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待我能写出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就去和luna女神表白( •̥́ ˍ •̀ू )

不讨厌白嫖,但拒绝出于古怪心理作祟的白嫖
 

【轰爆】我的绑架对象阴差阳错和我上了床(完结版)

DAY30 精英轰焦冻x绑匪爆豪胜己,警察绿谷出久出没请注意

#中心思想如标题,搞笑为主,切勿实践

#全文9321字,01、02细节稍微修改,请看此篇

#30天连更,完结撒花!!共产文114445字!!我爱轰爆!!


01 那个警察

绿谷出久是B市新上任的小警官。

刚踏入职场的年轻人身上都带着股冲劲。绿谷出久第一天起了个大早来到警署,风风火火地把五层楼内所有的办公室的热水瓶都灌上了热水。当他拿起拖布准备开始从一楼大厅开始拖地时,一双稍显沧桑的手拦住了他。

“孩子,我这么大年纪找个工作不容易,别跟我抢。”保洁阿姨出面好心阻止了他。

“啊,好的好的。”他紧张的不知道手脚怎么摆,面上腾起可疑的红晕。

“小伙子刚毕业的吧?”

保洁阿姨安慰了他一下:“别紧张,你们这种一开始都接触不到什么关键性案件的,好好干,保持平常心哈。”

绿谷出久挠了挠一头绿色的卷发,面上窘迫稍退,感觉身体对肌肉的控制力终于又回来了。

作为B大法律系毕业的优等生,绿谷出久在校园内是神一般的人物——当然好的坏的意思都有。二十多岁的宅男,宅图书馆的那种,朋友不多,没加社团。有人说他是低调的大神,也有人说他是孤独症患者。

像他这样的性格在现实生活中的确极为少见,他的舍友饭田天哉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彼时绿谷出久在审讯学校里的流浪猫,看是哪个家伙乘他不注意叼走了便当里的最后的章鱼香肠,饭田天哉看着他从留下的猫爪印到食物的残渣分析了遍,叹息着摇了摇头。

这是有多寂寞才会和一群猫玩的这么开心。

而在一次大班的理论课上,绿谷出久被点名站在讲台前分析案件,严密的逻辑与头头是道的分析与他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执着于梦想的学生在讲台上发着光,老师脸上是明晃晃的欣慰。

饭田天哉被彻底震撼了。

而后有一天他亲眼见识了绿谷出久积累的十多本刑侦案件观察笔记。

 

新人欢迎会后刑警大队队长相泽消太叫住了这位年轻的新人。

“你刚才的自我介绍中说你的老师是欧尔麦特?”

绿谷出久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

“他终于也收徒弟了吗。”相泽消太面有怀念之色,挥了挥手。“你明天先去档案室报道吧。”

“是!”

听到相泽队长这样的安排绿谷出久还是很开心的,在心中不知喊了多少遍老师万岁。

只是第二天打开门的那一刻有些傻眼。

档案室中遍布如山的资料,但大多柜子无情地贴着封条,无异于望梅止渴。

绿谷出久脸紧贴着透明的柜门叹了口气。

实在让人眼馋,那位好阿姨的提醒真是没错。

算了,毕竟还有一部分可以看的。他随手扯过一本资料后直接坐到了地上,渐渐手翻阅资料的速度慢了下来,绿色的海藻头越埋越低。

绿谷出久沉思着合上卷宗,这是最近一些恶性绑架事件的合集。三位受害者身份差异大,两男一女,分别是魔术师、模特和高中生。乖乖交了赎金后都能安安稳稳地回来,不乖乖交赎金的——好吧,有什么严重后果还不知道,毕竟没有人胆子大到敢主动尝试这个。

他无意识地开启了碎碎念模式,把三人的档案摊在地面比对着——

魔术师经常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极少在家中逗留,绑架发生在一次成功的商业演出之后,魔术师本人于后台直接消失,因为所从事职业缘故其助手甚至没有发现异常。性命无虞后据其称绑架前曾闻到一阵清甜的香气,但不曾见到绑匪的模样。

模特是一名身高一米九的男子,案发地点在超市地下的停车场。在他拎着挑选好的食材准备放进后备箱的时候被绑匪袭击,清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成了人质,无奈只能上交赎金。

而第三件绑架案发生在放学后,女高中生错误搭乘了绑匪伪装成接送学生的专车。上车后的女学生直接玩起了手机,迟迟未到后觉察出不对但为时已晚,被带着头套的绑匪制服。

他看了看笔下涂画的乱七八糟的白纸,是刚刚读完卷宗第一时间的判断。

香气?演出后消失?地下车库?学生放学?

