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09

DAY39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手哥上线!搞事预警!

前文链接

偏远地区的小酒馆坐着一个带着斗笠的人,来到酒馆中一句话也没说过,就只是坐在远离壁炉的角落默默饮酒。

实际上这家小酒馆的酒是真没什么好喝的,老板有些贪小便宜,每桶麦酒掺两杯水,如果想寻个一醉方休还真是奉劝旅客往别家去。

老板灭掉了酒馆内的几盏灯,有些耐不住寂寞似的主动和那客人攀谈了起来。

“阁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最近日子不太好过?”

那客人笑了笑,有些沙哑的声音从斗笠下的黑暗中传了出来。

“老板这生意不也是一样。”

“嗨,让您见笑了。我这一年十有八九都这样,气氛冷淡些都是正常的。您是做什么的?”

男人昂头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将酒杯哐当一声扔在了桌面。

“我是个屠夫,杀羊的。”

“真是看不出来,我还以为屠夫都是那种比较壮硕的人。”老板在空中比划了一下。

“您这有什么烦恼?跑到小店喝酒解闷,难不成是羊肉卖不出去?”老板试着开了个小玩笑缓解气氛,那客人重重地哼了一声。

“羊肉的销量一直很火爆,只是最近总是遇到一些问题。”男人慢吞吞地说,“落单的羊变少了,羊群外还多了一群恼人的野狗,让我每次去抓羊的时候都吃上些苦头。”

“老板你说,这可叫我怎么办?”

酒馆的老板嘿嘿笑道,“这还不简单,这野狗赶不走的话就给点甜头,驯服了狗之后那羊杀不杀还不是你说的算。”

男人鼓了鼓掌,“哎呀老板可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毕竟杀狗太累了,我想图省心。”

他站起身,走到台前结清了酒钱。

“老板想要跟我一起当屠夫吗?”男人右手的指甲在木质的台面上划过,发出了滋啦滋啦的响声。

“这个还是算了,就像您刚刚说的,我也想图省心。”酒馆老板嗬嗬笑了两声。“您慢走。”

“真可惜啊。”男人看着酒馆老板的那双眼睛,“我还挺喜欢你的。”

他从袖口处甩出了一柄银刀,耳中传来什么轰然倒地的声音,那戴斗笠的男人把摊在柜台上的硬币又收回了衣袖。

“不好意思,我身上只有这点钱。”

男人推开了小酒馆的门,晃晃悠悠地走向那条通往海边的路,嘴里哼着不着调的小曲。

迎面走来的一个黑影脚步有些摇晃,经过他的身边时,不小心碰翻了他头上戴的斗笠。

“没长眼睛吗?”男人气的跳脚,感觉今晚的好心情被彻底破坏了。

月光穿过云层照亮了这条小路。

和男人擦肩而过的那个人有些着急的比划了两下,徒劳的张了张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又摆了摆手,脸上透露着焦急。

“是个哑巴啊。”蓝灰发色的男人上下打量了对面的人一圈,指尖处的银光收敛,弯腰捡起了斗笠。

他有些不屑的哼了声,不愿意继续耽误时间,转身就走了。

月光一并洒在小路中央半红半白发色的人身上。

他朝着那个男人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是轰焦冻上岸的第一天。

有腿的美人鱼昨晚随意找了个避风的角落对付了一宿,天边刚泛出鱼肚白的时候就爬了起来。

他在附近找了个清澈的水潭,在洗漱的时候恍然间意识到自己的面容与从前大不相同。

从前的那头柔软的白发被染成了对半分的红与白,左眼下方三道长短不一的棱线变成了一道圆润的弧,他伸手摸了摸面颊,两道狭长的鳃已经隐去了。

在Allmight的帮助下他终于成功上了岸。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本源受到伤害导致他无法发出声音。

了解、知晓却无法表达。

前方路口围了一大堆的人,把过道堵了个水泄不通,轰焦冻迈开步子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找到那个人类,不过多接触一些信息终归是好的。

甫一靠近就闻到了一股血腥气,白布盖着的轮廓像是一具人类的尸体。

拖动的痕迹延伸到旁边的木屋,门口立着一个大桶,轰焦冻朝着哪个方向吸了吸鼻子,隐隐约约的香醇感觉从木桶中飘了出来。

周围的村民叽叽喳喳的聚到一处议论着。

“老滑头酒馆的店主人就这样莫名死了,早上买酒的人吆喝了半天没看到人,发现的时候身体都凉了。”

“我听说死的还挺惨的,双眼暴突着,是死不瞑目啊。”

“不知道是谁做出这等事情来,我听说村长要逐一排查最近村子里出现的陌生人。”

“太可怕了,我们还是赶紧做完事情就回去吧,最近不太平啊。”

