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05

DAY35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是个中篇,HE,番外生子

#(近)海洋生物:美人鱼焦冻,海蛙梅雨,鲨鱼切岛,电鳗上鸣,章鱼濑吕,水母三奈
#人类: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八百万百、志村转弧

前文链接:04

在不远处的树丛内一双深绿色的眼眸一闪而逝。

绿谷出久面无表情地从爆豪胜己寝殿后门走了出去,他本来准备好和他的幼驯染一同前去述职,正门关着,他就像往常一样悄悄从后门溜了进来。

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惊世骇俗的场景。

身为一国继承人的王子和来自大海的种族的激烈性事。

他那个高傲到不可一世的发小被自己豢养的美人鱼抵在墙壁上侵犯,满脸都是泪水,但即便是这样他的手依旧勾在美人鱼的后背上。

绿谷出久一拳捶在路边的大树上,树枝上坠着的黑色荚果掉了一地。

该死,他应该早一点发现的!

从那个蠢到不行的破名字到小胜甘心自残身体治疗美人鱼,那么多的疑点他应该早点意识到!这次一同去海边的渔村他和小胜明明有那么长的独处时间,足够他把一切都说清楚......

然而他却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陷入深深悔意的绿谷出久无意中被路面上的小石子绊了一下,差点摔了一跤。

他顺势靠着墙根坐了下来,把头深深地埋进了膝盖间。

小胜......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爆豪胜己缓缓睁开眼。

他发现自己被环在了一个坚实的臂膀中,再次抬头看过去,他的鳕鱼双瞳已恢复了清澈。美人鱼手臂搂的那样紧,王子仿佛听到了自己胸骨脆弱的哀鸣。

他不舒服地挣动了两下,美人鱼见状稍微放松了一些力道。

“我要走了,”爆豪胜己指了指陆地,“晚上再来看你。”

虽然知道美人鱼听不懂他还是习惯性的做出了解释,他的鱼那样聪明,说不定哪天自己就能悟懂人类的语言。

下一秒他被托着腰递到了岸边。

乖孩子,这不是挺聪明的。

突然他感到身后那个被大肆蹂躏过的位置被粗糙的石头硌的有些难受,爆豪胜己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正光着屁股坐在池边。

王子的脸色一瞬间转为铁青,就差气的从鼻孔喷白烟了。

他的衣服呢!!难道要他光着屁股走回寝殿吗?!

这个该死的、突然发//情的混蛋人鱼!

轰焦冻靠着岸边看着(光裸的)王子气冲冲的走开,美人鱼向后倒下把自己沉在水底。

在安静的环境中心脏激烈跳动的声音显的格外清晰。

他、他今天和一个人类交尾了......

令鱼脸红心跳的回忆在脑海中自动播放着,轰焦冻一把捂住双颊。

好害羞。

可越是不想去思考就越是会不自觉想起,当灭顶的快感到来的那刻,那个人类拥有的他鱼生中见过的最好看的表情。

他在水下吐了个泡泡又伸出手指把它戳破,一遍遍的重复着一点也不觉得疲倦,柔软的白发在水波中飘荡。

 

绿谷出久在王宫大殿的门口遇到了一身齐整装束的爆豪胜己。

来人的璀璨金发于午后的阳光下更加闪耀,红瞳灼灼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威势。

简直与在水池中的那个小胜判若两人呢。

他表情僵硬地站在爆豪胜己身侧,而看起来心情很好的王子直接忽视了他的异常,一步两阶地跨上通往大殿的台阶,渐渐地绿谷出久就被落在了身后。

他面色苍白地推开门,发现殿内爆豪胜己已经开始了述说。

“父亲,关于应对随时可能会出现的海盗,胜己有一个想法。”

......

“将临近渔村的力量整合到一起吗?”老国王点了点头,“倒也有些可行性。”

他转头看向了进殿后一言不发的那个人,“出久,这件事你怎么看?”

“回陛下,我认为这件事出发点虽好,但施行起来却没那么容易。让那些世代居住的渔民背井离乡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动荡,贸然搬迁只会造成民心不稳,而海边零零散散的小渔村又何止百家。粗略估计至少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如果那时候海盗来袭更是毫无还手之力了。”

爆豪胜己腾地转过身,“三个月我看未必,临近村落围绕一点相互靠近,完成了目标的村民共同出力去帮力有不逮的村子,守望相助下这个搬迁速度只会越来越快。”

“但小胜想过没有,人多了聚集在一起,一旦有损失就是完全承担不起的后果啊!”

“那也必须如此!海盗聚集的海岛上寸草不生,他们的海船为求速度和冲击力打造成两头尖角的样子,窄小船舱的根本不是为了容纳食物建造的,换句话说那群杀人不眨眼的怪物不可能靠着自己的劳动换取食物,每袭击一个渔村就增加一点储存量,可掐断来源下总有一天他们的食物会彻底耗尽,绝不可能再给他们分头击破任何渔村的机会,必须从根本上断绝他们可能有的口粮来源!”

