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轰爆】我的绑架对象阴差阳错和我上了床(上)

DAY28 精英轰焦冻x绑匪爆豪胜己,警察绿谷出久出没请注意

#中心思想如标题,搞笑为主,切勿实践

#这部分是绿谷的主场,有一些伏笔

#30天倒计时

 

01 那个警察

绿谷出久是B市新上任的小警官。

刚踏入职场的年轻人身上都带着股冲劲。绿谷出久第一天起了个大早来到警署,风风火火地把五层楼内所有的办公室的热水瓶都灌上了热水。当他拿起拖布准备开始从一楼大厅开始拖地时,一双稍显沧桑的手拦住了他。

“孩子,我这么大年纪找个工作不容易,别跟我抢。”保洁阿姨出面好心阻止了他。

“啊,好的好的。”他紧张的不知道手脚怎么摆,面上腾起可疑的红晕。

“小伙子刚毕业的吧?”

保洁阿姨安慰了他一下:“别紧张,你们这种一开始都接触不到什么关键性案件的,好好干,保持平常心哈。”

绿谷出久挠了挠一头绿色的卷发,面上窘迫稍退,感觉身体对肌肉的控制力终于又回来了。

作为B大法律系毕业的优等生,绿谷出久在校园内是神一般的人物——当然好的坏的意思都有。二十多岁的宅男,宅图书馆的那种,朋友不多,没加社团。有人说他是低调的大神,也有人说他是孤独症患者。

像他这样的性格在现实生活中的确极为少见,他的舍友饭田天哉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彼时绿谷出久在审讯学校里的流浪猫,看是哪个家伙乘他不注意叼走了便当里的最后的章鱼香肠,饭田天哉看着他从留下的猫爪印到食物的残渣分析了遍,叹息着摇了摇头。

这是有多寂寞才会和一群猫玩的这么开心。

而在一次大班的理论课上,绿谷出久被点名站在讲台前分析案件,严密的逻辑与头头是道的分析与他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执着于梦想的学生在讲台上发着光,老师脸上是明晃晃的欣慰。

饭田天哉被彻底震撼了。

而后有一天他亲眼见识了绿谷出久积累的十多本刑侦案件观察笔记。

 

新人欢迎会后刑警大队队长相泽消太叫住了这位年轻的新人。

“你刚才的自我介绍中说你的老师是欧尔麦特?”

绿谷出久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

“他终于也收徒弟了吗。”相泽消太面有怀念之色,挥了挥手。“你明天先去档案室报道吧。”

“是!”

听到相泽队长这样的安排绿谷出久还是很开心的,在心中不知喊了多少遍老师万岁。

只是第二天打开门的那一刻有些傻眼。

档案室中遍布如山的资料,但大多柜子无情地贴着封条,无异于望梅止渴。

绿谷出久脸紧贴着透明的柜门叹了口气。

实在让人眼馋,那位好阿姨的提醒真是没错。

算了,毕竟还有一部分可以看的。他随手扯过一本资料后直接坐到了地上,渐渐手翻阅资料的速度慢了下来,绿色的海藻头越埋越低。

绿谷出久沉思着合上卷宗,这是最近一些恶性绑架事件的合集。三位受害者身份差异大,两男一女,分别是魔术师、模特和高中生。乖乖交了赎金后都能安安稳稳地回来,不乖乖交赎金的——好吧,有什么严重后果还不知道,毕竟没有人胆子大到敢主动尝试这个。

他无意识地开启了碎碎念模式,把三人的档案摊在地面比对着——

魔术师经常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极少在家中逗留,绑架发生在一次成功的商业演出之后,魔术师本人于后台直接消失,因为所从事职业缘故其助手甚至没有发现异常。性命无虞后据其称绑架前曾闻到一阵清甜的香气,但不曾见到绑匪的模样。

模特是一名身高一米九的男子,案发地点在超市地下的停车场。在他拎着挑选好的食材准备放进后备箱的时候被绑匪袭击,清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成了人质,无奈只能上交赎金。

而第三件绑架案发生在放学后,女高中生错误搭乘了绑匪伪装成接送学生的专车。上车后的女学生直接玩起了手机,迟迟未到后觉察出不对但为时已晚,被带着头套的绑匪制服。

他看了看笔下涂画的乱七八糟的白纸,是刚刚读完卷宗第一时间的判断。

香气?演出后消失?地下车库?学生放学?

绿谷出久靠在档案室的柜子咬着笔头。

绑匪熟知地形,甚至是熟悉被害人的生活节奏,干净利落的作案手法倒像出自同一人之手。

除了第一例案件使用了中枢镇静药辅助,后两件都是通过暴力压制,多半为男性作案。

犯罪动机又是什么?

三位受害者住在不同的城市,除了家境优渥之外还有什么特殊的共同点?

