挺直了腰杆,纵然伤口崩裂的疼痛让他的额头冒出了涔涔的冷汗。

他一步步朝着门口挪去。

爆豪胜己缓慢的跟在身后,把一切都收进了眼底。

他摆摆手示意身后跟着的士兵退至百米外,这个“海盗”的执着有些让他感动了。

他想看看那人到底要做些什么。

轰焦冻沿着村中的主干道向前走着,路过一家渔民的门口略微停了下来,爆豪胜己没有打搅他,看着视野中的那人吃力地拎起一个用来装鱼的铁桶,桶中还蹦跶着几条小黄鱼。

轰焦冻低头看了看,将铁桶拖在了身后,蹒跚地向着前方挪去。

走在前面的人速度越来越慢,时不时地停下来喘上一阵子,爆豪胜己跟在身后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按捺住内心中的不耐烦,四顾后意识到这根本不是在那天笔录中提到的路。

想耍花招?

他连连地冷笑。

何必要费力不讨好,弄这种一看就会戳穿的伎俩。

 

轰焦冻喘息着走到了村落的中央。当初他在这附近的一方清澈水潭中看到了自己面容的改变,又无意间沾惹上了不相干的案件,饿着肚子被关了数天。

美人鱼对于人类的了解实在是少之又少,轰焦冻承认这点让他吃了大亏。

可如果没有遇到这些,他也不会知道那么多有关于他喜欢的人的信息。

那人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爆豪胜己,还是位尊贵的王子,如今正站在自己背后。

他只是没有认出我。

我会让你回忆起来的,轰焦冻拎着一尾小鱼在爆豪胜己诧异的目光中跳入水中,水花差点溅到立在池边的人的身上。

爆豪胜己眼睁睁的看着鲜血绕着一点晕开染红了周围的一圈池水,水中红白发色的那人恍若没事一般闭上了双眼。

心脏为何跳动的如此剧烈?像是要冲破数根骨头的阻拦,此情此景恍如一场久别后的重逢。

王子僵在了原地,脸色一下变的刷白,双手不知不觉已经握紧了。

他在心中对着海神祷告。

哪怕是任何人都好,只要不是你。

水中那人将手臂朝着岸边高高举起,正如他们当初交流时爆豪胜己做的那样,传递着相似的情绪,寄托了全部的希望,指尖因期盼而颤抖。

他朝着岸边隐约的做了个口型。

Katsuki。

胜己。

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吧,我的爱人。

再一次的爱上我吧,我的爱人。

 

爆豪胜己嘴唇颤抖着,一屁股坐在池边的地面上。

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清楚的说明,曾经的记忆破开了封印的一角,连续敲打着大脑,带来了强烈的不真实感。

海神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要怎样才能接受如此沉重的打击——他长久以来思念的人一直在离他这么近的位置,被他误会着、无视着、暴力对待着。

他无法说话、不会用笔,一切都因为他曾经是一条美人鱼啊。

愧疚如山崩海啸般铺天盖地,他无比痛恨这样的久别重逢。

伤他最深的,到底还是自己。

当初施加的痛苦终于百倍般回馈了回来,泪水模糊了王子的双眼,他快要看不清那个人了。

王子跨入水潭将水中的人抱上了岸,抢过依旧紧握在美人鱼手中的那条鱼,将人小心地放在了池边。

那句对不起太沉重,梗在心上,说不出来。

只好变相的在心中立下一个誓言——

余生绝不再为你向任何人妥协。

他躬下身子将失血过多而脸色发白的人背在了背上,迎着亲卫与过往村民惊异的目光朝着自己的居所走去。

对不起我的爱人,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了。

TBC.

下章估计就上高速了,野外预警

 
评论(22)
 
热度(86)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