绿谷出久靠在档案室的柜子咬着笔头。

绑匪熟知地形,甚至是熟悉被害人的生活节奏,干净利落的作案手法倒像出自同一人之手。

除了第一例案件使用了中枢镇静药辅助,后两件都是通过暴力压制,多半为男性作案。

犯罪动机又是什么?

三位受害者住在不同的城市,除了家境优渥之外还有什么特殊的共同点?

难道是只图财不害命?他在纸上打了个问号。

给出明确的宽限时间,在这期间倒是“认真”的保持不凌虐人质的原则,样貌不明,疑似使用变声器。

——只是这绑匪的个性特点也太过于鲜明。

极强的执行力,对受害者的经济/家庭状况了如指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对会达成自己的目标。

藐视法律,轻视警察——一年中这样的绑架案已经是第三起了,而罪犯依旧逍遥法外。

 

心里想着事情吃饭自然不会安稳,在绿谷出久第三次准备把白米饭往鼻孔里塞的时候他听到一阵嬉笑声。

临近座位的几个女警官脸冲着他的方向,在他有些迷茫的转过脑袋看的时候又立刻移走了视线。

看这情况多半是在议论他,绿谷出久苦笑着摇了摇头准备端着盘子坐到其他位置去。

在经过那一桌的时候他猛地停住了脚步。

“你......你要干什么!”刚刚说话的女警官声音有些拔高,透着点心虚。

“啊这个可以给我吗?”绿谷出久指了指桌边的报纸,“我可能需要一下,谢谢。”

在女警官反应过来之前绿谷出久已经夹着那份报纸离开了。

“真是个怪人......我还以为他是过来找我麻烦的,吓死人了。”

叽叽喳喳的谈话声没有再传递到绿谷出久的耳中,他在刚刚的一瞬间像是抓住了什么。

可以肯定绑匪不是出于私仇的原因动手,但他是如何得到三位受害人的身份信息的呢?换言之,通过什么方式可以让这三人的身份得到绑匪关注呢?

绿谷出久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词——知名度。

魔术师的表演片段在网络上公布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模特也是广泛受到关注的一个职业,两人的曝光率都很高。至于那位女高中生......

他扔下盘子,饭都不顾上吃了,一步三阶地狂奔回档案室。

渡xxxx子,女,十六岁。国家青少年乐器大赛金奖获得者。

绿谷出久脸上浮现出些许狂热之色,啪地一声合上卷宗。

女高中生的获奖与绑架发生恰好相隔一个月时间。

至少证明的绑匪的消息来源广泛,也许就带着一层掩盖色隐藏在城市熙攘的人群中。

 

绿谷出久刷拉拉地在白纸上记录下感想,抻了个懒腰,想着要不要去警署对面的星巴克买杯咖啡。

他随意翻了翻从餐厅中要来的报纸,目光停在了一排较为吸引人的照片上。

在印刷出版行业收到巨大冲击的当下,为吸引关注和流量,出版社与时俱进地在报刊中添加了评选年度杰出青年的版面。

绿谷出久在脑海中默默过了遍这几个人的名字,背挺的更直了些,心中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

军人出身的夜岚稻佐,曾获得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表彰;真堂摇,知名的地质学家,目前带领团队在埃塞俄比亚考察;通形百万,体操运动员,下一届奥运会男子自由体操金牌的有力竞争者。

最后一人的相貌同他的履历一样深刻——轰焦冻,海归精英,金融系博后,跨国公司奋进人集团董事长安德瓦之子,于今年刚刚回国。

 

来到警局的第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绿谷出久时不时还会抽出那份卷宗研读,在不停推翻自己的想法过程中,他坚信自己有一天一定会接近真相。

他在微博上悄悄关注了这四人,其中又数这位海归精英在网络上的关注度最高,粉丝中的迷妹基数极大,随便拍的一份荞麦面照片都有一大堆人在评论区喊老公我也要吃你下的面。

绿谷出久有些隐隐的担忧,这种想法不知从何而起,但他就是有一种谜一般的自信——绑匪没有要金盆洗手的打算。

他自我代入了下绑匪的身份,如果他来决定绑架目标的话,有超过五成的概率会选择这位看似文弱的、曝光率极强的金融学家。

他给轰焦冻发了一封邮件,通过私人邮箱。发送之前改了数遍——简洁的语句大致说明了自己的担忧,因为手中并无实质性证据所以表达的有些模棱两可。

希望想法能传达到吧,拜托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也让他心中的信念更加坚定,如果想要在理想这条未知的道路上走的更远,就必须就要有与之相配的话语权。

