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待我能写出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就去和luna女神表白( •̥́ ˍ •̀ू )

不讨厌白嫖,但拒绝出于古怪心理作祟的白嫖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02

DAY32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是个中篇,HE,番外生子

#(近)海洋生物:美人鱼焦冻,海蛙梅雨,鲨鱼切岛,电鳗上鸣,章鱼濑吕,水母三奈
#人类: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八百万百、志村转弧


前文戳:01


“这、这是——”博学多智的王室总管之子连说话都磕绊了,“这难道是——”

爆豪胜己翻身下马,沉声道:“走,去看看。”

木质的高台上铺满了白色的毯子,将封闭的鱼缸内轰焦冻的鱼尾衬的像血一样红,白发的人鱼缩在角落像是睡着了。

爆豪胜己拨开人群走上高台,脚步声踏在实木台阶上留下了清晰的“哒哒”声,稳重且富有节奏。人群中纷乱嘈杂的声音略有收敛,平民开始以一个不容易被注意到的方式咬耳朵。

“是王子殿下......”

“殿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脑海里嗡嗡响,信息如潮水涌来。

爆豪胜己的父亲——常夏之国的皇帝曾经教导过他,身为一国之君的继承人,每做出决定前至少要想出这个举动会带来的多种可能。

如同下棋,落子前预测百步、招招谨慎,不致胜败颠倒。

但此时此刻他一点都不想去思考那些。

他站在鱼缸边俯视那条美人鱼——绿谷出久也认得这种生物,王宫内的珍稀藏书中有提到,纯净且力量强大,是当之无愧的大海的宠儿。

他的国家靠海而生,从这片海域中获得了难以计数的珍宝,鲸脂制作的蜡烛散发着令人安宁的香气,光芒柔和的珍珠镶嵌在掌权者的皇冠上——但这些大都是于生命结束后发挥的余热。

而美人鱼这种生物,只有活着才具有最大的意义。

爆豪胜己眼中带着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热切,除了那本藏书的编者,他将是第一个有幸近距离观察这一生物的人。

而现在也将成为第一个拥有一条美人鱼的人——这种强烈的、如同天命一般的归属感席卷了他。

王子从腰间抽出宝剑,将封的严实的鱼缸顶部撬出了一条缝。

台下的绿谷出久三步并两步地跑上台:“小胜想好了?”

爆豪胜己斜了他一眼,“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好奇。”

“你的十多本海洋生物观察笔记还想不想继续写下去了?”

绿谷出久咬了咬牙。

哐当一声,封在鱼缸顶端木盖滑了下去,巨大的响声唤醒了水中的生物。

白发的美人鱼浮上了水面,有些迷糊地睁开眼,异色双瞳被水浸染泛着幽光。

人群中骤然爆发出巨大的尖叫声,美人鱼像是受到了惊吓嗖地一声又钻回了水下。

虽然身影只是在眼前一闪而过,爆豪胜己却注意到了美人鱼的胸口有些特别,之前被手臂挡的严实没能看清楚。

那是一片与鱼尾同色的深红鳞片,半个巴掌大,覆盖在胸腔的正中央。

 

老约翰小心地站在厅内,有些不敢抬头看。

爆豪胜己坐在厅内正中的一把扶手椅上,绿谷出久站在他身后,笑的很和善。

“请不要怕,我们是想跟您诚心做一笔交易。”绿谷出久笑眯眯地眨了眨眼。

坐在主位上的那人却极为不屑的哼了一声,老约翰一时搞不清楚这两人的来意,只能陪着笑小心应对。

“王子殿下大驾光临,有看的上眼的东西我老约翰自当主动奉献——”

“咦,您这话可就错了,就算是王子,也没有拿东西不付钱的道理。”

绿谷出久微微停顿了下。

“这样吧,您说说当初是怎么得到那条人鱼的,我们付给您双倍的价格,还算合理吧?”

