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带着面具的请走开,店铺打烊休息啦

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啊
 

The little merman(海的王子)01

DAY31 美人鱼轰焦冻x王子爆豪胜己

#是个中篇,HE,番外生子

#(近)海洋生物:美人鱼焦冻,海蛙梅雨,鲨鱼切岛,电鳗上鸣,章鱼濑吕,水母三奈

#人类: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八百万百、志村转弧

01

“海神在上,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老实人贝尔图乔擦了擦额角留下的汗水,黝黑的脸衬的一口白牙更亮,他发自内心地祈祷着。

贝尔图乔是个渔夫,有两个可爱伶俐的女儿,一家人的口粮全指望他这次出海。

鱼很重要,可以换来面包和淡水,还可以给他的珍珠们换来一些女孩子喜欢的小物件,她们一定会一边尖叫着大笑一边扑进他的怀里。

贝尔图乔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调整了下绳索,借着刚合适的海风向大海深处又飘了一阵。

希望船舱塞得满满当当——鲱鱼、金枪鱼、鳕鱼都好,从渔网上噼里啪啦地往下掉,银滑的大鱼盖过脚背带来的享受感难以代替。

他小心翼翼地解开船边的铁质鱼网,船静悄悄地在海面划出一道波纹,海面下的陷阱张开了巨口。

愿海神保佑!渔夫在手背上画了个十字,放光了手中最后的一点网,那双如鹰隼一般眼珠锁住了海面。

渔夫紧握着铰轮,只是他微妙地觉察出大海有些不一样。

海水像是活了过来,在船舷的吃水线上留下了忽高忽低的深痕。贝尔图乔刚注意的时候那个异常的根源还是视网膜上的一个小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朵巨大的浪花。有什么海洋生物正朝着这个方向移动,速度比剑鱼还要快,眼看着已经快接近他的船了。

渔夫顾不得收网,小船匆忙之间掉头,想要避过这未知的风险。

这时候他开始讨厌起自己那并不灵敏的舵。

快一点!再快一点!

哗啦一声,努力过后又失败的可怜男人被掀起的海水淋了个落汤鸡。

铰轮上挂着的铃铛响了,那个未知生物没有凿穿他的船底,而是一头撞上了他刚刚放下的网。

渔夫不敢置信地咽了咽口水。

 

贝尔图乔苦着脸看着扯破了的渔网,又看了看那个被他打捞上来的生物。

他的这趟出海不得不结束了,船舱还空着,而那个东西、或者说生物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拿来卖。

他简单目测了下,“那条大鱼”的尾巴至少有两米长。沿着宽阔的尾鳍向上线条流畅,深红的鳞片犹如一颗颗镶嵌的红宝石,被阳光反射出耀眼的金光,而身体的上半部分又是一副男性的身材,上身赤裸着,形状美好的肌肉一直延伸到指尖。

那个生物还处于昏迷中,披散下来的白发遮住了面颊。

贝尔图乔从船上的角落翻出了一根木棍,轻手轻脚的靠了过去,木棍的一头撩起一缕白发。

老实人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在他们那个小渔村里他以为自己的妻子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而这张脸给他的认知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他的心脏砰砰跳,赶忙把棍子撇到一边,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小心翼翼地从船舱翻出绳索,把他的猎物紧紧地捆在了甲板上。

这时候他才发现在刚刚打捞的时候鱼尾有地方的鳞片被扯了下来,和坚硬的渔网倒是同归于尽了。

 

轰焦冻是一条美人鱼。

美这个形容词是包含在种族名称内的。

他在大海的呼唤中诞生,脑海内传承着有关于种族的记忆,周围拥簇着的是同样俊美的族人,在他睁开双眼后于水波中翩翩起舞。

幼生的美人鱼差点被掀了个跟头,但他的鱼尾迅速帮他稳定住了身体。

大海的宠儿——轰焦冻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了这句话。

水波自发的承托着他的身体,他在名为大海的摇篮中长大,充足的氧气、取之不尽食物和几乎不存在的天敌让轰焦冻顺顺利利地度过了幼年期。

随着他成年,那条让他深深信赖的深红色的鱼尾更加有力,稍微拍动就能将他送出数米远,如同水面之下流动的火焰。小鱼一拥而上拥簇在他的身边,不可自控地围着那条漂亮的鱼尾打转。

“焦冻果然很厉害呢。”他生活在海滩边的朋友蛙吹梅雨吐了吐舌头,甩掉了美人鱼游动时溅过来的海水。

“真想知道在深海中焦冻的尾巴会是什么样子。”海蛙有些羡慕,“可惜我不能踏进海水,它会灼伤我的皮肤。”

“其实是一样的。”美人鱼示意性的又拍了拍尾鳍,“你想看我可以举给你。”

蛙吹梅雨不动声色地又避过一个浪头。

“再和我说说海底的事情吧,光线是怎么照亮海底的洞窟的,那些水草是怎样摇动,海葵的颜色又有多少种。”

轰焦冻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你也一样,记得将上面的世界讲给我听。”

“在深海中,从你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就被许许多多的色块包围……”

一鱼一蛙对着自己不能接触的世界静静地开始幻想,时间在诉说中慢慢流逝。

“我该回去了,记得下次还在这里见面。”

海蛙点了点头,轰焦冻挥了挥手后轻摆尾鳍,流畅的滑入了海水中。

浪花追着他的身体,白发的美人鱼迅疾的像一道闪电,在游动中他看到了海面上一艘孤零零的船。

——人类。

以前从未有过人类到过这么靠近大海深处的位置,轰焦冻有些兴奋,加速游了过去。

靠近海面位置的变故猝不及防。

过于年轻的美人鱼直直地撞上了一张看不见的铁网,眼前阵阵发黑。

而从他最宝贝的尾巴上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就算曾经被十米高的浪头拍在礁石上也不似这般痛苦,这种尖锐的钝痛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切割他的身体一般。

