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08

DAY38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最大助攻上线!

#人鱼上岸警告

前文点我

“笨蛋,这东西应该还在这里,要不轰焦冻早就转移了,还用的着费心把我们引过来!”

四条鱼瞬间加速冲了过去。

而那条美人鱼突然停止了动作,身躯隐于水波中,在他们眼前消失不见了。

差一点就逮住了那条滑溜的美人鱼却又功亏一篑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四条鱼憋了满腔的怒气但又不敢在这里放肆,毕竟这里是海神曾经的宫殿,就算是虎鲸在这里都要摆出副乖巧的样子。

说是宫殿如今也只剩下一些模糊的痕迹,繁华都在时间的消磨中褪了色,只剩下四根雕刻了无数海族图样的高大石柱稳稳矗立着。

在这片神秘的区域,似乎连海水都放缓了流速。

锲而不舍的四条鱼纷纷拨开深绿色的水藻,翻起褐色的泥土与砂砾,来来回回的在这片水草飘摇的水域寻觅轰焦冻的影子,试图找到那条深红色的大尾巴。

当翻找的四条鱼又一次撞在一起时,心中的震惊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真是邪了门了。”上鸣电气甩了甩尾巴。“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他将诉求的目光投向了切岛,“大哥快让我咬一口你的尾鳍,反正你硬,咬不坏。”

“别傻了,我们也都看到了。”切岛的声音在空旷的水域中隆隆地响,“那个家伙分明就是突然消失的。”

“他肯定有什么问题。”濑吕又习惯性的把身子盘绕在了石头上,他用触手搔了搔痒,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海神是显灵在关键时刻把他救走了?!”

“救走?你向着哪边的......”三道幽幽的目光让章鱼抖了两下。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显灵这两个简简单单的字仿佛带着沉重感,让试图窥探禁忌的海洋霸主们在兴奋的同时心中也冒上了警惕。

毕竟上一次海神显灵的传言牵动了深海多个种族,久不出世的隐居怪物纷纷涌向海神的宫殿,等待他们的却不是来自海神的洗礼,而是凶兆。

随着大量精锐海族的陨落,关于那场暴乱的原因也被埋没了下去。

死亡名单中甚至包括这四位熟悉的兄长与前辈,一并化为了回馈海洋的养分。

“我们还是过两天再来吧。”上鸣左右看了看,“今天感觉海水格外的冰冷。”

四条鱼面面相觑后比着赛一般飞速游走了,谁都不想当落在最后的那个。

 

这四位海洋霸主着实是想多了。

轰焦冻的逃脱确实与海神脱不了干系,不过与所谓的显灵无关,而是他自己幼年间误打误撞发现的玄机。

温暖的水波包裹着美人鱼疲惫的身体,同时安抚着轰焦冻那颗濒临崩溃的心。

他鼻腔有些酸,哽咽道:“本来不想把麻烦带到您这里......”

“嘘——”大殿中一个温厚的声音响起。

“你该好好睡一觉了,等醒过来再和我分享陆地上的故事。”

轰焦冻听话的闭上了眼,暂时将自己从和人类分别的心痛中解脱了出来。如果说这个世界还能有一个地方能给他心灵上的慰藉,也只有是这里了。

他几乎在闭上眼的那刻就沉沉睡了过去。

从真正的神殿台阶下飘来一团金色的光影,无法看清那个家伙的正脸,不过能长久的活动在海神的府邸,他的身份就算不是那位真正驾驭海洋的神明也所差不远。

他这样自称——神殿的守卫者。

而在轰焦冻的口中这人有一个更亲切的名字。

Allmight。

美人鱼的眼中无所不能的神明。

如果有鱼能读懂这位周身的气场,就能发现这位神明看上去不像是很轻松的样子。

手臂轻展,神明的指尖绽出几个光团。于光团中拉伸出了数条丝线连接他和轰焦冻的身体,一些蓬勃的生命力顺着闪亮的条带传递了过去。

在轰焦冻刚刚踏入大殿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美人鱼的变化。

在丝线的操作下胸口的血渐渐止住了。

“你小子真是个痴情种啊,某些程度上你做的要比你父亲更好。”

神明非常人性化的叹息了一声,心中有些淡淡的伤感。

这孩子成年不久就遭遇变故,所幸自己能弥补一些失掉的人鱼精华,虽有些亏损但也不至于无法挽回。

让他在这里休养些时间再放他出去吧。

顺便听一听那孩子的爱情故事,到底是遇上了怎样的人才能失魂落魄成这个样子,连那块代表忠贞的鳞片都一并交付了出去。

 