爆豪胜己冲天翻了个白眼。

老约翰脸上的笑容越发勉强,他有些磕绊地转述了一遍自己是怎么在附近的渔村用小半箱食物买下一条人鱼的故事。

“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王宫会有侍卫前来给您送上您应得的东西。”绿谷出久的表情透着不加掩饰的喜意。

身为王宫大总管的儿子,合理的“节约”当然要从他这做起。

这时坐在扶手椅上一直沉默的王子突然插了一句,“老约翰,这几天你给那条人鱼喂了什么东西吃?”

那个瞬间商人的眼神有些躲闪。

“这个......”客厅中的二人目光如炬,老约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终于忍受不住客厅中的压力,商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殿下这鱼野性未驯难以管教,我当时一生气就、就没喂什么。”

说完这句话后厅中一片静寂,老约翰感觉后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也许是一分钟,又像过了一小时,在这片屋檐下终于响起了王子的声音。

他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商人,“备车,就现在。”

 

“小胜,书上有提到过应该给美人鱼准备些什么食物吗?”绿谷出久抽出身上携带的记录本,一目十行地查阅着。

“好像没有。”爆豪胜己皱了皱眉,“不过挨个试一试总能试出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表情都有些紧张。

“小胜要把他养在哪里?现在修建模拟深海环境的水池可能来不及了。”

爆豪胜己思考了会,“我寝宫内只有那个观赏喷泉的区域足够大,只能先委屈一下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这次出宫的收获简直是意外之喜,但如果是这些天都没有吃到食物的话......

他夹了夹马腹,对着赶车的人催促了一句:“再快一点。”

越宫禁,穿高墙。爆豪胜己的寝宫在王宫的的西南角,在来的路上他就吩咐了下去命仆从准备出足够的鱼类。

绿谷出久想要跟着一起进去,却被一只脚拦住了。

“小胜别这样......”他看着爆豪胜己的眼神中带着祈求。

“四岁之后我们就没在一个屋子里睡过了,我的寝殿可没给你留位置。”爆豪胜己抱着手臂,表情有些愉悦。“还是说区区废久心急的连一个晚上都等不了?”

王子潇洒地转过身对空气挥了挥手,“不过你愿意睡在门口的地面上我也没意见,让绿谷叔叔看到的话,罚的也不是我。”

三两下赶走了那个书呆子,爆豪胜己踏着大步向喷泉的区域走过去。

即便夜色已深,可他连一丝一毫的睡意都没有。

他悄悄地坐在喷泉边上的石阶,谨慎地从箩筐中挑了一尾肥美的鳕鱼,王子对着水下的影子发出呼唤。

“到这来。”

那个影子还是一动不动。

王子咬咬牙大着胆子下了水,食物刚一接触水面就感到一股巨力,手中的鱼却是直接被抢走了。

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那美人鱼以他想象不到的速度迅速游到了水池的另一边,让他想近距离观察的愿望直接落空。

他在及腰的池水中费劲地走到那头,无奈地发现美人鱼又跟他兜了个圈子。

王子皱眉思考了一会,决定不再做无意义的追赶,带着一身的水又爬回了岸边默默的等待。不断的有水花从他看不见的地方荡漾而至,水池中的月亮重复着被打散的过程。

几分钟后美人鱼于水面悄然浮起,隔开了一段距离静静地看着他。

爆豪胜己又丢了一条鳕鱼过去,“大概是没吃饱吧,喏,还有。”

美人鱼盯着他看了一会,这次倒也不再躲闪,捧着那条鱼静静地吃了起来。

王子有些惊愕,在这条鱼身上他竟然隐隐地感觉到了类似于礼仪之类的东西——哪怕以人类的角度来看吃相也是极好的了。

隐藏在大海深处的智慧种族吗?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很有可能低估这条美人鱼,也许他更应该把他当作人类看待,这样说不定更容易理解一些这个种族的举动。

