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10

DAY40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误会就这样产生了

前文链接

爆豪胜己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王子腾地一声从临时住所的床上跳了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前一片湿冷。

他反手撩起刘海,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侍女细声细气地在门外回答道:“回殿下,天还没亮。”

他又重新倒回了床上。

是这个月第几次了?梦境中睁睁地看着那条白发的美人鱼死在面前,胸前开了个碗大的血口,身体在不知多少鱼类的围攻下支离破碎,深红色的尾巴断为两截。

这只是个梦,爆豪胜己试图安慰自己。

心中有个模糊的声音响起,虽然是梦境,但不代表这完全不可能发生对吗?

你其实心里明明知道这是你最大的恐惧,对吗?

你闭嘴!他冲着那个声音反驳道。

爆豪胜己侧着身体蜷在床上压住心脏,抵抗胸口传来的一阵阵令人窒息的闷痛。

他清楚原因。

大概是分别时执念太过强烈所致,从指缝间溢出鲜血的记忆太过惨烈,美人鱼一甩鱼尾回归大海,塞给了他一片连着皮带着血的鳞片。

握在手心中的时候甚至带着体温,像是一部分的肢体。

没错,鳞片可不就是他的一部分肢体。

告诉我,你不会在大海中死掉的,好吗?

他有些烦躁地揪住头发。

如果人类不需要休息、太阳永不落山,爆豪胜己确信自己可以连续工作下去,这样就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冒出不切实际的幻想,牵扯出过往剪不断理还乱的回忆,让人陷落在情绪的黑洞之中不能自拔。

如果当时我可以强大到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我们有没有可能——

在一起?

人类总喜欢在失去之后开始假设。

可是世界上不存在时光机这一种东西,也没有强大到可以修改过去的秘术法师。

海边那段最难以启齿的回忆是对命运妥协的王子对过往的悼念,是一块独属于他的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

爆豪胜己一直睁着眼直到天色大亮。

如今他和绿谷出久亲自走访常夏沿海的渔村,对搬迁力度不够的加以劝说和监督,在村落的聚集点布下兵力。

监督渔村整体搬迁不是件容易的活,尤其是在颁布禁海令之后,渔民怨气冲天,对王室的不满达到了顶峰,解决这一系列的事情着实花了不少心思。也多亏有绿谷出久在一旁支援,刚柔并济双管齐下,搬迁的进度正逐渐朝着原定计划的时间靠拢。

早饭过后绿谷出久牵着马来到爆豪胜己的面前。

“小胜,就按昨天说定的我先回王城报告情况了。”

爆豪胜己点了点头。

“小胜那这边要辛苦你一个人了。”绿谷出久小心的瞧了一眼爆豪胜己的脸色,王子表情和平日并没有什么分别,依旧在晨间的阳光中进行指挥工作。

他现在很难读懂爆豪胜己的情绪。王子的喜怒不形于色,倒真有些一国之君的风范。

那件事到底也算是掀过一页了,除了他没有人知道会知道这段宫廷秘史——那段荒唐的、有悖人伦的人与鱼的感情被彻底扼杀在摇篮,不再有隐患了。

绿谷出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想做那个人,却又不得不成了罪人。

还好小胜不像是有事的样子,那个如同昙花一现的美人鱼也顺利回归了大海。

他打马朝着王都的方向疾驰而去。

 

爆豪胜己正在研究沿海的布防图,目前海盗的骚扰被有效控制住了,他对战局的发展还算满意。

依照之前他和绿谷出久商讨的计策,村与村之间的兵力驻守人数不定期的进行更换,在迷惑敌人方面是一颗极好的烟雾弹。

而下一次的布防调整也要在这几天定下来了,绝不能让志村转弧摸清其中的规律。

思考中的王子忽然听到门上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

爆豪胜己放下了手中的笔。

“进。”

亲卫中的一位士兵推门而入。

负责村落传讯的士兵拱了拱手,汇报道刚刚传来的突发情况:“殿下,尖沙砠附近传音过来说抓到一名身份不明的嫌疑犯,疑似身份为海盗,正等待王子殿下发落。”

“海盗?”爆豪胜己将图纸收在了怀中,表情极为专注。

“消息属实?”

“回殿下,信件没有外人启封过的痕迹,加盖的是村与村之间专属的联络印记,因此可确信消息属实。”

“好,吩咐下去备马,你带上一队人跟我来。”

 

尖沙砠村长在村口恭迎王子殿下一行人的到来。

落座后爆豪胜己仔细听完村长对当日事件的转述,眉间的“井”字越刻越深。

换句话说,这个海盗的身份值得推敲,村中认定凶手更多还是建立在陌生人这三个字上。

好巧不巧的这个嫌犯不能说话又无法提供任何证据,更是加大了村长对他的怀疑。

但这种定罪方式是否真的合理?