海域中的生物不可计数,有着超高智慧与坚强神经的美人鱼是大海得天独厚的宠儿,在各种意义上都与叱咤风云的陆地生物——人类有着相似之处。

千百年间美人鱼的族群都秉承一夫一妻制,在漫长的一生中选择一位配偶,在“新婚”之夜受伴侣影响双双进入发//情期,交尾后胸口处的鳞片会自然脱落。

伴侣间相互交换鳞片,如同某种庄重的仪式,同样缔结下一生的盟誓。

“所以你喜欢上了一个人类,还把自己的鳞片给了他?”神明低沉的声音在这方小世界中回荡。

轰焦冻低下了头。

“我能感受到他的情绪,每次那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这里和这里都会不受控制。”他先是指了指心脏,又指了指自己那条深红色的鱼尾。

“虽然我并不能听懂他在说些什么,但是只是这样就已经很开心。”

美人鱼的眼中迸射出强烈的火花,情感如同岩浆一般翻滚。

“想要离他更近,想要近距离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想要了解他的一切,想要同他交流,想要喜欢着他的同时也被他喜欢着。”

“从一开始是他先迈出的第一步,而这次也该由我来主动改变些什么了。”

轰焦冻恭谨地伏低了上半身,“无所不能的Allmight啊,请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神明沉吟片刻后问道:“你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吗?”

“一个月。”

“这一个月心情如何?”

“不想他的时候风平浪静,想起他的时候度日如年。”

“度日如年不应该相当痛苦吗?为什么不放手让自己更快乐?”

“如果他已经忘记了你怎么办?如果他转头拥抱了别人怎么办?”

“那就当作是一个了结吧。”轰焦冻笑了笑,“然后我就像从前一样做自己就好。”

傻孩子,永远不会像以前一样的,当心脏被打上了其他人的符号,喜悦或忧伤又怎能由自己做主?

轰焦冻静静地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看着白发少年俊美的面容,这位温厚的神明不知怎么就联想到了一个词,叫“甜蜜的忧伤”。

他差点被这个词酸倒牙。

不过在一片忧郁的沉静中闪闪发光的异色双瞳倒是像极了穿透了云层的光线,金纱般的阳光卷集着尘埃粒子,让镇守神殿百年的神明有些怀念起了海平面上的日出。

那是一种奇异的景象,用语言无法描述的明媚。

神明的身影在殿堂内消失前传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考虑过后再决定要不要帮你。”

轰焦冻微微勾起嘴角。

“谢谢您。”

Allmight,其实您救了我一命就已经相当于给了我最大的希望。

实在不能向您祈求更多了。

 

神明再次出现是在三天后,带来了对美人鱼的判决。

“你知道对于深海种族来说最难以抗拒的诱惑是什么吗?”

轰焦冻安静的摇了摇头。

“是未知,尤其是在活了数千年之久的老怪物身上更加明显,当他们踏遍了大海中的每一个角落后,就开始垂涎大陆上的风光,虽然海洋的面积近乎于陆地的两倍。”

“海神大人如此仁慈,赐给每位愿意尝试的海族一个踏上陆地的机会。”

轰焦冻忍不住大喊出声,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谢谢您!谢谢您!”

神明的声音平静而又温厚,“不要谢我,这是海神大人的恩典,我只是代为执行的操作者。”

“你会拥有一双人类的腿,蕴含着等同于鱼尾的强横力量,足以支撑你翻山越岭。你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能够以人类的方式去交流。”

那团光影在殿堂中绕了个圈子,有些迟疑的说了下去。

“只是有一点让我有些不安,如今你的本源受到伤害的还未恢复,你的转换极有可能和正常的过程不同,不过如果上岸后能找回鳞片重新吸取力量,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转换后的维持时间有六个月,六个月后接触海水的那一刻你就会重新变成美人鱼的样子。我希望你可以做好完全准备。”

金光冲到美人鱼的面前。

“所以彻底养好伤再走吧。”

“可是我真的等不下去了,Allmight,我真的想要明天就可以回去。”轰焦冻拒绝了神灵的提议,咬了咬下唇。

“感谢您赐予我的新生。”

过往的一幕幕都化作催促的铃音,告诉这条美人鱼——快一点!再快一点!

六个月足够他完成很多事情了。

那团金色的光团有些慌乱,“别这么说。”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恨我。”

“不会的,不管出现什么变故都是命运所致,半点也怪不到您的头上。”

神明有些想要叹气。

有些话在肠肚里来来回回翻搅了这么多年,时间过的越久就越难说出来,一拖再拖到了现在。

看着美人鱼紧张又兴奋的表情,Allmight又把话吞回了肚子。

上岸之前,就别再用这件事来影响这孩子的心情了吧。

TBC.

是一章无趣的过渡章,基本上是在讲那块鳞片的特殊性,嗯这个“法器”之后的地位也很重要;

目前所有的伏笔都写出来了!之后也该让手哥上线了......

 
评论(9)
 
热度(71)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