他不能把自己困在档案室这方狭小的天地,总有一天要真正面对这个世界的。

如果他的老师认为他是有才华的人——他也非得证明一下自己不可。

去踏上舞台吧。

邮件还是过于草率,他暗自下定决心,过些时间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那位海归精英。

 

只是这个时间比他想象中的早了太多,他的关注对象在三天前莫名地陷入了一段“艳视频门”的风波。

有一段流于网络间的视频,两个肢体交缠的男人处于妙不可言的意境,居于下位的那人过于模糊无法看清模样,而上位的那人发色半红半白,不是轰焦冻又是谁。

绿谷出久几经辗转,通过老师的人脉终于想法设法联系到了轰焦冻。

他推开会客室的门,目光灼灼。

“轰先生,听闻三天前你出了次远门,可否解释一下您去了哪里,见了哪些人吗?”

 

02 那个精英

轰焦冻以为绿谷出久是个骗子。

这一切都与他的邮箱里的那封来路不明的邮件有关。

——轰先生,最近您将有人身危险。可否当面与我进行交流?

你是在恐吓我吗?现在的骗子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男人动动手指将邮件丢进垃圾箱顺手送了一记黑名单套餐。

以刚从海外归来的精英先生轰焦冻的角度看,这番行为实在没有什么可信度,并且动机相当可疑。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绿谷出久是位年轻的警官,刚入职并没有什么实权。警官笃信自己的推断无误进而一厢情愿冲上来提醒,但因无法做出更多的实质性担保,所以邮件中的措辞简洁到让人误会的程度。

 

今晚是奋进人集团的年终晚宴。

轰焦冻一向厌恶参与这些,席间也不过是一些商业互吹而已——这样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停留了十多年。体面人和体面人对话总要兜好大的一个圈,让人搞不清楚真正的本意,还要在一边应和着“没错”、“就是这样”诸如此类的话。

当初他一怒之下出国留学与轰炎司的逼迫不无关系,强硬的父亲一直想让他走到台前来,轰焦冻却只想做个学者,当一个大学教授最好不过。半天的时间用于教课,剩下的时间带带研究生、批改下作业,寒暑假还可享长假,简直是过分的舒坦。

他对于所谓的家族产业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

如今轰焦冻的左右两边各坐着一位其他龙头行业的贵女,多半是出自奋进人集团的董事长的安排。他一脸不悦,不想进行无意义的交谈只是自顾自地喝酒,借着酒劲就想起了一些陈旧往事。

在国外的时候轰焦冻出于叛逆心理交了个美利坚金发碧眼的男朋友,却是一场相当失败的尝试。分手是由对方提出来的,在交往过后的第一个月。

美国甜心亲了亲他的眼睛,“Honey,你是个精致的美人但总让我冷到发抖,我们的感情不能让你投入这点真让我感到失败。”

在公寓的门口他们进行了礼节性的吻别,“以后你总会遇到不一样的人,很期待你那时候的反应。”他的前男友冲他眨了眨眼,一转眼就融入了异国他乡的人群中消失不见。

 

助理提前叫来了司机,小心地将浑身酒气的男人送进私家车。

他在迷蒙中好像看到了一片耀眼的金色,想伸手去够却抬不起一个指尖,终于抵不过醉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宿醉的后遗症导致第二天睁开眼时还有些发晕。轰焦冻晃了晃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躺在陌生房间的大床上,双手被铐在床头的横栏。

海归精英判断了一下自己的处境。

他这是......被绑架了?

用力地扯了一下,横栏纹丝不动。

“别白费力气了,不会断的。”

房间角落的扩音器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或者更贴切一点说是绑匪正在直接和他对话,并通过不知道隐藏在哪里的摄像头观察他。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配合一点,三天内交上赎金不用吃苦头。”

“那......如果交不上会发生什么?”

“啊——那群废物警察可能就要去偏远山村救你了,搞不好那时候安德瓦会多出几个孙子来继承家业。”

绑匪的语气很悠闲,像是邻里间云淡风轻地问好。

——“您吃了吗?”

——“吃过了。”

在那闲适中又透着一点不易察觉的自得,仿佛已是胜券在握。

轰焦冻默默抖掉了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那个......赎金你要多少都好说,只是现在我好饿。”

“要多少都好说?”

说完这句话后扩音器的另一头一片静寂。

“绑匪先生?”

“嗯?”

 

不多时房屋的门被打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只露眼睛在外面的人推着车进来。

男人的枪明晃晃地别在腰上,是无需说出口的警告。

——不要自找麻烦。

推车上放着的咖喱饭还冒着热气,摆盘很漂亮,看上去精致极了。

他在内心默默肯定了一下这个绑匪的审美。

男人对着轰焦冻扬了扬下巴。

“没下毒。”

轰焦冻眨了眨眼,暗示性地扭了扭铐在床头横栏的手腕,金属摩擦撞击的丁当响。

“现在这个情况......你要喂我吗?”

