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置顶!!
CP@潜子 基友@拉面桶里的番茄

用脚打字用脑袋想剧情的激情选手,自娱自乐,更新稳定,收到评论会开心死,练功全部发自真心!你们的喜爱无以为报,只有产粮。

🌸此生挚爱钢铁侠🌸
💜我赠晚吟鸳鸯帕💜
☀️嘉德罗斯小太阳☀️
💥爆豪胜己白月光💥
🏆夜雨声烦定天下🏆
🌻最爱的花是向日葵🌻
♥持续痴迷小信中♥
💋许墨的夫人💋

写文以赠亲友与所有真心人 ,以商业尬吹和互推为目的的塑料友情完全不care

新晋起点自由创作者,除了车和爱情,只打算写爽文
 

【轰爆】浮生(全员性转)

DAY27 长篇缓更

前篇:

序章及第一、二章

第三章 孤雁难回 

临东城城主府的清晨时光称得上宁静二字,天色微白时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两人会在各自的训练场地练习武艺,安静的吃完早饭后爆豪胜己会去处理城内琐事,绿谷出久有时候会前去帮忙,但大多数时间还是自由的。

但今天注定是个不太平的日子,首先这饭厅中除了城主就只有在一旁侍候的下人,应该按时出现的欧尔麦特的小弟子却是不见踪影。

爆豪胜己瞥了一眼空荡荡的座位,低声吩咐了句,“去看看。”

突然厅中的大门被暴力的一把推开,年轻的士兵气喘吁吁话说不成一整串。

“顺顺气,把话说完整。”爆豪胜己挥手让下人送上一碗水。

士兵咕咚咕咚地喝了个底朝天,抹了抹嘴后拱手道:“报城主,清晨在城内水渠中打捞上来一个人。”

爆豪胜己脸上浮现出些许不可思议之色。

“带路。”她整了整衣襟。

屋内医师正在进行治疗,爆豪胜己候在门外,几名早上取水的居民也站在门口等待问询。

“大概是什么时间发现的人?”

“城主大人,天刚亮没多久我们一家人早早去打水好开火,家里的娃儿眼尖,看到水面上有个奇怪的黑影飘着,在远处瞅着像是个人。我让娃儿赶忙回去喊人,用大网捞上来一看,没成想还是个女娃。”

“然后呢?”爆豪胜己催促居民继续说下去。

“水里泡的挺久的浑身冰凉冰凉的啊,有人叫了个附近巡逻的小兵,没成想这消息真的传到了城主这里。”居民挠了挠头。

挨个听下来说辞也差不多,爆豪胜己叮嘱了几句后示意居民们可以离开了。

事有反常,这水渠是当初师父修建的,通往地下暗河。水道九曲十八弯,还从没有人想象过有活人从这里一路漂流过来。

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响了,医师三言两语说明了情况。

“人很虚弱,目前还没醒,城主可以先进去探视。”

爆豪胜己掀开纱帐。卧榻上是一张苍白的不见血色的脸,嘴唇紧紧的抿着,或许是因为疼痛手臂上的肌肉还在打着抖,像一株被汲取了生命力而急速枯萎的花。

与记忆中的人完全对不上样子,或许只是复制了一份相似的外壳,又强行剥夺曾经的风华与少年意气。

有脚步声轻轻响起,爆豪胜己没有回头,淡淡地问了一句。

“去哪了?”

绿谷出久刚想解释,看到床上的人忍不住惊呼,因为过分惊讶尾音都变了调。

“这、这是——饭田天哉?”

 

皆月城城主府的大门自动为王城的贵客打开,身着彩衣的女童盈盈浅笑夹道相迎。轰焦冻顺着指引向前,八百万解下身上的兵器交给管事,紧跟在轰焦冻身后走了过去。

“香山大人这时还不在府中,殿下可在前面的竹林中稍作休息,已经有人前去通传大人了,招待不周,殿下勿怪。”

“无妨,城主不必心急。”轰焦冻坐在林间石凳上略微闭目养神。

女童交代完后作了个揖,提着裙摆摇摇晃晃的走了。

清清冷冷的声音兀自响起,“这个香山睡可不简单。”

“香山城主一向御下有方,侍候的下人也怪伶牙俐齿的。”侍卫八百万在一旁接口道,“殿下我们直接登门拜访,香山城主会不会......”

“那老狐狸估计算盘早就打好了,只是要想进入北漠,皆月城是最便捷的路线,怎样都绕不开的。他人虽然黑心了点,但是在对北漠地形的熟悉情况来看,没有人能比得过他......”像是辨出了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轰焦冻停住话头,偏头细细的听了一下,给八百万使了个眼色。

“久闻五殿下世间绝色,没想到耳力也是一等一的好。”听到声音时还不见身影,话音刚落那皆月城城主一个鹞子翻身就出现在了面前,一身青衣衣襟半敞,手持一把白玉折扇,刷的一声展开扇面扇了两回,形似葫芦的翠玉扇坠跟着晃了一晃。香山睡眼里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一双杏眼来来回回的打量了她们好几遍,突的展颜一笑,端的是一表风流。

他拱一拱手,“今日因故来迟,望殿下勿怪。只是殿下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我这小城,到底所谓何事呢?”

