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待我能写出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就去和luna女神表白( •̥́ ˍ •̀ू )

不讨厌白嫖,但拒绝出于古怪心理作祟的白嫖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07

DAY37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派阀上线!

#明天将出现本文的最大助攻

前文点我

 

轰焦冻又一次回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容器中,不同的是这次那个容器的上部没有封顶,他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那个金发的人类正坐在他的旁边,低着头不知道想写什么,维持着那个坐姿已经长达了半个多钟头。

他看上去不怎么开心。敏锐的美人鱼注意到人类的面颊上有道细细的伤口,当初注视着他离开时这道口子还不存在。

轰焦冻用尾巴制造了一些声响,有些期盼人类的目光能像平时那般投射过来。

红瞳的深处如同烈火般带着暖意,每一次目光接触都像是重新相识,带着永不疲惫的新鲜感。

白发人鱼对着垂头丧气的那人发出了呼唤。

Katsuki。

人类还是垂着头坐着,他忍不住更大声的喊了一句。

Katsuki!

能不能抬起头来,我想看的是你神采飞扬的脸啊。

美人鱼那条湿漉漉的手臂抬了起来,伸长去够人类的面颊。

他单手撑在容器的边沿,小心的让自己不从水中掉出去,大半个身体探出了鱼缸,只差一个指尖的距离——

“啪——”在即将接触前他的手被那个人类拍开了。

在安静马车中那声音简直像是在耳边炸开一般。

轰焦冻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人类的力道实在算不上什么,可是那块接触的皮肤像是在被火烧。

他有些委屈的瞟了人类一眼,一点点地退回了水下,在那一刻非常想找到一块足够大的贝壳让自己缩起来。

 

马车的摇晃终于停了下来,爆豪胜己攥紧了拳头,骨节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当初的那个小渔村,美人鱼的起点——终于是到了。

王子飞也似地逃离了马车内压抑的气氛,一句话都不愿多说,表情僵硬地挥挥手叫下人把马车内的水箱搬到海边。

轰焦冻再次看到了梦中那片碧蓝色的海水,而他心里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越来越强烈。

他被人抬着放在了大海中,那个人类这时终于愿意抬起头来看他。

爆豪胜己有些想解释清楚来龙去脉,自己是为什么必须这样做,他和废久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他们为什么不得不于肌肤相亲后骤然分开。

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一句话。

“我来送你回家。”

他感觉喉咙像是被堵住了,大声的清了清嗓子。

“在这片海洋你一定也有着自己的伙伴和族群,你以后会有着宽广的空间,不用委屈自己再缩在我的那个不成样子的小水池里了。”

王子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告别的话忽然有些说不下去。

明明是自己和废久长达数年的矛盾在海盗压迫下的爆发,却不得不牺牲掉整件事情中最为无辜的美人鱼。

他狠狠的跺了下脚,对着这片广阔无垠的海水拼命嘶吼出声,仿佛要将压在心上的沉重包袱一并宣泄出去。

他不能自控地回想起那段时光——

在只属于彼此的某个特殊场所,在天际那轮银月的辉光下,我的思维能触碰到你灵魂最深处,通过眼神交流,凭借肢体动作达到相互理解,让最亲密的接触告诉我这样一个事实——跨过种族的沟壑,我确信与你在各个方面都无比契合。

但一时只能是一时,咻的一声就会过去,人潮拥挤,海物渊博,我们就不再熟悉了。很正常。

我的美人鱼,我终于在拥有你后又失去你了。

爆豪胜己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惨烈的笑。

轰焦冻朝着爆豪胜己拼命摇着头,美人鱼的指尖已经无意识地插进了海边的礁石中。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他绝望的用鱼类的语言大声的质问着、恳求着,劈头盖脸的吼了回去。

求求你让我明白。

我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不要这样,不要用像是要转身就走的眼神看着我。

白发人鱼脸上的惊惶和无措明晃晃地映入爆豪胜己的眼中。

王子的手臂胡乱地在脸上蹭了两下,转身的那刻如同慢动作在视网膜定格,向着远处的车队走去。

三秒钟后爆豪胜己忍不住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真丢人啊。

他猛地回转身体向海边跑去,金发的王子扑通一声跪倒在礁石之上,双臂将美人鱼锁的很紧,劈头盖脸的吻是一场狂风骤雨。

轰焦冻紧紧地抓着人类的手臂,用着想要将对方拆吃入腹的力道回吻了回去,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人类咬破了他的嘴角,两条舌头竞相追逐着弥漫在口腔中的血腥气息。恍惚间感觉面颊一片冰冷,他想着替人类擦去眼泪,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是泪流满面。