推车的那人沉默了。

当看到那双抓在车柄因用力而骨节发白的手时,暗自担心食物不保的人赶忙补了一句:“那你把我放开,我可以自己吃。”

绑匪一声不吭地坐在床边,床垫弹了两下,像是突然冷静了下来,真的摆出了一副要喂人的架势。

“谢谢,你其实是个好人。”

“闭嘴。”绑匪举着满满的一勺咖喱朝着人质的嘴边移动,不甚客气地塞了进去。

在吃之前轰焦冻的眼中还带了点兴奋,只是伴随着咀嚼表情越来越痛苦,沿着修长的颈部到如玉的面颊都泛上了滴血的红,鼻尖遍布细密的汗珠,艰难吞下一勺饭后偏过头咳的快要断气。

“喂——搞什么?”绑匪不信邪地自己也挖了一口,像是忽然明白过来追问道,“你吃不了辣?”

“嘁,太逊了吧。”

“对、对不起。”金融学家被那份激辣咖喱搞得眼周红了一圈,显得可怜兮兮的。

“抱歉。”

绑匪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用手蹭了蹭脸。“你真麻烦,快说你能吃什么,不然饿三天也是你自找的。”

被辣哭的那人转过头来,眼中又燃起了希望之火。

“那——荞麦面可以吗?”

“赎金可以再加。”

 

轰焦冻半靠在床边吃下最后一根面条,目光中的憧憬近乎化为实质。

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的金发很好看,做的荞麦面也很好吃。”

绑匪爆豪胜己的目光一凝,这个人怎么可能知道他的样貌,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他注意到了每一个细节,连现在也是近乎于把自己包成粽子的状态。

“看来我昨晚没有看错,还以为是酒后产生的幻觉。”轰焦冻大约猜出了爆豪胜己在想什么,好心的解释了两句。

“我觉得你的才能应该放在更适合的地方上,不如改邪归正重新做人。我愿意提供给你一份工作,高薪聘请你当厨师怎么样?平常休假制度——”

爆豪胜己的声音变了调。

“哈?你疯了?”

“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人,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你现在是我的人质啊。”他有些气笑了。

“我是认真的。”轰焦冻抬起头想看一眼绑匪的脸,但只看到了厚厚的黑色的绑带。“其实绑匪先生我发现你人还不错,我是真心实意地想让你和我一起走。”

他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继续说了下去。

“打个商量,如果不当厨师的话,那男友怎么样?”轰焦冻的眼中充满希冀,双手无意识地扭了两下。

绑匪爆豪胜己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这个人质,语调中不自觉就带上了点调侃。

男人单手捏住轰焦冻的下颌,上身凑的更低。

“你说你这个是不是斯德哥尔摩啊精英先生?”

他指了指自己的头,“如果这里有问题要尽早去看医生。”

“不、不是。”轰焦冻忽而展颜一笑,“跟那个没关系。”

他撑着上半身闭着眼,嘴唇渐渐朝着爆豪胜己的方向靠近。

室内突然响起“咔哒”一声,手铐脱开将撑在轰焦冻身上的绑匪直接铐住。

右手摸出爆豪胜己腰侧的枪,翻身站在地上的男人勾起嘴角。

“绑匪先生,关键时刻可不能分心啊。”

 

没料到局势瞬间转变的绑匪一瞬间有点懵,他确认一般晃了晃自己的手腕。

“提醒你下,你一开始说过不会断的。”轰焦冻的表情有些无辜。

“你他妈是怎么逃脱的?”爆豪胜己没忍住直接骂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要气炸了。

“啊这个——我小的时候曾经被绑架过,之后自己特殊学过如何应对这些东西。”他拍了拍爆豪胜己的面颊。“要不是你有枪我早就脱身了。”

男人忽然冷静了下来。“看来这次是阴沟里翻船了。”

他自嘲般地笑了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杀你?”轰焦冻的表情有些高深,“我有两把枪,你想让我用哪个来杀你?”

他双手摸索着一把扯下挡在绑匪面前的绷带。

“真是碍事,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想把它撕下来了。”

除去所有伪装的绑匪趴在床上,金发映衬雪白的床单。他偏过头怒视着轰焦冻,红瞳内的高傲与极度的愤怒糅杂成不灭的火。

男人的牙关紧咬,即便受制于人还是恶狠狠地威胁道:“你看了我的样貌后这件事别想善了!”