老狐狸跟我打太极,我可不打算浪费时间跟你卖关子。

微微一笑轰焦冻直接说出此行根本目的,“此次支援物资前来,必然要经皆月而入北漠。除了支援皆月城建的相关物资外,更为重要的是要押运战略物资与北漠二城十八郡,以慰战士之苦,定边城之心。同时两位城主镇守有功,有功必有赏赐,也需择日回王都受封。”

“哦,饭田天晴和爆豪胜己那两个小丫头倒是好运,只是我有些好奇,往年按例也会运送武器辎重,但车队也不如今日这般数量,到底是什么样的物资需要劳动王储亲自出马押解?连我都有些眼热了。”

轰焦冻与八百万百对视了一眼,“这说说也无妨,只不过我们这车队需要仰仗城主指点一条明路了。”

“这倒不难,在下先洗耳恭听。”

“去年王城的探险家在一片未经开采的山脉发现了一种新的金属,工匠与锻造大师发现这种金属质极轻又有极强的延展性,试探着做出了几套铠甲发现实战效果尚佳,王都决定大批量应用这种材料,先支援边境,之后会逐渐提供给其他较为安定的城市守军。城主如今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妙哉!”香山睡回复的极为痛快,“只是我对这金属也是颇有兴趣,不知殿下可否拿来一鉴?”

“八百万。”轰焦冻低声呼唤了一下下属的名字。

八百万百走至香山睡身侧微一施礼。“还请城主赐兵器方便当面演示。”

香山睡从袖中抽出一把长尺,叮嘱了一句:“小心锋锐。”

八百万在轰焦冻身前站定,没做任何多余的动作,短短一个加速直接朝向轰焦冻的侧腹砍去,轰焦冻站在原地未动,微微侧身承接了这一击。

清越的碰撞声响起,轰焦冻面色无恙,深蓝色宫装上多了一道裂痕。

好强的防御力。

香山睡目露赞许,叹息了声,“果然是好东西。”

“城主不必担心,这样的东西必然会留下几份给城主研究的。”

香山睡听闻眨了眨眼,脸上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

闭目后再次张口,皆月城主的表情微微严肃了些,一种威严之气淡淡透了出来。他正色道:“殿下如今去北漠有两条路可以走,下面的话可要牢牢记清了。”

“从前商旅在北漠和内地来往,人的足迹踏出了一条路,沿线分布的郡县较多,车队较容易获得食物与饮水的补给,这条路的终点是饭田城主治下的阵雁城。不过正是因为商旅过多才容易受到狼族的袭击,这段骚扰的历史甚至长达两百年以上。毕竟阵雁城可不是近几十年才建设的新城,玄武古道的历史也差不多跟这座城市一样久。”他长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讲了下去,“后来这个现状被欧尔麦特打破了,他深入北漠建了临东。”转头对轰焦冻道:“来城主府的路上有看到那些连绵的山脉吧。”

轰焦冻颔首。

香山城主抽出折扇扇了两下,啪地一声合起对准了那个方向,“第二条路经过那边关山的隘口就可直接抵达临东城,因为是直线距离一路骑马反而要比到达阵雁城的时间快上一天,但是在关山隘口最近多了一群恼人的猴子。”

“猿族的分支。攻击力不强,就是极为讨厌,它们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走你的东西。”

轰焦冻思忖道,看香山睡这一脸嫌恶的样子,怕不是在那群“弱小”的猴子身上吃了亏。

“你们走哪条路都好,决定下来了我就派人传信给各城城主。”

轰焦冻微一点头,心念电转间她问道:“香山城主,你提到欧尔麦特打破了玄武古道受袭的情况,是因为欧尔麦特建立临东城减少了狼族对阵雁城以及来往客商的冲击吗?”

“不单单是这样,那个家伙干过人类历史上最胆大包天的事情。”香山睡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大约是有一点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敬佩。

“她孤身一人跟踪狼族潜入其领地,射瞎了银月狼王的一只眼。”

欧尔麦特到底是怎样的人?

轰焦冻在摇晃的马车喃喃自语道,“所以说临东城真是成功的吸引了一波狼族的仇恨啊。”

临东城......真想直接就去那个地方......

 

饭田天哉做了个长长的梦。

梦里她的长姐像平常一样微笑着摸过她的头,对她说:天哉一定可以成为最棒的英雄!

在她心里尊重规则与秩序的长姐同样是最强的,自己的家阵雁城也同样最为坚不可破。涡轮家族镇守阵雁超过一百五十年,绝无可能会被敌人逼迫到如此地步!

她感觉眼角有些湿,原来在梦中也会流泪吗?绝望感再一次袭来,有大山般沉重的巨力压在胸口,让人痛不欲生。

一天前。

点我

TBC.

后面一小截竟然被和谐了......老规矩走链接
设定铺的太大了……这俩人遇上至少是两万字以后的事了……

 
评论(4)
 
热度(36)
© 小楼听雨|Powered by LOFTER