右手锋锐的指甲弹出,他一把推开人类,指尖沿着胸前那块鳞片的边缘撬了进去。

极痛让美人鱼忍不住低吼出声,伴随着力量的流逝一阵阵的眩晕感冲击着大脑。

“你在做什么?”爆豪胜己有些惊恐地看着美人鱼如同自杀一般的动作,他一把抓住白发人鱼的手腕,可为时已晚。

他将那片沾着鲜血的深红鳞片塞在了人类的手心。

美人鱼的尾巴轻轻一甩,于波光粼粼的水面不见了踪影。

 

四位海洋恶霸正优哉游哉的在自己划定的猎场捕猎。

一大批拥挤的鱼群正朝着他们隐藏的方向而来,四位肉食主义者表情都有些跃跃欲试。

“老规矩,一分钟谁能将海面染红谁就是赢家。”鲨鱼切岛咧了咧嘴,满口的尖牙在水下闪着寒光。

“大哥你这根本就是不公平,你看看我们中除了你谁需要用牙来咬的。”电鳗上鸣甩了甩尾巴。

“二哥是用腕上的吸盘缠住食物,三姐通过触手分泌带毒的消化液,我嘛靠着我的这条好尾巴。”电鳗上鸣嘿嘿地笑着,“我看我们今天不如玩个刺激的。”

“哦?说来听听。”三条鱼的头都扭了过来,三道不同颜色的眼眸都凝在了那条金黄的电鳗身上。

“不如我们今天试试看谁能抓到一条鱼,却又不伤害那条鱼。”上鸣的表情有些得意。

“小傻子也有好点子呢。”粉色的水母上下飘动着,一连串的笑声顺着水波飘了过来。

“那我就先不客气啦。”她如同一朵飘渺的云一般游了出去。

“走着,我们可不能落后。”章鱼濑吕也准备加入战场,话音未落就听到了不远处芦户三奈的尖锐鸣叫声。

三条鱼连忙赶了过去,看到那个场景后心才踏踏实实的落回了肚子。

“呦,这不是轰焦冻嘛。”四条鱼极有默契地占据了不同方位,将中间那条美人鱼围在了正中。

“听说有个倒霉鬼之前被人类抓走了,怎么,去陆地上玩的开心吗?”上鸣调侃道,丝毫不掩话语中的戏谑之意。

“有点本事,快说说怎么逃回来的。”切岛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许久不见的死对头,“给我们说开心了说不定就放你一命。”

美人鱼腾地一个加速试图从上方冲出包围,但配合了许久的海洋霸主们像花瓣一样迅速打散,又聚在一处围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笼子。

鱼鱼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惊愕。

怎么这个轰焦冻的速度如今这么慢了?

再仔细观察时四条鱼都是一惊,像是半辈子没遇到什么好玩的事一样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或尖锐或低哑,对于遭到连续打击的轰焦冻来说简直如魔音贯耳。

“哈哈哈!他胸前的鳞片被人类摘了!”芦户三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触须抖的像痉挛。

“好可怜啊,”濑吕提出了一个比较有学术性的问题,“那这不就相当于被夺了贞操吗哈哈哈。”

“二哥你牛,我看你是真的猥琐。”上鸣有些夸张的感叹,“这损失可真够大的,如果是我的话就去找一条海豚就地撞死。”

“你们说够了没有。”轰焦冻的白发于水波中激荡,几道寒光慢慢伸出了指尖。

“别来挡我的路。”

一道红色的波带掠过,轰焦冻从上鸣电气的身边一闪而逝。

“老四,还是你最弱。”濑吕搭了一条软绵绵的手臂在上鸣身上,“对了,咱们的比赛可还算数?”

“当然算数!”剩下三人异口同声的说。

“那谁抓到轰焦冻,今天就算谁赢。”

四位海洋霸主眯了眯眼,准备全情投入到这场单方面的游戏中。

轰焦冻飞速向着前方游去,他现在的状态并不好,伤口还在渗血,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嗅觉最为灵敏的鲨鱼一族。

强行剥离鳞片对身体带来了巨大的负荷,仿佛一部分人鱼的本源都跟着抽走了。

他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认准一个方向游去。

 

“他这个方向是——”四条鱼开始还抱着玩心有些不急不缓的在后面追着,如今的神情都有些激动。

“海神的宫殿!”

传说这里有着深海种族最难以抗拒的诱惑。

“我说每次我们一在这里出现那家伙不由分说就上来攻击,感情是知道这里有好宝贝自己护着啊。”上鸣的表情有些气愤,“现在我的宝贝被别人拿去了。”

“笨蛋,这东西应该还在这里,要不轰焦冻早就转移了,还用的着费心把我们引过来!”

四条鱼瞬间加速冲了过去。

而那条美人鱼突然停止了动作,身躯隐于水波中,在他们眼前消失不见了。

TBC.

插了一句幻轰君的话:“我想看到的是你可爱的脸啊!”

 
评论(14)
 
热度(98)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