常夏延续百年的法律体系都建立在人性本恶的基础。这种情况可以体谅——常夏立国不易海盗横生,因此严刑峻法,通过法律的威慑教化万民。

但出现的弊病无法当作视而不见。

常夏历年的法律年鉴中曾经出现过这么一起案例——村长认定了男子甲绑架了幼童乙,且甲无法证明乙失踪的时间自己和其他人在一起,他的的确确在那时出现在了乙的家中。经过了长久的审讯过程后,甲终于承认自己为绑架杀人凶手,后被判处火刑。

而可笑的是幼童乙于半月后归来,小孩在林间迷路遇到了熊,经历万险逃得一命,所谓的绑架与谋杀自然不告而破,甲当判无罪。

所谓犯罪根本与甲无关,他只是意志不坚定而已,为了免去审讯中的巨大精神压力配合做出了审讯者及其他人想要得到的结果。

如今又一次出现了这种情况——一名无法自证的嫌疑人。

爆豪胜己看着记录纸上犯人潦草凌乱的涂画,那张因为失声不得不进行用笔代为表达的产物,心中无法平静下来。

今年是常夏最动荡的一年,外患未解内忧又至,这时推动法律改革可以说是有心无力。

可难道要让当年的冤屈再次出现吗?

他沉下心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吩咐下人备好一间空房间,他要再度提审犯人。

 

后山的门再一次打开了,开门的依旧是当初押送上山的队长。

“村长命令我带你过去。”队长打开了拴在轰焦冻脚腕的铁链,“也许你气运未尽,说不好今天事情有可能会出现转机。”

轰焦冻点点头勾起嘴角,笑容如花朵般绽放。

没错,此时此刻就是他的转机。

趁着队长被那个突如其来的笑容分心的机会,轰焦冻一拳击打在来人的鼻梁骨上,用着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甩开扑到他身边的几人,跌跌撞撞的朝着山下跑去。

锁链打开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必须快些离开这里。

“抓住他!”

身后的追兵紧随不舍,轰焦冻脚下的步子有些虚浮,他饿到眼前发黑,天知道刚刚从哪里冒出的力气完成上面一系列逃跑步骤的。

不能停下!

他沿着当初押送上山的记忆向山下奔去,美人鱼左右手的指甲嵌在了手心中,鲜血顺着下唇的齿印流淌,强行依靠疼痛来催动疲惫的身体。

“不能让这个嫌犯跑掉!”

有几人抄了近道在前路进行拦截,轰焦冻重重的抬腿又落下,击倒敌人的同时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像拉风箱一样。

他还可以坚持......必须坚持下去!

 

“怎么这么长的时间嫌犯还没有带到,村长不会是已经把人秘密处决了吧。”爆豪胜己斜撇了一眼站在屋内的老者,说的有些不客气。

屋内被重重推开,一个身影如同旋风一般冲了进来。

“王子殿下、村长!那个......那个关押的犯人刚刚突然发狂打伤了好些兄弟,现在已经快要跑出村外了!”

“什么?”爆豪胜己腾地从座位上站起,“他现在在哪里?”

“刚才他朝着通往海边的那条路去了——”

爆豪胜己一个箭步冲出屋门翻身上马,一鞭重重地抽在马屁股上,枣红色的战马昂头嘶鸣,马蹄在地面上踏起一层浮灰。

他沿着指明的方向跑去。

缰绳在王子的手中握的很紧。

难道他之前的猜测全都是错误的,这个嫌犯真的是一个善于伪装的海盗,在今天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提审的机会就意图逃跑。

看他的逃跑方向,难道说在海边隐藏着海盗的船只?

想到他的公理心是对着十恶不赦的海盗散发的,王子的脸有些扭曲。

志村转弧给他带来了数不清的麻烦,毁掉他的人生梦想,让他不得不对那个最不希望的人选低了头。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放过他的手下。

他对着视野中的那个身影一鞭子抽了上去,逃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仍是挣扎着准备再度站起身。

还真是忠心耿耿。

爆豪胜己跨下战马,向着地上的那个人走了过去,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

“还要逃吗?”

握在右手的鞭柄抬起了那个兀自挣扎的人的脸。

TBC.

咔酱会心疼的,还会被做的很惨,做的嗷嗷叫

安抚下你们

 
评论(25)
 
热度(101)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