绿谷出久迅速反驳道,“小胜你说的好像那群海盗就不会袭击过往船只了一样,就算让村民聚在一起,可你能让那些村民不再出海吗?!”

“那就一并禁海,”爆豪胜己的神色冰冷,“对待那群恶寇犹如对待暗疮,不自己疼那么一下永远治不好的。”

“你!”绿谷出久的嘴唇哆嗦着,扑通一声跪在国王的面前,“臣下无法认同王子殿下的想法!”

爆豪胜己气的差点上去给跪在地上的那个人一脚,“臭书呆子谁需要你的认同!反驳别人时说的有理有据,你倒是想出个差不多的好点子来啊!”回想起绿谷出久刚刚对他的全盘否定心里又是一阵阵烦躁。

绿谷出久海藻发色的头颅垂在胸前,肩膀内合全身微微颤抖,在空旷的大殿中显得更加的单薄瘦弱,像是陷入了莫名的挣扎中。一时间大殿内无一人说话,老国王也沉默着看着地上他最优秀的儿子和最为信任的臣子,等候着可能出现的另一个结果。

就在爆豪胜己都以为他要靠无声来对抗自己的观点时,殿内又一次响起了他幼驯染的声音。

“臣下有一言。”他从牙缝中生生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常夏可与邻国结盟,”绿谷出久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或者联姻。”

 

绿谷出久转身踏出殿门,一双如同铁钳般的手紧紧地扣在他的肩头,他无需回头就知道是谁,或者说他早有预料。

当着陛下的面前说出那句话时他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了。

手的力道逐渐加大,彰显着那双手的主人趋于暴怒的情绪。

下一秒熟悉的声音贴着他的耳边响起。

“十分钟后老地方见,如果不来,你知道后果。”

王子拍了拍他的面颊,一甩衣摆先行离开,背影被阳光拉的很长。

绿谷出久苦笑了一声,不知不觉泪水涌进了眼眶。

老地方——像是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甜蜜暗号。

情人之间这样彼此约定,少女欢呼着扑到心爱的少年郎的身旁,含羞带怯地道出这样一句话,眸光如秋水,呼吸的空气都是蜜糖。

“老地方见。”

到底是彼此熟悉到一定程度的人才拥有这份默契。

而这一对违反常规的幼驯染,从小到大他们之间解决争端的唯一地点,都是在爆豪胜己说的这个老地方。

在很久之前绿谷出久就一边伤心着一边接受了这个事实,爆豪胜己把这个对他来说独一无二的场所当作不能公之于众的情绪垃圾桶。

可他在心里无法接受。

毕竟曾经的欢乐同样发自内心。

 

皇宫外这片芳草萋萋的废弃园林不知埋葬了多少回忆。

在这个熟悉的地点正站着两个人,面对面。

“废久你今天的胆子格外的大。”爆豪胜己冷淡地看向正前方,像是注视着正对着他的幼驯染,又像是透过绿谷出久看向背后那片空旷辽阔的土地。

狂风呼啸而过,正如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你和父王提出了个好建议。”他嗤笑了一声,“结盟?联姻?你他妈到底把我爆豪胜己当成了什么?”

“一个无能的王国继承者,还是一件可以换取高昂回报的商品?!”

他一拳揍向那张可恨的脸,绿谷出久痛呼一声,连着倒退了好几步,差一点坐倒在地。

那个面容清俊的少年一把捂住鼻子,指缝间一道鼻血蜿蜒流下,但仍是挣扎着扭过头呲牙咧嘴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小胜我们虽然认识了十多年,可你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我,在我心里常夏之国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可以胜任君王的位子,你从来都不是无能的人。”

“我也会一直辅佐你,就像我父亲对陛下那样,即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绿谷出久一边说着一边擦了擦满手的鼻血,笑的有些满足在乎。

“所以有的时候就忍不住会为小胜多考虑一些,关于小胜未来的人生伴侣,在相匹配的国家中选择也没什么不好。”

爆豪胜己感觉心脏咯噔一下,绿谷出久将匹配那两个词念的极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废久你到底什么意思?谁需要你来管我的闲事!少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

在他喊完那句话后绿谷出久奇迹般的沉默了,在这片无声的压抑中爆豪胜己的不安更加明显。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提起绿谷出久的领子。

“重点不是我知道了什么,而是小胜做了什么!”绿谷出久牙关紧咬,感觉眼泪下一秒就要淌下来了。

此时此刻那位王子终于明白了绿谷出久的意有所指,愤怒到极点的人比平常要更加冷静,爆豪胜己把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

“你看到了。”


TBC.

下章出久vs咔酱

今天脑了一篇联动文,叫来自凹凸学校的转校生,大概是F4跑到雄英借读的故事……能力设定好了,超想写安哥冷热流vs轰轰,还有上鸣挑战雷狮被揍后来咔看着不爽主动约架、大赛第一的嘉嘉和欧叔传人一战以及一系列战斗的故事……
还有格瑞是好孩子,格瑞不打架哈哈哈
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试着撸出来?

 
评论(15)
 
热度(103)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