轰焦冻大手插进一头金发揉了两下,“从一开始就没想和你善了啊。”

他压制着爆豪胜己的下身,双手从后面绕至胸前,不顾身下人的拼命挣扎一件件除去绑匪的衣物,慢悠悠地像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别激动,还没开始呢。”他的手指顺着脊骨的棱线一路摸下。


点我上车

备用车


三天后。

警官绿谷出久推开了会客室的房门。

“听说年终晚宴结束后轰先生搭乘的私家车离开了B市,消失了一整天。我想知道这期间您遇到了哪些人?可否简单说明下情况?”

轰焦冻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气,“绿谷警官是特意来让我尴尬的吗?佯装打着正义的旗号来充当娱乐记者吗?”

“我否认视频中所有内容,这是一起针对于奋进人集团的极其恶劣的污蔑。”

轰焦冻的脸色有些发白。

“我不是同性恋,跟那个男人也没有身体接触。”

“这全都是他们的陷害,在市场上无法击溃对手就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轰焦冻眼中的恨意翻涌。

绿谷出久有些愕然,这位精英先生好像遇到了了不得的麻烦,不是他想象的危及生命的那种,而是一脚踩进了商业界斗争的泥潭。

他在本子上划掉了轰焦冻的姓名。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请务必联系我。”

警官正了正帽檐,伸出了右手。

“好的,请放心。”轰焦冻回握了回去。

 

03 那个绑匪

爆豪胜己是一位极为挑剔的绑匪,很坚定地保持着不愿意对弱者出手的原则。

怎么说,他选择的绑架对象都是在一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光是有地位还不够,经济实力也必须雄厚,对于一些白手起家的创业者,他多数情况下还是抱着一颗怜悯之心。

这天他随便在电视上调了个台,MHATV上正滚动播放着新闻,播报员的声音中透着死板。

即便是死板的声音也盖不住那张脸给人留下的印象深刻。

非常有原则的绑匪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

做完这单吧,然后就金盆洗手去世界各地逍遥。

 

恍惚中爆豪胜己从大床上醒来,在那一瞬间他真的想自绝于当场。

他还不得不保持着俯卧的姿势,手依旧铐在床头的横杆上。身后那个不可明说的部位一片黏腻,腰整个像是断了一样。

轰焦冻。

他把这个人的名字嚼碎了咽到了肚子里。

所幸在床上发现了手铐的钥匙,金发男人骂骂咧咧地跳下床,差点直接跪在地面上。

他的视线被躺在地上的那把枪吸引了。

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奇异,小心地一步步挪了过去。

他拔出弹夹,里面早已是空空如也了。

轰焦冻!

爆豪胜己一拳砸在地板上。

男人强忍着一身的恶心感觉穿上衣服走进了主控室,监视屏的桌面还在一闪一闪的。这里太过于危险,他要尽快撤离去其它的安全屋。

有些账,日后可以慢慢算。

 

04 那个教练

“轰先生,你确定要发布这段视频吗?这会对您和公司的名誉造成极大的影响。”带着眼镜的程序员面有忧色地看着屋内的年轻男子。

“我确定。”

他拍了拍程序员的肩膀。

“管住自己的嘴。”

下了电梯的俊雅男人眯了眯眼,心中的算盘打的叮当响。

果然那封邮件不是空穴来风,看来警方那边已经有人可以初步推算出那个家伙的目标了。而有了那个视频的话——一来可以避免碍事的警方前来干涉,分散其注意力以免干涉他的计划;二来那个家伙肯定会坐不住再次出现;三来难得有这样的一个好机会可以丢轰炎司的脸,这样以后就不会再往他的身边塞奇奇怪怪的女人了。

轰焦冻的嘴角翘起,走出大厦望向天空。

夜幕沉沉,孤星高悬。

一转眼就是秋季。

助理替轰焦冻拉开车门,“轰先生,你的新任私人教练已经在训练室等候您了。”

轰焦冻微微颔首,踏着稳健的步伐拉开了和室的门。秋季天气还有些闷热,在训练室外他忍不住解开了领带,稍微喘了口气。

靠着玻璃窗立着一个男人,逆着光看不清楚样貌。

一个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你好啊,轰先生。”

“Do you miss me?”

 


Freetalk:

轰焦冻表情严肃:“我有两把枪,你想要哪一把呢?”

结果两把都上了。


END.


近期最后一次开放点梗,来者不拒,希望小可爱们带剧情或者想看的场景。

嗯其实30天挑战对我约束力不大,反正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我爱他们两个!

最后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鞠躬!


 
评论(26)
 
热度(365)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