难道是只图财不害命?他在纸上打了个问号。

给出明确的宽限时间,在这期间倒是“认真”的保持不凌虐人质的原则,样貌不明,疑似使用变声器。

——只是这绑匪的个性特点也太过于鲜明。

极强的执行力,对受害者的经济/家庭状况了如指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对会达成自己的目标。

藐视法律,轻视警察——一年中这样的绑架案已经是第三起了,而罪犯依旧逍遥法外。

 

心里想着事情吃饭自然不会安稳,在绿谷出久第三次准备把白米饭往鼻孔里塞的时候他听到一阵嬉笑声。

临近座位的几个女警官脸冲着他的方向,在他有些迷茫的转过脑袋看的时候又立刻移走了视线。

看这情况多半是在议论他,绿谷出久苦笑着摇了摇头准备端着盘子坐到其他位置去。

在经过那一桌的时候他猛地停住了脚步。

“你......你要干什么!”刚刚说话的女警官声音有些拔高,透着点心虚。

“啊这个可以给我吗?”绿谷出久指了指桌边的报纸,“我可能需要一下,谢谢。”

在女警官反应过来之前绿谷出久已经夹着那份报纸离开了。

“真是个怪人......我还以为他是过来找我麻烦的,吓死人了。”

叽叽喳喳的谈话声没有再传递到绿谷出久的耳中,他在刚刚的一瞬间像是抓住了什么。

可以肯定绑匪不是出于私仇的原因动手,但他是如何得到三位受害人的身份信息的呢?换言之,通过什么方式可以让这三人的身份得到绑匪关注呢?

绿谷出久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词——知名度。

魔术师的表演片段在网络上公布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模特也是广泛受到关注的一个职业,两人的曝光率都很高。至于那位女高中生......

他扔下盘子,饭都不顾上吃了,一步三阶地狂奔回档案室。

渡xxxx子,女,十六岁。国家青少年乐器大赛金奖获得者。

绿谷出久脸上浮现出些许狂热之色,啪地一声合上卷宗。

女高中生的获奖与绑架发生恰好相隔一个月时间。

至少证明的绑匪的消息来源广泛,也许就带着一层掩盖色隐藏在城市熙攘的人群中。

 

绿谷出久刷拉拉地在白纸上记录下感想,抻了个懒腰,想着要不要去警署对面的星巴克买杯咖啡。

他随意翻了翻从餐厅中要来的报纸,目光停在了一排较为吸引人的照片上。

在印刷出版行业收到巨大冲击的当下,为吸引关注和流量,出版社与时俱进地在报刊中添加了评选年度杰出青年的版面。

绿谷出久在脑海中默默过了遍这几个人的名字,背挺的更直了些,心中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

军人出身的夜岚稻佐,曾获得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表彰;真堂摇,知名的地质学家,目前带领团队在埃塞俄比亚考察;通形百万,体操运动员,下一届奥运会男子自由体操金牌的有力竞争者。

最后一人的相貌同他的履历一样深刻——轰焦冻,海归精英,金融系博后,跨国公司奋进人集团董事长安德瓦之子,于今年刚刚回国。

 

来到警局的第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绿谷出久时不时还会抽出那份卷宗研读,在不停推翻自己的想法过程中,他坚信自己有一天一定会接近真相。

他在微博上悄悄关注了这四人,其中又数这位海归精英在网络上的关注度最高,粉丝中的迷妹基数极大,随便拍的一份荞麦面照片都有一大堆人在评论区喊老公我也要吃你下的面。

绿谷出久有些隐隐的担忧,这种想法不知从何而起,但他就是有一种谜一般的自信——绑匪没有要金盆洗手的打算。

他自我代入了下绑匪的身份,如果他来决定绑架目标的话,有超过五成的概率会选择这位看似文弱的、曝光率极强的金融学家。

他给轰焦冻发了一封邮件,通过私人邮箱。发送之前改了数遍——简洁的语句大致说明了自己的担忧,因为手中并无实质性证据所以表达的有些模棱两可。

希望想法能传达到吧,拜托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也让他心中的信念更加坚定,如果想要在理想这条未知的道路上走的更远,就必须就要有与之相配的话语权。

他不能把自己困在档案室这方狭小的天地,总有一天要真正面对这个世界的。

如果他的老师认为他是有才华的人——他也非得证明一下自己不可。

去踏上舞台吧。

邮件还是过于草率,他暗自下定决心,过些时间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那位海归精英。

 

只是这个时间比他想象中的早了太多,他的关注对象在三天前莫名地陷入了一段“艳视频门”的风波。

有一段流于网络间的视频,两个肢体交缠的男人处于妙不可言的意境,居于下位的那人过于模糊无法看清模样,而上位的那人发色半红半白,不是轰焦冻又是谁。

绿谷出久几经辗转,通过老师的人脉终于想法设法联系到了轰焦冻。

他推开会客室的门,目光灼灼。

“轰先生,听闻三天前你出了次远门,可否解释一下您去了哪里,见了哪些人吗?”



TBC.

之前几位小可爱的点梗我都记下来了!之后慢慢搞~


 
评论(19)
 
热度(253)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