他又递上了一条鱼,心想这是这个晚上的最后一条,哪怕是人类的消化系统也没有那么好的,过度饥饿后尤其不应该暴食。

月光在白发人鱼的肩头上披上了一层纱,胸口处的红鳞在月色中更加明亮,进食中的人鱼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沉静,王子一时间有些看呆了。

他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迅速地划掉了脑海中冒出的数十个威风凛凛的名字。

只是怎么想都不够满意,王子自暴自弃地决定这样称呼他——

“鳕鱼。”

他静静地坐在池边,在夏日的夜晚一点都不觉得冷。

 

第二天的清晨面色铁青的爆豪胜己从寝宫内走了出来,他昨晚近乎待到了深夜,一大早上绿谷出久极富穿透力的“小胜”生生将他从十多米外大殿的床上喊醒了。

他挥了挥手,仆人这才打开门。

绿谷出久还未觉察到危险,兴冲冲地一头冲了进来。

“小胜我昨天又回去细细地翻了一遍书,大致锁定了几种美人鱼可能会喜欢的食物!”他挥舞着手中的笔记。

这句话把爆豪胜己的怒气打消了大半,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美人鱼可以在深海到海面的任何一个区域活动,大多数的鱼类、藻类都可以食用,但似乎格外喜欢鳕鱼一些,不过对其他的鱼类接受程度也很高。”

爆豪胜己勾了勾嘴角,昨天竟然让他随手就猜中了,并且他现在觉得鳕鱼的名字还挺好听的。

一抬头就看见对面绿谷出久一脸惊恐的表情。

“小、小胜你刚才笑了?”

“臭书呆子,说什么鬼话呢?!”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有一种东西美人鱼是碰不得的,书上写如果误食鳝鱼的话会陷入一种很奇怪的状态。”

绿谷出久的面颊微微泛红,眼睛东瞟瞟西望望,那两个词含在嘴中就是说不出去。

“反正就是会体温升高像人发烧一样!小胜可千万要记好了啊。”

“少瞧不起人了。”

两人并肩向着喷泉的方向走去,绿谷出久在笔记上涂画了几笔,扭过头来表情有些严肃。

“小胜一会你要帮我吸引下美人鱼的注意力,我争取一次把身体结构画下来,这可是非常有研究价值的资料,可以留给后人的。”

爆豪胜己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我当然是觉得这对小胜来说都是小意思啦。”他期盼性地眨了眨眼。

 

此刻金发的王子又拎着一条鳕鱼蹲在池边,他把鱼沾了沾水面,立刻听到哗啦一声水声。

白发人鱼从水中冒了个头,只是迟迟不见鳕鱼从对面抛过来。

美人鱼轻轻地歪了下头。

爆豪胜己把手中的鱼又往前送了送,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鳕鱼来,到这边来拿。”

“你看这边全都是你的。”

“我不会伤害你,相信我,别怕。”

赤色的瞳孔紧紧地锁着那双异色瞳,美人鱼的尾巴轻轻甩了甩,爆豪胜己仿佛看懂了他的犹豫不决。

脑海中有灵光一闪,王子在那个瞬间闭上了眼,耀眼的赤色掩盖于眼帘之下。

心脏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声声敲击在肋骨上,震动沿着筋脉传递至指尖,连拿着鳕鱼的手都在抖。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大约是有些微弱的希冀,小心翼翼地想获得一个回应。

忽然他颤抖的手被扶住了,鱼在手中消失,但那份微凉的触感还在。

美人鱼的手搭着他的手,冲他眨了眨眼睛。

他从嘴中模糊地发出了一个音节。

“小胜。”

TBC.

下文请点:03


脑了个如果咔是人鱼轰轰是人类,咔大概会拼命地撞鱼缸,在有人来挑衅的时候咣叽掀翻木板挥舞双臂......

咔酱:我超凶

 
评论(11)
 
热度(150)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