昏迷前的那一刻他想到了鲨鱼的锯齿牙,但从没有鲨鱼可以追的上他的速度。

美人鱼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轰焦冻在一阵剧烈的晃动中醒来,他艰难地扭动了下,狭小的空间还不够他把鱼尾舒展开——他如今被装在了一个透明的、装满水的容器里,有什么东西罩在上面让他看不清楚外界的环境。

剥落鳞片的位置还在渗着血,浸在水中是难以忍受的疼痛。

渐渐容器内的水停止了摇晃,一阵喧闹的声音向他靠近,阻挡他视线的东西被一点点移开了。

透过容器他看到了许多陌生的人类,嘴唇像鱼一样一张一合,听起来却像是无意义的音节。

毕竟鱼类有鱼类的交流方式,不能指望一条生活在深海的美人鱼去理解人的语言。

但是他不喜欢围在他身边的人类的眼神,让他再一次回忆起海洋中臭名昭著的霸主进食前的眼神——仿佛再多的鱼都填饱不了肚子,眼睛永远都呈现出一片血红。

被邀请来参观的商人敲了敲玻璃,语气中一片难以置信。

“好家伙,你从哪里搞到这个宝贝的?”

被问话的男人有些得意,“从一个小渔村收来的,那傻乎乎的渔夫可不知道这家伙有多珍贵,给了小半箱食物就谢天谢地的走了,这次我老约翰可真是赚大发了。”

“宝贝以后发财就靠你了啊。”他连续敲着玻璃,想靠声音把美人鱼吸引到鱼缸前。

白发的人鱼靠着玻璃的另一头,微微阖着眼一动不动,对男人拙劣的吸引视若无睹。

“怎么回事,快过来。”老约翰有些拉不下脸,男人将上方密封的玻璃撬开了一个缝,将握着的手杖伸了进去。

他对着美人鱼的肩头狠狠戳了一记。

但除了手杖搅起的水波外一片风平浪静。

老约翰狠狠地咬了咬牙,目光中的危险更甚,那杖尖竟是向着美人鱼的脸上探去了。

这时他终于看到了人鱼的正脸,左右双瞳一黑一蓝,左眼下方有三条深红的、长短不一的棱线,颊侧有两道深深的裂口——是美人鱼的鳃。白发人鱼的目光有些冷,一把从男人那里夺过手杖,三两下就掰成了几截。

断掉的手杖逐渐沉到鱼缸的底部,老约翰大惊失色,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他的表情逐渐趋于暴怒,竟然当着竞争对手的面被自己鱼缸内豢养的一条鱼吓的倒退,他瞥了一眼身边商人的脸色,看到那人脸上的揶揄感觉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三天内不要给它任何东西吃。”他重重地哼了一声,连邀请过来的客人都没顾,头也不回地走了。

 

轰焦冻躺在水箱中有些疲惫,鱼尾处的伤口被水泡的发白,边缘的肌肤已经没有了知觉,他身边却没有一棵能用来缓解他伤情的海藻。

深红的鱼尾摆了摆,水面却只荡出几道微波。

他很饿,不知道在这个无法看到太阳的容器内过了几天。

如今他终于来到了那片憧憬过无数次的陆地,只是这与他幻想中的场景完全不同——除了人类,他还没见到什么在深海的聚会中有分享价值的事物。

梅雨一定认为他是条不守信用的鱼吧,轰焦冻隐隐地又有些伤心。

如果这次他可以回去,他一定要跟梅雨讲清楚,潮湿而又芬芳的土地,沿着草叶滴落的露水,树木遮盖在头顶像是巨大的伞......

——这些他都没有见到。

恍惚中有大群人拥簇在他身边,轰焦冻的眼皮抖了抖,有些吃力地睁开眼。

在那个瞬间他看到的人类甚至和海底的鱼一样多,围绕着他的身边发出一种极其夸张的刺耳声音。

白发美人鱼又往角落里缩了缩,他太累了,他想好好的休息一会。

他轻敛双目,从微微闭合的唇间吐出了一连串的水泡。

 

爆豪胜己是常夏之国的王子。

在宜人的夏季夜晚他缓缓骑马出了皇宫的后门,周围没有让人烦不胜烦的禁卫军护卫,不过却有一个一人抵得上百人军队的绿谷出久。

“小胜,陛下之前讲过了,如果要出宫的话要遵守必要的程序,即便是王子......”

连皇宫都不见了影关于出宫的这个话题还没有结束。

爆豪胜己额头的血管弹了弹,他毫不犹豫地抽出马鞭,准备在爱马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上一记。

让那个絮絮叨叨的书呆子吃一嘴灰吧!

只是这个动作还没做完他手里的马鞭就被绿谷出久抽走了。

海藻发色的人也很惊异,他以为他那个一直不肯好好听话的幼驯染肯定会在下一秒踏尘而去,连伸手只是示意性的阻拦了下,却没想到竟如此轻松。

他顺着吸引了爆豪胜己目光的方向看去。

“这、这是——”博学多智的王室总管之子连说话都磕绊了,“这难道是——”

爆豪胜己翻身下马,沉声道:“走,去看看。”

TBC.

开始想把绿谷也放进海洋生物里的,后来想想海藻不能说话,叹气

想偷偷问一下是三天发一次上万的好呢还是日更好呢,想听你们的意见

 
评论(26)
 
热度(174)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