轰焦冻呆立在原地,几秒钟后有些犹豫的俯下身,轻轻把盖在男人脸上的白布掀起了一个角。

男人的喉咙插着一把银色的刀,双手扒在脖颈,似乎是想把刀拔出来。

可惜最后失败了。

一双无声无息的手搭在他的肩膀。

“我可不记得在这个村子里见过你。”

轰焦冻回过头,他的前后左右站满了神色不一的村民。

“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给他纸和笔。”村长皱着眉吩咐了下去。

今天村子里的青壮年从案发现场带回来了一位陌生人,长相很引人注目,连发色也是,只可惜不会说话。

关于此人的来历他必须要问清楚,人命关天的紧要事件绝不能疏忽。

轰焦冻有些别扭的抓起人类的笔,他不知道该怎么用正确,只好五指并拢虚虚攥拳紧握着。

村长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没有说什么。

“那个酒馆的主人是在昨天将近深夜的时候被人谋杀的,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轰焦冻想了想,在纸上画了一条小路,路旁有几棵低矮的树木,他在纸上打了个叉表示自己在这个位置。

村长目光一凛,那正是通向老滑头酒馆的路。

“为什么深夜还在外面闲逛?”

轰焦冻在路的下方画了一片大海,点了点大海示意给村长看。

“你是从海里来的?”

轰焦冻点点头。

“胡说,王子殿下上个月前颁布了禁海令,常夏再无一艘船只可以进入海域!”

“不要试图撒谎。”村长板着一张脸。

他瞪了那个长相俊美的少年几眼,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有些犹豫的问道:“可有人能证明你的话?”

轰焦冻点了点头,他想起自己在小路上撞到的陌生人,费劲地在纸上画了一个头戴斗笠的男人,指了指大海的方向。

“你说有一个人朝着海边去了?”

轰焦冻又点了点头。

“深夜的斗笠人?”

村长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现场可还有其他人?”

轰焦冻摇头。

“小伙子,虽然我老了但也不糊涂。”村长擦了擦眼睛,“你无法证实这个人的存在,你甚至连证明自己的身份都做不到,你昨夜停留的那个位置离酒馆不过百米,深夜、大海、谋杀,我甚至可以认为你是海盗,故意装成失声的人来博取同情。”

“你是村子里从来没有人见过的生面孔,对你怎样的怀疑都不过分。”

轰焦冻握在手中的笔在纸上戳了个洞,而自己恍然未觉。

村长继续说着:“依照常夏的法律,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无罪那你即为有罪,现在还背负着海盗的嫌疑,我会找人把你关押起来等候王族的发落。”

村长招了招手,从门口走进来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

“如果你试着逃跑,我会叫人打断你的腿。”他用眼神对轰焦冻示意道。

 

“你长的挺好看的。”轰焦冻身边的青年轻佻的拍了拍他的脸。“长的就跟小姑娘似的。”

“小杰别闹,这是村长指定的重要犯人。你要有那邪火找别人去,不至于饥不择食对男人下手吧。”领头的男子微有愠色。

“哎队长你不知道,这男人女人也没什么不同,只要有个能插的地,做起来是一样的爽的。”小杰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朝着轰焦冻身上打转。

“听村长说你是个哑巴?是不是真的啊?”

“要不和哥哥我试试,喊不出来就信你是真的。”

“嘻嘻,我会让你喊出来的。”

轰焦冻慢慢的抬起头,一双异色双瞳静静地盯视着那个口出秽语的男子,于从容沉静中带着威严,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怜悯。

从他背后隐隐传来大海的呼啸。

“你给我滚下山去。”带头的队长终于忍不住,“丢够了人没有。”

 

队长打开了门对轰焦冻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里是后山,一向少有人迹,我会看住小杰不让他再来骚扰你。”

他将一条铁链锁在轰焦冻的脚踝。

“等候消息吧,如果村长要杀你,也只能怪你命不好,不该在不合适的时候出现在不合适的地点。”

门在他前面重重地合上,寂寞伴随着饥饿接踵而至。

轰焦冻靠坐在窗边,仰望外界的天色。第四天,这是他断水断粮的第四天。

村子里的人像是忘记了他的存在,把他关在这个废弃的粮仓后就再也没有人出现了。

他只有六个月的时间,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浪费。

那条像是船锚改装的铁链把他困在了房间,这条美人鱼曾仔细地思考过一个问题——如果只剩一条腿用来走路的话,他能不能找到那个人类?

后来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计划。

海神大人,请您帮帮我。

美人鱼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哪怕只让我再见他最后一眼都好。

TBC.

打算让轰轰再吃点苦的,写着的时候竟然心疼了......颜控真是没救了

马上就让你英武不凡威风凛凛的盖世男朋友来救你!

咔酱下章上线!

PS:有罪推定论在06年前我国还应用着……通俗点说就是如果不能证明无罪你就是有罪的,宣传人性本恶观念,之后才逐渐改为了无罪推定,要有证据证明该人有罪,否则他就是无罪的,人性本善

 
评论(21)
 
热度(90)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